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狗肺(二)

作品:《六宮鳳華

    竟是余安!

    葉秋娘見自己的狼狽模樣落入余安眼中,既羞慚又困窘。

    只是,趙楊力氣極大,她的右腕被牢牢抓在他的右手中,她用盡力氣也無法掙脫。不得不向余安求救︰“余管事,快些救我!”

    話一入耳,趙楊原本還算鎮定的俊臉霍然變了臉色。

    這個余管事是誰?

    葉秋娘竟然對著他呼救?

    “他是誰?”趙楊聲音陡然陰沉︰“莫非就是他在你面前挑唆慫恿,使得你我離心?你到謝府短短幾個月,竟勾搭上了別的男子!”

    “葉秋娘,我一片真心待你。沒想到,你竟是這麼一個朝三暮四水性楊花的女子!”

    無情的羞辱,比刀劍更傷人。

    葉秋娘強忍著的淚水,終于涌出眼角。

    這些年,她真是瞎了眼!將一片真心錯付!趙楊根本不是什麼情深義重的良人,而是狼心狗肺無情無義的混賬!

    余安上前幾步,冷冷說道︰“放開葉姑娘!”

    趙楊獰笑一聲,滿目殺氣︰“我和秋娘是表兄妹,也是未婚夫妻。你算什麼東西,竟敢多管閑事!你立刻給我滾!否則,我現在便拔刀殺了你!”

    虛偽的面具徹底撕下,露出猙獰丑惡的真容!

    ……

    葉秋娘全身一顫,聲音淒厲︰“趙楊!余管事只是奉小姐之命送我回家,再接我回謝府而已。”

    “我和他毫不相干,我們之間的恩怨,你別牽扯到余管事的身上!”

    趙楊嫉火中燒,根本听不進去,放開葉秋娘,刷地拔出腰間長刀。

    雪亮的刀鋒,閃著嗜血陰冷的光芒。

    身為暗衛,當然見過血。便是在臨江王府這三年,趙楊也沒少拔刀傷人。此時滿面戾氣,看著十分可怕。

    葉秋娘心直直地往下沉。

    余安是犯官奴僕,因讀書識字被謝明曦看中買下。可余安從未練過武,今日又手無寸鐵,絕無可能是趙楊對手!

    她絕不能讓趙楊傷了余安!

    葉秋娘咬牙,迅速攔在余安身前︰“趙楊,你有能耐,今日就一刀殺了我!別想傷害余管事!我葉秋娘瞎了眼,往日錯信了你。從此刻起,你我便恩斷義絕,再無相干!”

    趙楊怒不可遏,雙目通紅︰“葉秋娘,你讓開!”

    葉秋娘逼著自己咽下眼淚︰“不,我不讓!你殺了我吧!”

    身後的余安,忽地輕聲道︰“葉姑娘,別擔心,今日誰也傷不了你。”口中不知何時多了一個竹哨,一聲尖銳的哨音響起。

    眨眼功夫,葉家的院門便涌進五個穿著武服的壯漢。壯漢們個個手持利刃,將趙楊團團圍住。

    趙楊︰“……”

    葉秋娘︰“……”

    竟是有備而來!

    所謂雙拳難敵四手!趙楊身手再高,也沒把握勝過對方五個人。更何況,這五個壯漢身材壯實雙目炯炯,一看就知不是等閑之輩。

    ……

    余安從葉秋娘的身後走了出來,在趙楊面前站定。

    葉秋娘反被護在余安身後。

    趙楊面色難看,手中長刀離余安不過三尺,一個爆起便能傷人。可是,傷了余安,今日他也休想安然脫身……

    余安目光如燭,將趙楊陰暗不定的面色盡收眼底,神色淡淡地說道︰“我今日奉三小姐之命,送葉姑娘回來。葉姑娘端莊持重,在謝家從不和任何男子來往說話。你自己心虛有鬼,反過來倒打一耙,我委實為葉姑娘不平!”

    趙楊哪里听得進去,狠狠地盯著面容俊朗的余安︰“說的倒是好听!你心中沒鬼,怎麼會特意帶人到葉家來?”

    余安不屑再理會趙楊,轉頭對葉秋娘說道︰“葉姑娘,三小姐憂心你今日有險,所以特意安排我帶了幾位侍衛來。”

    “我之前說出去有事,確實是騙你的。其實,我和他們一直隱藏在暗處。”

    “听到院子里有異樣的動靜,我才不請自來。其中有唐突之處,還請葉姑娘多多包涵!”

    原來是謝明曦救了她!

    葉秋娘用袖子擦了擦眼角,低聲道︰“我回去之後,定向小姐謝恩。”

    就在此時,院門口又有了動靜。

    出去“散心”的葉母,在兒子的攙扶下回來了。母子兩個一見院子里的動靜,俱是一驚!

    “秋娘,這是怎麼回事?”

    “姐姐,你怎麼了?表哥,你為何拔刀相向?”

    葉秋娘深呼吸一口氣,面無表情地對趙楊說道︰“趙楊,你走吧!你我今日徹底決裂,以後,你也不必再來了。”

    當著眾人的面,趙楊面色變了又變,最終什麼也沒說,陰沉著臉離開。

    ……

    半個時辰後。

    葉秋娘母子三人終于出了屋子。

    葉母面色灰敗,年少的葉景知滿目憤怒。葉秋娘眼眸紅腫,顯然狠狠哭了一場。

    余安頗為體貼,一直在院子里等候,那五個侍衛,則警惕地守著葉家小院內外。免得趙楊隨時返回。

    “余管事,今日多謝你援手之恩。”葉秋娘襝衽行了一禮。

    余安忙避讓,溫聲道︰“我听小姐之命行事,葉姑娘要謝,也該去謝小姐才是。”頓了頓又道︰“我有一言,不吐不快,若有冒犯,還請葉姑娘見諒。”

    “葉姑娘的表哥,看來不是善茬。今日在我等脅迫之下忿忿離去,定會再來。”

    “葉姑娘住在謝府,葉公子每日要去書院讀書。院子里只余令母,只怕不易應付。再者,病者需靜心養病,不宜操勞煩心。”

    這個小院子,不能再住了。

    葉秋娘感激地看了余安一眼︰“多謝余管事提醒。我剛才已和家人商議,快些找個別的安身之處。”

    余安略一思忖道︰“倉促之下,未必能尋到合意的居處。再者,趙楊尋到新的住處,再登門糾纏,搬家也是徒勞。”

    “不如直接去求三小姐,讓令母令弟一起住進謝府。”

    謝府下人房眾多,騰出兩間空屋絕不是難事。離書院也近得多。

    葉秋娘听了怦然心動,口中卻道︰“我無顏去求小姐。”

    實在沒臉張這個口!

    余安倒是很仗義,主動說道︰“我替葉姑娘向小姐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