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考驗

作品:《六宮鳳華

    一眾少女面面相覷,從彼此的眼中看到震驚,才知道自己原來並沒听錯。

    顧山長說了,此次書院大比,全由新生參加!如此說來,這十八個參賽名額,豈不是都落在了她們身上?

    便是再不濟,也有機會參加一門吧!

    謝明曦也有些意外,忍不住看了顧山長一眼。

    海棠學舍的學生們,確實優秀出眾。只是,從未參加過此等盛會。萬一有人心理素質不佳,臨陣緊張發揮不佳也是極可能的事。

    若想穩妥些,便應該挑選一些去年在書院大比中表現出眾的學生。顧山長的膽子確實不小,也實在自信自傲。竟以全新生陣容參加書院大比

    顧山長目光一掃,和謝明曦的目光相觸,然後,張口點了謝明曦的名︰“謝明曦,你是海棠學舍的舍長,此次書院大比的人選名單,便由你來定!”

    謝明曦︰“”

    眾少女︰“”

    謝明曦只驚愕了一剎那,迅疾反應過來,起身應下︰“是。”

    這是顧山長給她的考驗!

    她不能畏怯退縮!

    能不能拜顧山長為師,繼承顧山長衣缽,就在此一舉了!

    久違的熱血在身體里涌動。

    顧山長,我謝明曦,必不負你的期望!

    顧山長深深地看了目中閃著自信的謝明曦一眼,然後淡淡說道︰“六門課程,每門要有三人參加比試。可重復報名。”

    “參加比試之人,代表著蓮池書院。這兩個月之內,要勤奮苦練,積極準備,不可有半分懈怠!所有夫子會對參加比試的學生進行集訓指導。”

    “待到比試之日,由謝明曦領隊,全權負責。”

    謝明曦再次應是。

    一眾少女也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一起應是。

    顧山長看向謝明曦︰“五日之內,定好人選,列出名單,可能做到?”

    定人選,當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要思慮種種因素,要選出參加比試的最優陣容!短短五天時間,委實不算寬裕。

    謝明曦目光明朗,神色從容︰“請山長放心,五日之內,我定會完成山長交代之事。”

    看來,謝明曦已窺破她的心意,知道這是拜師前的考驗了。

    顧山長微微一笑,不再多言,很快離去。

    六公主看著顧山長的背影,又轉頭看了目光異常明亮的謝明曦,似是猜到了什麼,目中也露出一絲笑意。

    顧山長一走,海棠學舍里便如炸鍋了一般。

    “謝妹妹,你打算如何定人選?”

    “謝妹妹,可別忘了我。除了射御之外,我哪一門都有信心贏過其余五家書院的學生。”

    “你就會吹大氣。哪一次考試你比我好了?還是讓我多參加幾項才對!”

    便是李湘如,此時也有些沉不住氣了。

    她和謝明曦一直不對盤。偏心的顧山長,竟將這等要緊的事交給謝明曦負責。萬一謝明曦成心給她穿小鞋,故意將她排除在外,可就不妙了!

    李湘如素有心計,自不會將此話直接說出口,笑著說道︰“大家都安靜,先別吵鬧。謝妹妹做事素來有章法,絕不會胡亂定下人選。肯定要定下章程,再挑合適的人選。”

    顏蓁蓁立刻附和︰“李姐姐說的是。這等大事,當然不能任憑一人心意便定下。不如我們先比試一場,每一門都選出前三名便是了。反正可以重復報名!自要挑出最合宜的人選!”

    如此提議,倒也算公平!

    只是,這樣一來,便會有人因每一門課程皆平平而落選。

    譬如盛錦月,根本不可能被選中。還有佟悅沐婉婷,每一門課業都是中等,既無弱項,也無特別擅長的課程。每一門都不可能進前三。

    倒是六公主,平日常考倒數第一,射御數三門卻俱是頂尖,定能入選。

    眾少女在心中思慮過一回,有人樂意,有人不情願。不過,都不得不承認,這是最公平的辦法。

    謝明曦卻說道︰“明日休沐,大家趁著休沐日各自想一想,待到後日來書院,再討論商議。”

    眾少女一听,俱都贊成。

    這等大事,確實該好好想想才對。

    這一整日,眾少女心思浮動,上課時也有人分神低語。被無情的廉夫子罰跑了兩圈,各人才老老實實地練習騎馬射箭。

    散學後,方若夢悄悄湊到謝明曦耳邊,低語數句。

    謝明曦略一挑眉,笑著點了點頭。

    方若夢十分歡喜,又去找林微微。林微微也很爽快地點了頭︰“好,我明日早些過去。”

    方若夢很是高興。之後,方若夢又去尋佟悅沐婉婷等人。顯然是邀請同窗好友登門做客。不過,也不是全部都請。

    譬如盛錦月,就被略過。還有六公主,方若夢也沒張口。

    六公主心里掠過不太美妙的預感。

    果然,六公主趁著晚上送謝明曦回府之際,再次提起明日進宮做客之事,謝明曦便道︰“我已應了方若夢所請。她明日生辰,會在家中設宴,我明日去方府。”

    六公主︰“”

    馬車頂懸掛著宮燈,車里寬敞又明亮。六公主不怎麼愉快的面色一覽無遺︰“我先和你說了。”

    謝明曦不以為意地應了一句︰“你先張口,我又沒應。”

    六公主︰“”

    六公主有些氣悶,半晌才問道︰“你為何不願隨我進宮?”

    謝明曦倒也沒隱瞞,坦然應道︰“我不願踏進後宮半步。”

    車里確實只有她們兩人,可外面有車夫,還有隨行的侍衛。說些閑話無妨,有些話卻不便出口。

    便如此時,謝明曦意在言外,想說的其實是“我前世在宮中生活數十載,對宮中早已厭倦,此生再不想和宮中有半絲牽扯”。

    六公主听出了謝明曦話中之意,也有些無奈︰“罷了,你此次不想去便隨你。待你以後想去了再說。”

    怎麼可能有想去的那一天?

    謝明曦不以為意地扯了扯嘴角︰“不會有這一天。”

    六公主的目中閃過一絲復雜微妙的情緒,迅速瞥了謝明曦一眼。心里默默說道︰當然有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