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後續(三)

作品:《六宮鳳華

    兩個兒子等銀子救命,江老太太雖嫌價格低了些,也不得不應︰“賣賣賣!當然要賣!現在便立契!”

    牙婆子做慣這等買人的營生,隨身帶著紙筆,當場便寫了契約。上面醒目地標注著一條,人貨兩清,再無瓜葛!

    契約一式三份,一份留在江家,一份留在牙婆子手中。最後一份,要交到衙門專管戶籍人口之處。免得日後牽扯不清。

    手續辦妥當,已到了傍晚。

    江老太太拿到沉甸甸的八十兩銀子,終于有了笑意。有了這些銀子,便能打點牢頭,請大夫給兩個兒子治傷了。

    江凝雪發著燒,頭腦昏沉,雙腿綿軟,一天都沒吃東西,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牙婆子便是心腸再硬,也覺得江凝雪太過可憐,張口道︰“弄碗熱湯來,讓她喝了,也有些力氣走路。”

    江老太太卻不樂意︰“賣都賣了,已經不是我們江家的人了,弄什麼熱湯。快些領她走!”

    牙婆子被氣得直翻白眼,拉著江凝雪便走。

    江凝雪踉蹌幾步,差點摔倒。

    走出江家門口的時候,江凝雪用盡力氣回了頭。

    江老太太滿心歡喜地摸著手中的銀子,根本連看都沒看她一眼。那抹貪婪可鄙的笑容,刺得江凝雪心痛如割,淚水又涌了出來。

    牙婆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哭有什麼用!這是你的命,你得認!從今兒個起,他們就不是你的親人了,別再惦記了。”

    “放心,我已經給你找了個好買主。今晚就送你過去,見了主子,你可得老實些……”

    她真的要被賣進窯子里了嗎?

    江凝雪全身如冰凍,再無一絲暖意。走了沒多遠,便雙眼一閉,徹底暈了過去。

    ……

    不知過了多久。

    江凝雪終于有了知覺,費力地睜開眼。雙目渙散無神,過了片刻,才慢慢有了焦距。

    穿著青色衣裙丫鬟打扮的清秀少女出現在眼前,態度還算溫和︰“你總算醒了!”

    江凝雪動了動嘴唇,聲音干澀無力︰“這是哪里?”

    “這里是謝府,”小丫鬟笑著說道︰“我叫從玉。你真是好運氣,小姐已經買下你做丫鬟了。”

    江凝雪反應有些遲鈍︰“丫鬟?這里不是窯子?”

    從玉立刻沉了臉︰“不得胡言亂語!這里是謝府,你以後是三小姐的丫鬟。”

    “你身上都是些皮外傷,我在你昏迷之際,已經替你清洗上了藥,也替你換了一身干淨衣服。”

    “這里有熱粥和饅頭,你先吃飽了,再隨我去見小姐。”

    江凝雪一時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此時肚中餓得厲害,聞到白粥饅頭的香氣,忍不住咽咽口水。掙扎著要起身下床。

    從玉看不下去,伸手扶了她一把。

    江凝雪連著吃了三個饅頭三碗熱粥。還想再吃第四個,被從玉攔了下來︰“可別吃撐了肚子。以後再慢慢吃。”

    江凝雪訕訕地縮回手。肚子飽了,身子也有了力氣,至少有力氣站起來了︰“我現在便去見主子嗎?”

    不管如何,被賣做丫鬟,總比賣到窯子里強得多。

    能吃飽肚子,不挨罵不挨打,比留在江家也強多了。

    只不知道,這個謝府到底是什麼地方?從玉口中的三小姐又是什麼人?為何這麼巧地今日買下她?

    從玉看出江凝雪滿臉疑惑,卻未解釋︰“我領著你去見小姐。”

    ……

    江凝雪默默地跟在從玉身後。

    身上的傷還在作痛,走路時牽動傷口,更是疼得厲害。好在從玉頗為體貼,刻意放慢了腳步,江凝雪忍著疼痛,勉強跟了上去。

    天已漆黑,不過,四處都懸掛著風燈。江凝雪不敢東張西望,卻也察覺出謝府是個富貴之地。

    從玉在書房外站定,輕輕敲門。

    一個悅耳之極的少女聲音響起︰“進來。”

    從玉應了聲是,推門而入。江凝雪愣愣地站在門外,不敢動彈。從玉只得轉頭說一聲︰“你也進來,小姐要見你。”

    江凝雪低著頭,邁步進了寬敞明亮的書房。

    她不敢抬頭,只察覺到兩道視線落在自己身上。一顆心撲騰撲騰跳得飛快,幾乎快跳出了胸膛。

    過了片刻,三小姐才淡淡張口︰“抬起頭來。”

    江凝雪緊張又害怕,僵硬著抬起頭。

    一張清麗秀美的少女臉孔映入眼簾。

    這位三小姐,比她想象中的年少,容貌生得極美……等等,這位三小姐為何看著有些面熟?

    江凝雪記性頗佳,很快便想起在何處見過這張臉,不由得一驚︰“你是蓮池書院的學生?”

    而且,還是她娘親楊夫子的學生!

    兩個多月前,江老太太去蓮池書院外鬧騰,這個少女曾露過面。半個多月前,這個少女也在圍觀的學生中。

    ……

    一瞬間,江凝雪如福至心靈,脫口而出道︰“是不是我娘讓你買下我?我娘人呢?她在哪兒?”

    謝明曦略一挑眉,淡淡說道︰“我買下你,便是你的主子。以後你是謝家丫鬟,和江家再無瓜葛。”

    “至于楊夫子,她若想將你買回去,便得花銀子。”

    “我用一百二十兩銀子買了你。等楊夫子攢夠銀子再說。”

    江凝雪︰“……”

    江凝雪頭腦一片紛亂,第一個反應竟是︰“我只賣了八十兩銀子,為何現在變做一百二十兩了?”

    這個問題可真夠蠢的!

    從玉暗暗翻個白眼,忍不住插嘴道︰“牙婆子買你花了八十兩,再轉賣給小姐,中間如何能不賺銀子?”

    事實是,謝明曦早已允諾過牙婆子,要以高價買下江凝雪。不然,牙婆子如何肯出高價買江凝雪?

    此時一個水靈的丫頭只需四五十兩銀子便能買下。江老太太打听過,知曉“行情”,所以才迫不及待地以八十兩銀子的高價賣了江凝雪,唯恐牙婆子反悔。

    江凝雪愣愣地站在原地。

    腦海中閃過江家人無情的嘴臉,又閃過滿目慈愛雙目含淚的親娘。

    一百二十兩!不吃不喝也得攢上一年!

    她傷透了娘的心,娘還願意買她回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