第二百二十三章 做客

作品:《六宮鳳華

    回宮之後,六公主照例先去了寒香宮。

    六公主讀書勤勉,頗有進步。建文帝知曉之後,很是高興,夸贊了幾回。梅妃的病癥也隨之好轉。

    近來,梅妃時常下榻走動,清瘦的臉頰微微豐潤了一些,氣色也越來越好。便是笑容,也少了幾分慣有的苦澀︰“安平,你累不累?餓不餓?我已讓琴瑟備好飯菜,你先吃了再說話。”

    梅妃溫柔體貼無微不至的關切,六公主一開始很不習慣,時間長了才漸漸適應。

    六公主吃飯時,從不喜有人在一旁。畢竟,一個“縴弱少女”一頓能吃三碗飯這種事,還是低調一點比較合適。

    梅妃是親娘,另當別論。

    梅妃坐在六公主身邊,專門夾菜︰“這牛肉鮮嫩,多吃些。”

    “這道魚肉羹,鮮甜美味,多吃一點。”

    片刻功夫,就夾了一碗堆尖冒尖的菜肴。

    六公主默默全部吃下。

    吃飽了之後,梅妃才笑問︰“你可和謝三小姐說過明日進宮之事?”

    六公主胸口默默一痛,張口道︰“明日是方若夢生辰,大家都受邀去方家做客了。”

    梅妃有些遺憾,隨口道︰“那就等以後休沐了再進宮。對了,方小姐有沒有邀你去方家做客?”

    六公主胸口又中了一箭︰“沒有。”

    梅妃︰“”

    梅妃也有些氣悶,不過,閨姑娘家的聚會,六公主還是不去為妙。免得日後恢復身份,引人詬病。

    想及此,梅妃低聲安慰道︰“不去也罷。這等聚會,不過是閨姑娘家喝茶吃零嘴說說笑笑。你不喜熱鬧,去了也沒什麼趣味。”

    六公主點了點頭。

    方若夢行事倒也有趣,不但沒請六公主和盛錦月,李湘如和顏蓁蓁兩人竟也沒請。

    論門第論出身,李湘如顏蓁蓁都是佼佼者。方若夢偏偏避過了兩人沒請。

    李湘如心里略有不愉,也沒放在心上。

    顏蓁蓁卻是心有不忿,休沐這一日特意來找李湘如︰“這個方若夢,實在是太過分了。一個學舍的同窗,都請了去方家赴宴,唯獨漏了我和李姐姐。這算什麼意思?”

    李湘如淡淡道︰“也不止漏了我們兩個。六公主和盛錦月她也沒請。”

    這倒也是。

    顏蓁蓁扁扁嘴,話語刻薄︰“這個方若夢,到底是庶出,行事扣扣索索,透出一股小家子氣。”

    一提庶出,不免就要想到同是庶出的謝明曦。

    同是庶出,差距怎麼這麼大?為何謝明曦不像方若夢這樣?

    顏蓁蓁心直口快,想到什麼就感嘆一回︰“謝明曦為何不像方若夢?整日里出風頭,現在提起海棠學舍來,人人只知謝明曦。李姐姐這般優秀出眾,都無人提起了。”

    李湘如︰“”

    哪壺不開提哪壺!

    李湘如迅速扯開話題︰“不知謝明曦對書院大比的人選到底是個什麼打算。明日就該定下章程了。”

    顏蓁蓁忽然想到一個可能性,不由得一驚︰“她該不是六門都想佔一個名額吧!”

    謝明曦不論哪一門,都能穩穩地排進前三啊!

    李湘如沒好氣地白了顏蓁蓁一眼︰“還不是你出的好主意!”

    “我當時隨口一說,哪能想到這些。”顏蓁蓁頗有搬起石頭砸了自己腳的郁悶,和李湘如商議了許久,也沒商議出好法子來。

    人家謝明曦就是門門課業都出眾。

    不服氣也不行!

    此時,謝明曦和林微微已經一起到了方家。

    方若夢親自在門口相迎,見了她們兩人聯袂而來,歡喜地上前︰“你們兩個來的最早呢!”

    謝明曦笑道︰“可見我和林姐姐最是嘴饞。”

    說笑一回,方若夢領著兩人進了自己的院子。

    方老是一朝老,方府內宅奢華不必細說。只是,方若夢身為庶女,住的院子並不大,也略顯偏遠,家具陳設平平。

    謝明曦和林微微對視一眼,並未說破。

    閨少女相交,送的生辰禮不必太貴重。謝明曦今日送的是一套玉質的梳子。林微微送的則是一套文房四寶。

    方若夢收了禮物,笑著道了謝,然後低聲說道︰“其實,我以前是和我娘住一起。自我考進蓮池書院,才有了單獨的住處。”

    “我娘是丫鬟,我是婢生女,內宅里從來沒人將我當回事。若不是考中書院,便連今日的光景都沒有。”

    “說出來不怕你們笑話。其實,往年我過生辰,只我娘記得。今年我仗著膽子說要設宴請同窗來做客,父親點了頭,母親卻不高興。”

    方若夢口中的嫡母,是方家長媳羅氏。

    羅氏在貴婦圈中,也是出了名的刁鑽刻薄。有這樣的嫡母,方若夢不得不忍氣吞聲處處低頭。時日久了,便養出了拘謹膽怯的性子。

    林微微目中生出憐意,柔聲道︰“方妹妹,你如今不同往昔,以後會越來越好的。”

    謝明曦淡淡道︰“尊嚴和體面,無需別人給你。只要你自己爭氣出色,再無人敢相欺相辱。”

    方若夢用力點點頭。

    同窗們陸續來了。

    方若夢忙著招呼同窗好友,眉宇間的些許陰郁很快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愉悅歡喜。

    身份最尊貴的六公主和盛錦月,她沒敢請。

    心機深沉的李湘如平日待她也算和善,可她和李湘如總是親近不起來。至于顏蓁蓁,總瞧不上她是庶女,便也沒請。

    眾少女湊到一起,說說笑笑,已頗為熱鬧。

    很快,兩個十二三歲的少女來了。

    一個穿著紅色衣裙,粉面桃腮,容貌嬌艷,眉宇間有幾分跋扈。另一個穿著粉色衣裙的少女,容貌略遜一籌,嘴邊有一點紅痣。

    方若夢忙起身笑道︰“二姐三姐怎麼來了。”

    然後笑著介紹︰“穿紅衣的是我二姐,閨名若蘭。穿粉衣的是三堂姐,閨名若梅。”

    方若蘭是羅氏所出的嫡女,方若梅則是二房嫡女。她們兩個俱比方若夢年長,今年一同參加蓮池書院的入學考試,可惜都沒考中。

    方若蘭一張口便格外刺耳︰“四妹如今是越發不將我們放在眼里了。今日生辰,竟未讓人請我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