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滋事(二)

作品:《六宮鳳華

    江老太太裝模作樣地哼哼唧唧,在兒孫的攙扶簇擁下,顫巍巍地走到蓮池書院外。

    然後,撲通一聲坐到地上,哭喊一聲︰“老天不長眼哪!兒媳竟敢毆打婆婆!我的兒啊,你在地下快些睜眼瞧瞧吧,你那個水性楊花的媳婦,現在敢打你老娘了啊……”

    江老太太兩個月前曾來鬧過一回,給眾多學生留下了深刻的影響。

    這熟悉的刺耳叫嚷聲一響起,便引起了學生們的矚目。

    很快,便有學生停步不前,探頭張望。

    不過,眾學生都厭惡鄙薄江老太太的刻薄粗野,不願靠近。

    江老太太半點不介意,繼續扯著嗓子哭喊︰“楊巧娘,你這個沒心沒肺的混賬東西,還不快些出來!”

    江二郎江三郎也一起叫嚷起來。

    “楊巧娘,你快出來!”

    “身為兒媳,竟毆打自己的婆婆。今日我江三郎絕不能饒過你!”

    江凝雪繃著一張俏臉,目中閃動著怒氣。

    ……

    謝明曦和林微微正好在此時下了馬車。

    林微微目光一掃,看到江老太太一行人叫嚷不休,頓時怒從心頭起︰“太可惡了!竟在書院外肆意凌辱楊夫子!”

    想也不想便要往前走。

    謝明曦卻倏忽拉住她的手,低聲道︰“不必激動,今日這場好戲才開始!”

    林微微一怔,反射性地看向謝明曦︰“你這麼說是何意?”

    什麼好戲?

    什麼叫才開始?

    謝明曦目光一閃,意味深長地扯了扯嘴角︰“總之,你听我的就是了。我們就站在這兒,等著看江家人的熱鬧。”

    林微微听得一頭霧水。不過,她對謝明曦素來信服,謝明曦既這麼說了,她便也按捺住性子站著未動。

    六公主也在此時而至。

    六公主生平最厭惡江老太太這等人,面無表情地準備上前揍人。

    “六公主殿下,”謝明曦的聲音適時響起︰“稍安勿躁,楊夫子早有對策。”

    六公主腳步一頓,轉過頭,目光和謝明曦在空中相觸。

    這一個月來,兩人都不再提起彼此身份之事,相處時也漸漸有了新的默契。不知何時起,彼此神色微微一動,便能窺出彼此的心意。

    六公主轉身,走到謝明曦的右側,一起等著看熱鬧。

    ……

    楊夫子很快出來了。

    一同出來的,還有顧山長。

    除此之外,還有十幾個護衛。這些護衛,俱是宮中的御林侍衛,身手之佳,不必細述。且對俞皇後頗為忠心。

    蓮池書院素來清靜,無人敢來鬧事。這些侍衛整日悶著無事,閑得發慌。今日被顧山長召集前來,個個躍躍欲試,目露凶光。

    敢到蓮池書院來鬧事?

    先揍一頓再說!

    顧山長簡潔地吩咐一聲︰“不要對女眷動手。”

    侍衛們應了聲是,然後便如虎狼一般撲上前。

    江二郎江三郎身為成年男子,下手重些也無妨。幾個半大不小的毛頭小子,勉勉強強挨上兩拳也就行了。

    江二郎江三郎色厲內荏地嘶喊︰“你們這是要做什麼?天子腳下,光天白日,你們還敢動手打人不成……誒喲!”

    迎面一拳,江二郎的臉開了花。

    江三郎被踹飛幾米,重重地摔倒在地。

    江家幾個孫子,也被各自揍了一拳,當場便哭了起來。

    江家兩個兒媳,都被嚇懵了,全身哆嗦如篩糠。江凝雪也被嚇得不知所措,下意識地躲到兩個嬸娘身後。

    可惜,兩個嬸娘比她更不中用,雙腿發軟地坐倒在地,既無勇氣也無力氣站起來。

    坐在地上哭喊的江老太太,猶如被掐住脖子的母雞一般,聲音陡然尖銳︰“住手!快住手!你們快點住手!”

    可惜,江老太太的哭喊聲半點不管用。

    江二郎江三郎已經被揍得哭爹喊娘,鼻青臉腫。

    圍觀的學生們俱覺痛快。

    林微微也興奮地握了握右拳︰“對對對!就該這樣!這種人,早就該打了!”

    謝明曦無聲地笑了笑。

    六公主看了謝明曦一眼,壓低聲音問道︰“你早知今日會有這場熱鬧?”

    謝明曦並未細述前因後果,只淡淡地嗯了一聲。

    楊夫子靜靜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多年來的隱忍委屈,一點點散去,化為暢快淋灕的痛快。

    ……

    江老太太眼看著兩個兒子被打得不成人形,心肝膽俱裂,迅速從地上爬了起來,沖到江二郎身前︰“快住手!”

    然後,又沖楊夫子怒喊︰“楊巧娘!你快讓他們住手!”

    顧山長吩咐過不得對女眷動手,原本揍得不亦樂乎的侍衛,只得稍稍後退幾步。

    江三郎立刻高聲喊了起來︰“娘,來救我,快來救我。”

    江老太太心如刀割,立刻又撲倒江三郎面前。

    江三郎得以稍稍喘口氣。

    江二郎卻又倒了霉,侍衛毫不客氣地拳打腳踢,打得他哀嚎連連︰“娘啊,我快要被打死了,快來救救我啊!”

    動手的侍衛暗暗翻了個白眼。

    江家這兩個兒子,都是軟蛋慫貨!

    他們動手其實很有分寸,並未傷到要害,不過是些皮外傷而已。瞧瞧他們兩個,活像是被千刀萬剮一般。尤其是江二郎,身下一片濡濕,竟是嚇得失禁了!

    江老太太一會兒護著江二郎,一會兒又要護著江三郎,一把老骨頭哪里禁得起這樣折騰。咬牙切齒地喊著兩個兒媳和江凝雪︰“你們三個還愣著做什麼,還不快點過來擋著。要是二郎三郎有什麼閃失,我回去就剝了你們的皮!”

    然後又罵楊夫子,污言穢語不絕于耳。

    楊夫子面色微微泛白,全身輕顫,卻未退縮,而是深吸一口氣,站直身體︰“凝雪,你到娘這兒來。”

    江凝雪卻狠狠地瞪了楊夫子一眼。

    江老太太還在怒罵高喊。

    顧山長神色一冷,淡淡吩咐︰“讓她閉嘴!”

    一旁的侍衛早就忍無可忍,聞言應了一聲,大步上前。在江老太太驚恐的眼神中,一把拎起了江老太太,右手用力。

    咯 一聲!

    江老太太的下巴被卸下,疼痛鑽心,眼淚狂涌,喉嚨處不停發出嗚嗚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