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懲治

作品:《六宮鳳華

    少了江老太太的高喊怒罵,眾人俱覺耳根清靜。

    江老太太疼痛難忍,掙扎著起身,想要護著兒子。

    看守江老太太的侍衛不耐地點了她的穴。

    江老太太徹底動彈不得,眼睜睜地看著兩個兒子被揍得鼻青臉腫,幾個孫子也都哭喊不已。

    江老太太急得雙目通紅,淚水嘩嘩往外流,將楊夫子恨得咬牙切齒。

    江凝雪走到江老太太身邊,驚惶又無助地喊了一聲奶奶,迎來的卻是江老太太憤怒要吃人一般的目光。

    江凝雪又是委屈又是驚惶,忍不住哭了起來。

    娘喊她,她根本沒過去。奶奶為什麼還生她的氣?

    楊夫子見江凝雪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心中陣陣抽痛。恨不得立刻沖上前將女兒搶回來。只是,江凝雪被江家人挑唆多年,早已和她這個親娘離心。她縱然滿心慈母之愛,江凝雪卻半分都不領情。

    楊夫子的腦海中又閃過謝明曦昨日低語的一番話。

    “夫子想要回女兒不難,山長出面,江家人不敢不放人。只是,江姑娘對夫子心存怨懟,不易解開。再者,也得防備江家人以後鬧騰著要回江姑娘。”

    “我有一計,能令夫子心願得償。只是,江姑娘少不得要受些委屈。”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希望夫子能痛下決心,狠下心腸。過了這一個坎,夫子便能和江姑娘母女團聚了。”

    謝明曦說的沒錯。

    江凝雪已經被江家人養歪了,想扭轉過來,談何容易!此次她一定要硬起心腸!

    楊夫子用力咬了咬嘴唇,深呼吸一口氣,快步上前︰“諸位請住手!”

    ……

    侍衛們聞言停了手,稍稍退開一些,正好將江家眾人圍在其中。

    江二郎江三郎最是淒慘,皮外傷看起來也十分唬人,滿身傷痕,臉上被揍開了花,慘不忍睹。

    江家幾個小子也鼻青臉腫,呼痛不絕。

    江老太太被卸了下巴,疼得面孔扭曲。

    江凝雪哭泣不休,江家兩個兒媳臉孔泛白,坐在地上無力起身。

    “這里是蓮池書院,是學生們讀書之地。”

    顧山長不疾不徐地走上前,面無表情,聲音沉沉︰“你們上回來滋事,我看在楊夫子的顏面上忍了一回。沒想到,你們竟得寸進尺,得寸進尺,繼續來鬧事。”

    “來人,將江家兒郎盡數送到官衙,拿我的名帖去,讓人嚴審重判!”

    什麼?

    痛打一頓還不算,還要送到衙門去?

    江老太太如遭雷劈,急得嗚嗚直喊。可惜她下巴無力,根本說不出半個字來。

    江家兩個兒媳已嚇成了兩攤爛泥。

    江凝雪倒是有幾分氣魄,用袖子擦了眼淚,抬頭說道︰“你們這是仗勢欺人!”

    顧山長神色微冷,淡淡地瞥了江凝雪一眼︰“江家人鬧事在先,我如此處置,才是秉公行事。不然,我今日便是命人將你們全部打死,也沒人為你們打抱不平。”

    江凝雪︰“……”

    “你口口聲聲仗勢欺人,根本不知真正弱勢之人,連伸冤訴苦的機會都沒有。”

    顧山長冷然說道︰“便如你娘親,辛苦賺來的束,全數被江家人勒取。唯恐你在江家受半分委屈,這幾年來,忍受屈辱,一聲不吭。”

    “江凝雪,你今年已十四歲,不是幾歲孩童,有眼楮會看,有耳朵會听,更該動腦子去想。這世上,到底誰真正在乎你疼惜你!”

    江凝雪俏臉雪白,看了目中含淚的楊夫子一眼。

    一時間,滿心茫然,頭腦一片空白。

    顧山長又冷冷看向涕淚交加的江老太太︰“你若不服,只管去衙門告官。本山長隨時恭候!”

    一聲令下,侍衛們將哀嚎不絕的江二郎等人盡數拖走。

    江家女眷們,倒是沒被送到官衙,可也個個嚇得魂飛魄散。江家兩個兒媳在江老太太面前慟哭不已︰“婆婆,現在該怎麼辦?”

    “他們被押進官衙,說不得還要挨板子坐牢。我們要怎麼辦?”

    江老太太嗚嗚兩聲,說不出話來。

    侍衛上前,解開江老太太的穴位,又替她接好下巴。

    江老太太能張口說話了,不敢看氣勢凌人的顧山長,又怒罵楊夫子︰“楊巧娘!你這個喪門星。二郎三郎有個好歹,我要你償命……”

    顧山長神色一沉︰“再讓她閉嘴!”

    侍衛利落地應了一聲,輕車熟路地再次上前。

    咯 一聲!

    江老太太的下巴又被卸了。

    江老太太哭都哭不出來了,也沒膽子再鬧騰,被兩個同樣腳軟手軟的兒媳攙扶著離開。

    無人叫上江凝雪。

    江凝雪在原地呆立片刻,滿面惶然無助。

    楊夫子按捺不住,正要上前,卻被顧山長用目光攔下。

    人不吃苦頭,難以真正長大。這一次,便讓江凝雪好好睜大眼楮看看,江家人到底是何品性脾氣。

    楊夫子眼眶泛紅,將頭扭到一旁。

    江凝雪用力咬了咬嘴唇,終于追了上去︰“奶奶,等一等我。”

    顧山長負手而立,嘴角閃過一絲哂然。

    ……

    “山長今日好威武!”

    “好霸道好帥氣!我實在太愛顧山長了!”

    “嗚嗚嗚,以後我想找山長這樣的夫君。要是找不到該怎麼辦?”

    圍觀的學生們越來越多,一個個俱被顧山長的英姿所傾倒。

    林微微也激動地小聲叫了起來︰“啊啊啊!山長太厲害了!我好崇拜啊!”

    六公主目中閃過贊許和激賞。

    自己從未小覷過任何女子。可這幾個月來,依然屢屢被震驚!眼前的顧山長,霸氣畢露,令人折服!

    謝明曦也在凝望著顧山長。

    這麼好的顧山長,可惜壽元不長。前世,俞皇後驟然離世,顧山長很快也隨之病逝。世間再無驚才絕艷性情剛硬的顧嫻之!

    她前後兩輩子,從未對誰生出過這樣的敬重欽佩!便是聰慧無雙的俞皇後,比起始終堅持如一的顧山長,也要略略遜色。

    這一刻,她更堅定了自己的心意。

    她要拜顧山長為師!

    她不會再嫁人,不會再進宮。這一生,她要像顧山長這樣,不依附任何男子。活得恣意,活得灑脫,活得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