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決裂

作品:《六宮鳳華

    楊夫子定定地看著趾高氣昂的江老太太,心里所有的猶豫彷徨俱都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荒謬可笑。

    就是這麼一個粗鄙又貪婪的婦人,一直逼迫壓榨她!

    不,不止是江老太太。還有那兩個避不露面的小叔,幾個大小不一的佷兒,眼前的妯娌……

    江家所有人,無人感念她的辛苦,一邊心安理得地用著她賺來的銀子。一邊在她的女兒面前肆意詆毀她!

    到底是憑什麼?

    她竟然傻得忍了這麼多年!

    江老太太見楊夫子像木雕一樣不吭聲,也沒拿銀子出來,心里十分不快,狠狠瞪了楊夫子一眼“你耳朵是聾了不成?我說過的話你沒听見嗎?快些將三十兩銀子拿來!”

    這個月楊夫子若真拿出三十兩,下個月便再多要一些。

    江老太太心里暗暗盤算著。

    楊夫子形容平靜地說道“我沒拿銀子回來!”

    什麼?

    江老太太頓時火冒三丈,張口便罵“你竟空手就回來了?你這個賤婦,莫非想將銀子都給你姘頭花用不成?”

    兩個兒媳也滿面鄙薄地張口“真是不要臉!”

    “江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惡言惡語如往日一般迎面撲來。

    ……

    楊夫子卻未像往日那般目露痛苦忍耐,默默忍受,略略揚高聲音道“我以後不會再拿銀子回來了!”

    江老太太和兩個兒媳先是一驚,旋即更加憤怒。

    尤其是江老太太,簡直怒不可遏“反了天了!你是江家兒媳,我允你去蓮池書院做夫子,已是格外開恩。你賺銀子養活女兒,更是天經地義……”

    “我為丈夫守孝三年,”楊夫子平靜地打斷江老太太“這幾年賺來的束,也盡數給了江家。這是我性情寬厚,而不是天經地義。”

    “我拿回來的銀子,足夠養活凝雪至長大成人,便是給她備一份嫁妝,也已足夠了。”

    “可你將我的銀子,拿來養活江家老小。現在更是得寸進尺,找我要二十兩三十兩,逼得我不得不到外面租院子開小私塾,賺取束。”

    “便是如此,你還不知足,用著我的銀子,還時常張口羞辱我。在凝雪的面前,時常張口挑唆,害得我們母女離心。”

    “我楊巧娘,問心無愧。你捫心自問,你這麼做,對得起我,對得起你死去的兒子嗎?”

    楊夫子神色漸漸激動,聲音也漸漸激昂。

    壓抑在心底數年的委屈不甘,終于沖破桎梏。

    宛如掙脫枷鎖,暢快淋灕!

    ……

    提起死去的兒子,江老太太非但沒半點愧疚,反而咬牙切齒“你還有臉提凝雪他爹。如果不是你個克夫的喪門星,我兒怎麼會早死。”

    “楊巧娘,我兒在世的時候,對你一心一意。你今日對我這個婆婆口出惡言,你對的起我兒嗎?”

    然後,似是了悟了什麼,憤憤不已地怒目相視“我明白了!你果然是有了改嫁的念頭!你這個水性楊花的蕩婦!說什麼對得住我兒,你根本是想另嫁旁人。”

    楊夫子目中露出一絲痛苦和決絕“隨你怎麼說。總之,從今日起,我不會拿半分銀子回江家,也不會再踏進江家門檻半步。”

    說完,轉身就走。

    江老太太暴跳如雷,猛地沖上前,猛地抓住楊夫子的胳膊,一邊招呼兩個兒媳上前“立刻抓住這個不要臉的東西,給我打!”

    楊夫子忍耐多年,此時徹底決裂,自不會再忍,用力甩開江老太太。

    江老太太猝不及防,被甩到一旁,重重跌在地上,誒喲一聲喊了起來。

    兩個兒媳一驚,忙去攙扶起江老太太。

    楊夫子趁著一團混亂之際,快步走出了江家。

    江老太太沖著楊夫子的背影高聲嘶喊“楊巧娘,你不給銀子,我便讓凝雪餓肚子!一粒米也不過她吃!讓她活活餓死!”

    往日百試百靈的妙招,今日卻不管用了。

    楊夫子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江家。

    ……

    一輛馬車停在江家門外不遠處。

    馬車外,站著幾個身材壯實的男子,一個個目露精光,一看便知不是好惹之輩。

    楊夫子快步上前,上了馬車。不知是因疾步而行之故,抑或是之前的激烈爭吵,楊夫子雙頰緋紅,雙目異常明亮。

    坐在馬車上的少女輕聲問道“夫子可還好?”

    這個少女,正是謝明曦。

    謝明曦沒問江家人是否刁難怒罵楊夫子——不必問也知道,江家人必然辱罵不休。

    楊夫子深深呼出一口氣“我很好,不必擔心。”頓了頓,又說了一遍“我真的很好。”

    原來,和江家人決裂沒有她想象中的那麼難!

    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

    她說了所有想說的話,挺直腰桿走出了江家。此時透過車窗往回看,江家原來竟這般破敗不堪。

    這些年,是她自己畫地為牢,自己困住了自己。

    現在,她終于掙脫出了這攤泥濘!

    楊夫子情不自禁地又用力呼出一口氣,眉頭舒展,目中閃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謝明曦也微微笑了起來。

    往日的楊夫子,美則美矣,卻有種被拘謹束縛的隱忍。此時的楊夫子,散發出肆意的美麗鮮活。

    “我們現在就走吧!”楊夫子主動張口道“不然,待會兒他們定會追出來,鬧騰得四鄰不得消停。”

    謝明曦隨口笑道“他們敢出來,正好給他們一個教訓。”

    她特意帶了侍衛過來,便是為了防止江家人鬧騰不休。

    楊夫子心中感激不已,低聲道“多謝你這般體貼。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們還是現在離開吧!”

    這里到底是江家!

    是她曾經生活過多年的地方,是她丈夫的家。她不願在此處和江家人撕破臉皮。

    謝明曦窺破了楊夫子的心思,卻未多言,一聲令下,馬車緩緩前行。

    待將楊夫子送到蓮池書院外,謝明曦才張口提醒“江家人或許很快就會鬧到書院來。夫子最好早些做好防備。”

    楊夫子目中閃過決絕“我現在便去見顧山長。”

    往日她一忍再忍,現在既已和江家人決裂,不必再有顧忌。也該找山長撐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