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檢討

作品:《六宮鳳華

    未時初。

    今日五個學舍的所有學生俱被召集到了會室里,蓮池書院里所有的夫子也齊聚此處。

    這個會室十分寬敞,共設一百余張椅子。夫子們坐在前幾排,學生們則按著學舍排名,依次入座。

    每逢書院里有重要事情,顧山長都會將眾人召聚到會室。

    今日是為了什麼事?

    夫子們也在悄聲低語。

    “听聞海棠學舍里的那個盛錦月,在粽子里摻了巴豆想謀害謝明曦,結果被董夫子誤食,害得董夫子大病一場。”

    “想想董夫子,也真是可憐,遭受這等無妄之災。”

    “董夫子一把年紀,腸胃本就虛弱,哪里禁得起這樣折騰。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還不知要休養多久才能好。”

    “這等膽大妄為的學生,確實該嚴懲。今日當著眾人的面做檢討,估摸著定能給她留下永生難忘的教訓。”

    “我們蓮池書院名聞天下,所收的學生無一不聰慧伶俐心思純正。像盛錦月這等學生,若不是皇室宗親,哪有資格進蓮池書院。”

    “可不是麼?罷了!這等話私下說說無妨,可別傳出去。淮南王府可不好惹。”

    一眾少女,更是議論紛紛。

    寬敞的會室里,聲音漸漸嘈雜。

    直至顧山長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所有人幾乎同時噤聲不語。

    會室里陡然安靜下來。

    ……

    顧山長走到眾人面前,不疾不徐地張口道︰“今日將你們召集至此處,是為了一個多月前海棠學舍里發生的一樁事。”

    “事情的原委,早已張白榜公布,想來大家都已知曉,我不必再贅述。”

    “今日盛錦月已來了書院。她要當著眾人的面,坦誠自己的錯誤,並痛下決心改過。希望眾學生引以為戒,不可犯類似的錯誤!”

    說完,轉頭看向門口。

    眾人齊刷刷地看了過去。

    站在門口的盛錦月,在百余雙眼楮的盯視下,臉孔發熱發燙,沒勇氣抬頭看任何人。步履僵硬之極。

    短短幾句話,盛錦月說得斷斷續續︰“……我因心中嫉恨,一時沖動犯下大錯,誤害了董夫子,心中惶恐愧疚難安……”

    “我已知錯,以後絕不敢再犯……”

    眾人一片靜默。

    這份沉默,卻比厲聲指責更沉重,壓得盛錦月喘不過氣來。

    盛錦月說完最後一個字,終于痛哭失聲。

    如此恥辱的經歷,當真是生平第一回。

    盛錦月的哭泣聲在會室里回響,痛哭流涕的模樣分外狼狽。可惜,坐在下面的夫子學生們只覺暢快,無人生憐。

    犯下如此大錯,被就該嚴懲。現在知道哭知道後悔了,當初干什麼去了?

    如果犯錯的人哭一哭落幾滴眼淚便能得到原諒,那也太輕巧便宜了!如何對得住無辜的謝明曦,如何對得住還躺在床榻上的董夫子?

    ……

    盛錦月渾渾噩噩地熬過了下午。

    散學的編鐘聲一響,便奪步而出,第一個沖出了蓮池書院。

    淮南王世子妃早已在馬車上等候多時,見盛錦月眼眶紅紅地上了馬車,心中一陣糾痛,摟過盛錦月哭了起來︰“錦月,我知道你今日一定受了許多委屈。可若就此退出蓮池書院,只會觸怒你祖父。再者,退學容易,以後想進書院,卻是難之又難。”

    “你且忍上一忍,千萬別再鬧騰了。不然,惹得你祖父不高興,誰也護不住你……”

    盛錦月滿心的委屈,都被勾了出來,在淮南王世子妃里的懷中大哭。

    淮南王世子妃滿心酸楚無奈,輕拍盛錦月後背。

    這一個多月來,淮南王在朝中不大順心,被建文帝挑刺找茬呵斥過幾回。一回府,淮南王便陰沉著臉。

    別說她這個兒媳戰戰兢兢,便是淮南王世子也大氣都不敢出。

    淮南王是王府的主心骨,若是淮南王失了聖心聖眷,王府上下都會跟著遭殃。

    此事是六公主告狀引的禍,說到底,還是怪盛錦月。也因此,淮南王近來對盛錦月從無好臉色。

    淮南王府的馬車很快離開。

    一路上,馬車里的哭聲都未停過。

    ……

    一個時辰後。

    天氣漸熱,到了傍晚時分,才有了幾分涼意,微風輕拂,頗為愜意。

    耗盡體力的謝明曦可就沒那麼愜意了。

    廉夫子操練起弟子來,實在是心狠手辣。適應了一個多月,她終于勉強適應練武強度。沒想到,廉夫子竟又隨之加大力度,今晚親自動手和她過招……

    “明曦,你現在感覺如何?”尹瀟瀟也同樣被操練得奄奄一息,說話有氣無力。

    謝明曦無奈苦笑︰“胳膊酸痛,抬一抬的力氣都沒有。”

    尹瀟瀟苦著臉長嘆︰“回去之後,稍事休息,還要讀書練字。”

    是啊!回府之後還有一堆課業要完成,洗洗就睡的好事還是別奢望了。

    兩人對視,一起嘆了口氣。

    也只有此刻,猶有體力的六公主才稍稍找回在學業上被謝明曦無情碾壓的尊嚴。

    說起來都是血淚。這些時日,六公主一直埋頭苦讀,可惜,收效不大。上個月的月考,四書五經還是考了五分……

    總分還是四十七,可恥地依舊考了丙等!

    看到成績後,謝明曦張口安慰︰“不退步,就是最大的進步。”

    六公主︰“……”

    謝明曦見六公主神色復雜,又輕笑一聲︰“想學好四書五經,絕非一朝一夕之功。那些想考功名的讀書人,無一不是埋頭伏案苦讀數年十余年,甚至二三十年。公主殿下尚且年少,只要用功苦讀,總會有所進益。”

    難得謝明曦好言好語地出言安慰。

    六公主失落片刻,很快又振作起來,繼續勤奮練字刻苦讀書。

    代董夫子上課的顧山長,今日下午上課時,還夸了六公主一回︰“一時落後,算不得什麼。學習最要緊的就是勤奮堅持。公主殿下如此勤勉,不出半年,定能考到六分以上。”

    六公主滿含期待地問道︰“我想考十分,不知要多久?”

    顧山長頗為厚道地夸了一句︰“有理想是好事。”

    六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