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悶棍

作品:《六宮鳳華

    葉秋娘感動不已,忙躬身道謝。

    要躲過趙楊的糾纏,只憑葉家母子三人,確實不易。便是另搬一處院子,趙楊也會很快找上門來。

    眼下最佳的辦法,莫過于厚顏相求謝明曦,暫住謝府。待過了這段時日,趙楊徹底死了心,再尋機會搬出謝府。

    葉秋娘打定注意後,听從余安的吩咐,當即便收拾起了衣物行李。

    葉家貧寒,可帶走之物不過區區幾個包裹。倒是葉景知的筆墨書籍頗多,耗費了一番功夫才收拾妥當。

    葉家母子三人,上了馬車,匆匆離開。

    ……

    余安所料沒錯。

    天黑之後,趙楊果然又來了葉家。

    葉家院門緊鎖。

    趙楊神色陰沉,一躍而起,輕巧無聲地翻牆而入。屋門沒上鎖,推開一看,一片黑暗冷清,空空蕩蕩,什麼都沒有。

    葉家母子三人,竟然就這麼走了!

    葉秋娘,竟然這般無情無義!避他如虎狼!

    趙楊氣得面色鐵青,滿肚子怒氣無處可泄,不假思索地伸腿踹了桌子。桌子被踹飛了,重重砸到牆上,發出咚地一聲巨響。

    趙楊扭曲著臉孔站在原地,右腳的大腳趾傳來一陣劇痛。

    剛才用力過猛,大腳趾怕是扭傷了!

    真他媽的太可氣了!

    趙楊忍著劇痛,慢慢轉身,走到院子里。

    腳趾受傷,想翻牆自然沒那麼容易。趙楊忍著疼痛,蹬牆而上,疼得齜牙咧嘴。眼看著已經躍上牆頭,沒曾想,迎頭落下一張漁網,如撈魚一般將他撈進網中。

    然後,趙楊被如死魚一般,直挺挺地被漁網裹住,啪地扔回院子里。

    黑暗中,趙楊驚駭不已,顧不得背上疼痛,用力掙扎,右手摸向身後的長刀。

    幾個身著黑衣面上蒙著黑布的男子鬼魅一般出現。

    其中一個出手迅疾,將一團臭烘烘的破布塞入趙楊口中。

    趙楊眼中的怒氣,幾乎化成了實質。可惜,他的目光再凶殘也沒用。幾個黑衣男子毫不客氣的一陣拳打腳踢,而且,專朝頭臉用力。

    很快,趙楊便悶呼不絕,一張俊臉被揍得不成人形。

    嘎巴一聲!

    不知是哪個黑衣男子用力,竟踹斷了趙楊的右腿。趙楊的慘呼聲,被布團堵住大半,依然淒厲無比。

    黑衣男子們來去如風,很快扔下趙楊,各自躍出了牆頭。借著夜色的遮掩,飛奔離開。

    ……

    半個時辰後。

    謝府,春錦。

    余安低聲稟報︰“……奴才按著小姐的吩咐,特意安排了幾個身手好的在葉家外埋伏。那個趙楊果然趁夜又去了葉家。被堵了個正著,他們打斷了趙楊一條腿,至少也得養上三個月。”

    “小姐放心,他們幾個都未露頭臉。便是趙楊生出疑心,也沒半點證據。”

    挨了一頓悶棍,這種事根本沒地方說理。

    再者,趙楊身為內應,身份敏感,絕不敢胡亂招惹是非,免得身份被人識破。今晚吃了悶虧,也絕不會聲張。

    謝明曦目中閃過一絲滿意之色,略一點頭。

    余安行事,還是這般老練周全。

    “小姐,葉家母子如今無處可去。不知小姐可否容他們暫住謝府?”余安信守承諾,果然張口說情。

    謝明曦挑眉一笑︰“葉秋娘剛才來謝恩的時候,為何不親自張口求我?反倒讓你出言來求情?”

    余安應道︰“葉姑娘臉皮薄,無顏張口。奴才見他們母子三人頗為可憐,便厚顏來替他們相求。希望小姐應允!”

    謝明曦既肯伸手救葉秋娘,這等小事自然不會不應︰“好,此事便由你安排。”頓了頓,又若有所指地說道︰“經此一事,葉秋娘和趙楊徹底斷了情分,以後絕不可能再嫁給趙楊了。”

    余安下意識地接了口︰“葉姑娘貌美善良,廚藝又好,以後定能遇到珍惜她的男子。”

    謝明曦意味深長地笑了笑。

    余安原本心思坦蕩,並未多想,此時見謝明曦笑得別有所指,俊臉頓時一陣發熱,忙扯開話題︰“小姐,奴才還有一事稟報。”

    “這幾個月來,玉容膏和神仙丸都賣得極好。尤其是神仙丸,雖然價格高昂,客人們卻趨之若鶩。賺的銀子,奴才已全部存進錢莊,換成銀票。連著賬目,請小姐一並過目。”

    說完,奉上賬本和一摞銀票。

    銀票俱是一百兩一張,厚厚的一摞,至少也有上百張。

    短短三個月,獲利如此之豐,令人咋舌。

    謝明曦隨手收下銀票,賬本卻動也未動︰“我即將此事全部交給你,自然信任你。賬本不必看了。”

    ……

    小姐竟這般全心全意地信任他!

    余安心中涌起一陣激動和感動。

    身為一介奴才,能遇到這般全心信任自己的主子,更復何求?

    余安深呼吸一口氣,鄭重地說道︰“多謝小姐這般信任奴才。奴才定會盡心當差,絕不辜負小姐的信任厚望!”

    謝明曦隨意地笑了一笑,然後低聲吩咐︰“兩間鋪子都賺了不少銀子,你留下一成,給我四成。另外五成,用來招攬人手。”

    “人貴精不貴多。身手要好,口風要緊,且行事要低調,不得張揚招搖。”

    “記住,此事要暗中進行,絕不可讓人察覺。”

    余安斂容應是。

    京城高門大戶都有侍衛家丁,一來保家護院,二則隨同主子出行。也免得被宵小之輩所乘。

    謝明曦早就暗中下令,名他暗中招攬侍衛。今日動手的幾個黑衣男子,便是他重金招攬來的高手。

    事實證明,有自己的人手真的非常必要。

    既能自保,更能趁人不備打悶棍。

    如今謝明曦在蓮池書院里聲名鵲起,在京城也頗為名氣。自然也有不少心生嫉恨看她不順眼的人。每日早出晚歸,也該有侍衛暗中隨行保護才是。

    余安低聲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小姐,奴才打算安排幾個侍衛,每日暗中追隨保護小姐。”

    謝明曦贊許地點點頭︰“你想得周全,此事便由你安排吧!”

    吃什麼都不能吃虧!明虧不能吃,暗虧更吃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