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調教

作品:《六宮鳳華

    隔日清晨。

    謝明曦進了蓮池書院後,便去找楊夫子。

    楊夫子日夜惦記女兒,吃不下睡不好,這半個多月來,硬生生熬瘦了一圈。沒等謝明曦張口,立刻迫不及待地張口問道︰“凝雪現在怎麼樣?”

    謝明曦笑著安撫楊夫子︰“江姑娘這些日子吃了些苦頭,身上有些皮外傷,面黃肌瘦。好吃好喝地養一段時日便好了。”

    楊夫子淚水簌簌落了下來。

    以江家人的性情為人,這些日子焉能不折騰江凝雪?楊夫子早有心理準備,親耳听到這些,依然心如刀絞。恨不得吃苦受罪的人是自己。

    只是,當日謝明曦出此主意的時候,便說一定要硬下心腸。否則,便是將女兒帶出江家,性子也扭不過來。

    楊夫子哭了一會兒,便用袖子擦了眼淚,低聲道︰“此事多謝你了。”

    她自己出面,江家人絕不肯輕易讓她帶走女兒。如此轉了一圈,女兒縱然吃些苦,總算能和江家撇清關系。

    “些許小事,何值一提。”謝明曦輕聲道︰“不過,夫子暫時別心急。待江姑娘在謝家待上一段時日,我再讓她和夫子團聚。”

    楊夫子略略一怔,抬起頭來。

    謝明曦目光一閃,淡淡說道︰“賣身契在我手中,她便得在謝家做一段時日的丫鬟。我會讓人好好‘調教’她,她在謝家吃過苦頭了,再和夫子團聚,才會知道親娘待她的好。”

    頓了頓,又半開玩笑地說道︰“以後江姑娘說我的不是,還望夫子別見怪才是。”

    楊夫子目中閃出一絲水光,低聲道︰“你一片用心良苦,全是為了我們母女,我心中感激還來不及,怎麼會見怪。”

    “買凝雪的銀子,我日後慢慢還給你。”

    謝明曦卻道︰“此事不急。那張賣身契,暫且放我身邊。以後若是江家人知曉你們母女團聚來鬧騰,你也只管讓他們來謝家找我。”

    簽了死契,再無瓜葛。

    不過,江家人厚顏無恥,還是提防為好。

    楊夫子滿腹的感激,實在無法以言語來表達,半晌才道︰“我身為夫子,實在不該在外設小私塾。過了這個月,我便不再上課。謝蘭曦姐弟兩人,便算做我收下的弟子。我自會繼續精心教導。”

    謝明曦立刻笑道︰“多謝夫子。那一百二十兩銀子,便算做一年的束。”

    楊夫子如何肯佔這等便宜︰“我在書院里做夫子,每個月十兩銀子束。謝蘭曦姐弟兩個,每個月五兩束便足矣。這一百二十兩,便算做兩年束。”

    謝明曦只得笑著應下。

    江凝雪受的都是皮外傷,用了傷藥後,很快便好了。

    從玉也很快給江凝雪安排了差事。

    每日早起清掃園子里的落葉,一掃就是大半日。還要去下人房里洗衣,早起晚睡,十分辛苦。若園子沒掃干淨,便要罰重掃一回,衣服沒洗干淨,也要重新洗過。還要被罰晚飯,只能餓著肚子睡覺。

    更可氣的是,謝家原本的丫鬟僕婦,也欺負她這個新來的丫鬟,時常將自己的事情都扔給江凝雪。

    江凝雪初來乍到,受了不少閑氣,背地里不知哭過多少回。

    奈何她在謝家毫無根基,便是受再多委屈,也沒人向著她。

    而且,她只是個粗使丫鬟,根本沒機會見謝明曦。便是想告狀,也最多找到從玉。

    從玉早得了謝明曦叮囑,見江凝雪哭哭啼啼地來,便故意無奈說道︰“做丫鬟誰不受氣?你又是新來的,大家不欺負你欺負誰?”

    “我七歲就被賣進謝家了,熬了幾年才有今日光景。你也慢慢熬吧!”

    江凝雪只得哭哭啼啼地回去繼續做事。

    熬了一個多月,才有了轉機。

    從玉又領著她去見了謝明曦。

    謝明曦隨口吩咐道︰“從明日起,你去蘭曦堂姐身邊當差。”

    江凝雪學了不少“規矩”,不再像一開始那般冒失莽撞,主子說話,不敢多嘴多問,只乖乖應了聲是。

    當日晚上,江凝雪便被領到了謝蘭曦身邊。

    “奴婢凝雪,見過小姐。”江凝雪行禮略顯笨拙。

    謝蘭曦性情溫柔,並不見怪。再者,謝明曦早已給她透露了實情。這個江凝雪是楊夫子的親生女兒,她是楊夫子的弟子,彼此應該多親近才是。

    不過,眼下話未說穿,謝蘭曦自不會多說,只微笑著說道︰“我每日要出府讀書,你隨行伺候便是。”

    江凝雪下意識地問了句︰“小姐也在蓮池書院讀書嗎?”問完才驚覺自己多嘴,立刻低頭請罪︰“奴婢多嘴,請小姐見諒。”

    謝蘭曦笑了一笑︰“無妨。蓮池書院是京城第一女子書院,我粗識幾個字,哪有資格進蓮池書院。不過,我的夫子是極好的。”

    頓了頓,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明日你隨行伺候,就知道了。”

    一頭霧水的江凝雪,滿心疑惑地應了一聲。

    第二日,江凝雪隨著謝蘭曦去了“小私塾”。

    剛進了小院子,江凝雪便愣住了。

    一張再熟悉不過的女子臉孔,出現在眼前。目中閃著水光,哽咽著喊了一聲“凝雪”。然後走上前,將她摟進懷中。

    懷抱是那樣的溫暖。

    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

    往日的怨懟,現在想來,簡直荒謬又可笑。在這世上,唯一真正在乎她的人,便是她的親娘。

    可她都做了什麼?她竟听江家人的挑唆,和親娘離心,心生怨恨她簡直就是個糊涂蟲!

    江凝雪將頭埋進楊夫子的胸膛,狠狠哭了一場。

    楊夫子緊緊地摟住江凝雪,不停哭著低語︰“凝雪,是娘沒用,娘沒能好好護著你,讓你吃了這麼多苦。對不起,凝雪,是娘沒用”

    江凝雪哭道︰“娘,是我不懂事,是我傷了你的心。你打我罵我都行,別不要我”

    母女兩人抱頭痛哭,令人看著心酸不已。

    謝蘭曦最是心軟,見不得這等場景,悄悄轉頭,用帕子擦拭濕潤的眼角。

    幸好三妹及時出手,救下了江姑娘。

    以後,她們母女便能團聚,再也不必分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