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後續(一)

作品:《六宮鳳華

    “公主殿下在想什麼?”

    謝明曦略略轉頭,嘴角微揚,眼眸中露出些許揶揄。

    顯然也想起了下午課上六公主和顧山長之間的對話。

    好在六公主臉皮雄厚,沒有一絲羞慚,張口便道︰“我在想,我什麼時候才能考乙等。”

    謝明曦輕笑一聲︰“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公主殿下心志堅毅,頭腦聰穎。射御數三門學得好,便是明證。四書五經,想來也難不倒公主殿下。”

    耿直的尹瀟瀟卻道︰“這可未必。有的人,天生善于習武,頭腦反應靈活。可一讀書便不成了。我看,公主殿下便是這樣的人。”

    六公主︰“……”

    相處日久,尹瀟瀟也敢拿自己打趣了。

    尹瀟瀟哈哈笑了起來,清脆爽朗的笑聲,驅走了練武後的疲憊,令人心生愉悅。

    六公主很快將些許懊惱拋至腦後,和謝明曦對視而笑。

    ……

    六公主像往日一般,送謝明曦回謝府。

    “公主殿下……”

    謝明曦一張口,便被六公主打斷︰“馬車上只你我兩人,說話隨意些便是,別叫我公主殿下了。”

    謝明曦也未拘泥,笑著改了口︰“也罷,以後便直呼你我。”

    六公主忽地問道︰“今日江家人來書院鬧事,你似半點都不驚訝。莫非早知會有此事?”

    謝明曦深深地看了六公主一眼,並未否認︰“是。”

    六公主的觀察力和判斷力,敏銳得令人心驚。絕非普通等閑之輩。她到底是何身份來歷?

    謝明曦沒問六公主是如何看出來的,六公主也未細說,只張口道︰“江家人確實可恨可惱。今日得了個教訓,以後定不敢再來書院滋事。”

    謝明曦笑著嗯了一聲︰“江家幾個男丁都被送進官衙,肯定要吃些苦頭。江家人想救他們出來,也不是易事!”

    別說江家人鬧事在先罪有應得,哪怕江家人無辜,顧山長想出手整治幾個平頭百姓也不是難事。

    江家人被楊夫子的容忍退讓慣得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自己幾斤幾兩。遭受此劫,委實活該,不值得同情。

    六公主略一思忖問道︰“楊夫子想借此事帶走江姑娘?”

    用的是問句,語氣卻十分肯定。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心省力。

    謝明曦點了點頭。

    六公主淡淡說道︰“此事不可一蹴而就,得有耐心。希望楊夫子能按捺得住。”

    接下來一段時日,江家人定要吃不少苦頭,必然會遷怒江凝雪。也能讓江凝雪,看清江家人的真實臉孔。

    兩人隨口閑話,很快就到了謝府外。

    六公主忍不住嘆了一聲︰“我怎麼覺得這段路越來越短了。”

    是啊!

    謝明曦心中竟也生出一絲不舍,很快又暗暗好笑不已。兩人日日相見,同窗同寢同門,比起家人相處的時間還要長。總不能連晚上也在一起。

    謝明曦沖六公主揮揮手,然後進了謝府。

    六公主看著謝明曦的身影消失在謝府門內,才低聲下令離去。

    ……

    時間一晃,大半個月過去了。

    江家的門緊緊關著。

    四鄰來來往往,經過江家門前,少不得要閑言碎語幾句。

    “江家可真是倒了大霉。幾個小子被放回來了,江二郎江三郎可都被關進了大牢。听說在里面吃了不少苦頭。”

    “該!也不看看蓮池書院是什麼地方!那可是皇後娘娘親手設立的書院,在里面讀書的都是達官貴人家的千金小姐。听說六公主也在書院里讀書。江家人竟敢去書院鬧事,真是老壽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煩了。”

    “呵呵,江家人原本仗著兒媳在書院里做夫子,去鬧過一回。那一回安然無事,膽子便大起來了。以為可以為所欲為,真是可笑。”

    “說起來,江老太太真是心黑!扣著孫女不放,逼著守寡的兒媳去賺銀子養活一家老少。還到處嚼舌,說兒媳的不是。”

    “現在可算是遭報應了!”

    “就是啊!可見老天有眼。人在做,天在看。這人哪,可不能太過黑心。”

    閑言碎語譏諷嘲弄,隨風飄進門縫,鑽進江家人的耳中。

    江家兩個兒媳面色一個比一個灰敗難看,卻已沒膽子張口亂罵。

    說來也奇怪,這些時日便像見了鬼似的。她們一出門就要遭殃,莫名其妙地就會摔跤,走路踩中石子,頭上落鳥糞……什麼倒霉晦氣的事都能遇上。

    江老太太最慘,有一天早上醒來,竟發現嘴里被塞了一團臭襪子,嚇得接連幾晚都沒敢合眼。

    難道真的是老天看不過眼,要懲罰江家人?

    江家兩個兒媳心里犯嘀咕,卻不敢多嘴,唯恐又遭來江老太太怒罵不休。

    江老太太本就刻薄,如今江家遭難,兩個兒子都被打傷關在牢里,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將積攢了多年的銀子盡數拿了出來打點,也沒人敢放江二郎江三郎出大牢。只允了江老太太可以進牢房探視。

    今日,便是約定好進牢房探視的日子。

    江老太太帶了一包裹的饅頭夾肥肉,沖著兩個磨磨蹭蹭的兒媳怒喊︰“你們兩個還不快些過來?二郎三郎整日在牢房里吃苦,你們兩個倒好,半點不著急。”

    她們急有什麼用?

    兒媳們不敢頂嘴,心里卻不太情願。

    進牢房可是會沾晦氣的。江老太太心疼兒子,自己去就是了。偏偏要將她們兩個也一並拖去……

    江凝雪從廚房里跑了過來︰“奶奶,我也去。”

    這一包裹饅頭,便是江凝雪一大早起來揉面蒸的。

    江凝雪這些日子被遷怒,時常挨打挨罵,一天只吃一頓殘羹冷飯,餓得瘦了一圈,臉上蠟黃。全然沒了往日的水靈秀氣。

    江老太太一看江凝雪的臉,便想起她親娘,頓時怒從心頭起,揚手就打了江凝雪一巴掌。

    江凝雪本就餓得發暈,被這重重一巴掌打得踉蹌兩步,摔倒在地。

    江老太太狠狠呸了一聲︰“你娘是個喪門星,你也不是個好東西!要是你二叔三叔有個好歹,我就將你賣到窯子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