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團聚

作品:《六宮鳳華

    狠狠哭過一場後,楊夫子心情稍稍平靜,擦了眼淚,低聲哄女兒︰“凝雪,以後你就和娘一起住在這里,好不好?”

    江凝雪當然千肯萬肯,不過,想到那一百二十兩銀子,便憂心著急︰“三小姐說過,要用銀子買我回來,娘,你以前的銀子都送回江家了,現在哪里還有這麼多銀子?”

    心結一解,江凝雪對楊夫子比往日親近多了,緊緊攥著楊夫子的衣袖不肯松手。

    楊夫子心中十分歡喜,輕聲笑道了︰“我已和三小姐說過了。這些銀子,算作兩年束。蘭曦和元舟都是我弟子。”

    “以後,你也隨我一起讀書習字,練習音律。”

    “娘虧欠你多年,如今,總算能好好彌補了。”

    江凝雪听得紅了眼眶。

    娘親有哪里虧欠過她?是她虧欠娘親才是!

    楊夫子柔聲道︰“你已被江家人賣了出來,以後可以不必姓江了,你隨娘姓楊可好?”

    江凝雪用力點點頭︰“好,以後,我便叫楊凝雪。”

    江家人狼心狗肺無情無義,她以後再也不姓江了。便是江家人找來,她也不會再認他們了。

    楊夫子沒想到女兒答應得這般干脆,心中既驚又喜,一把又摟過女兒︰“凝雪,你果然懂事了。”

    謝明曦的辦法果然極好!

    江凝雪,不對,現在該叫楊凝雪了,在謝府不過一個多月,便如脫胎換骨一般。

    當日,楊夫子便回蓮池書院收拾衣物。

    顧山長聞訊而來,季夫子甦夫子廉夫子也齊齊而至,一起動手幫忙。

    楊夫子眉宇間的陰郁一掃而空,眉眼間俱是喜悅。

    顧山長看在眼里,頗覺欣慰,張口問道︰“你和凝雪在外吃住花用,銀子可夠用?若不夠,只管和我張口。”

    楊夫子忙笑道︰“多謝山長一片美意。我和凝雪兩人,十兩銀子如何能用得完。”

    季夫子笑道︰“山長已經派人去衙門打了招呼。江二郎江三郎至少也要在牢里待上半年。這半年之內,江家人自顧不暇,絕不敢再來找你了。”

    有半年時間,足夠母女兩人感情恢復如初。便是江家人找來,楊凝雪也不會隨他們走。

    楊夫子又鄭重地謝了一回顧山長︰“此次多虧了山長出力,打發了江家人。如此大恩,我真不該如何回報。”

    顧山長笑道︰“想謝我倒是不難。以後你安心待在蓮池書院教導學生,便總想著去設小私塾就行了。”

    顧山長這一打趣,臉皮薄的楊夫子紅了臉,其余幾位夫子也紛紛笑了起來。

    甦夫子柔聲細語地笑道︰“此事都是謝明曦的主意。這丫頭,年紀不大,行事卻老練周密,滴水不漏。若楊夫子不說,便是我們也猜不出,此事竟是謝明曦手筆。”

    季夫子和廉夫子也同樣感慨連連。

    想帶走楊凝雪不難,難的是不能讓江家人起疑,還得令楊凝雪回心轉意。

    此事便是讓她們出手,也未必如謝明曦這般周全細密。

    楊夫子笑著嘆道︰“可不是麼?不瞞你們說,我承了她這麼大的人情,倒不知該怎麼還了。”

    顧山長笑著接了話茬︰“這有何難。你將自己的一身技藝傾囊相授就是了。”

    還沒收做弟子,就正大光明地偏心袒護上了。

    眾夫子都是聰明靈透之人,時日一長,都窺出了顧山長的心思。聞言紛紛笑著打趣︰“山長既有收弟子之意,何不早下決心。”

    “正是,我們既已看了出來,謝明曦怕是也有察覺。怪不得每日都來找山長。要麼送課業要麼請教問題,熱絡殷勤的很。”

    廉夫子也難得開了玩笑︰“謝明曦隨我習武,只是記名弟子,我並未正式收她為徒,便是不敢和山長爭搶之意。”

    顧山長何等胸襟,被夫子們打趣也不動氣,反而笑道︰“不急。離書院大比還有兩個月。我總要看一看謝明曦此次在書院大比中表現如何,再做決定。”

    一年一度的書院大比即將來臨。

    按著蓮池書院往年的習慣,要提前選出參加書院大比的學生,並針對性地進行“指導”“集訓”,力爭壓過另外五大書院,奪得好名次。

    提起書院大比,眾夫子便激動起來。

    “去年我們書院的禮樂俱排名第一。四書五經略遜一些,也排了第二。可恨算學射御三門太弱,綜合排名屈居第四。”

    “就因此,其余幾家書院山長故意到顧山長面前說些酸話怪話,別提多可恨可惱了。”

    “尤其是松竹書院的孟山長,說話最是可惡。”

    “可不是麼?今年書院大比,我們一定要一雪前恥!”

    季夫子身為算學夫子,立刻表態︰“今年算學絕不會居末,至少也要進前三。”

    有六公主和謝明曦此等算學天才,季夫子滿懷信心,鏗鏘有力地表態。

    廉夫子目中閃出堅定之色︰“射御兩門至少要進前二。”

    季夫子︰“”

    喂,可不待這樣擠兌人的啊!

    博裕書院算學十分出色,松竹書院也是高手如雲。季夫子年年墊底,今年能喊出前三的口號,已是十分難能可貴。

    沒曾想,廉夫子一張口就是前二

    顧山長見季夫子神色不愉,笑著說道︰“有信心有決心是好事。不過,只喊口號沒用。還得落實到行動中才行。”

    “按著每年慣例,書院大比多以新生為主。每一門需選出三人,若學生身兼數門之長,可以重復報名。如此算來,海棠學舍的新生便能湊足書院大比的陣容!”

    眾夫子︰“”

    她們只是喊喊口號而已!

    顧山長才是真的信心十足!竟打算全部以新生出陣!

    “山長,全用海棠學舍新生嗎?”甦夫子低聲問道︰“丁香學舍中也有極出色優秀的學生,去年書院大比中便取得極好的成績。不如挑上幾個,也免得新生們發揮不穩,影響成績”

    “不用了!”

    顧山長神色淡淡地打斷甦夫子,目中閃過自信的光芒︰“我相信她們,定能大放光彩,為我們蓮池書院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