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狗肺(一)

作品:《六宮鳳華

    趙楊腦海中似有一根琴弦,驟然斷裂,發出錚地一聲巨響。

    葉秋娘如何會知道這些?

    怪不得她今日表現得這般奇怪!

    趙楊僵硬的表情,已說明了一切。

    葉秋娘眼眶有些發熱,聲音顫抖而哽咽︰“趙楊,便是沒有夫妻緣分,我也是你嫡親的表妹。你為何要這般算計我?”

    “將我獻給臨江王,以獻美搏主子歡心。以後,你便會成為臨江王府里的侍衛頭領,飛黃騰達,是也不是?”

    “趙楊,榮華富貴就這麼重要嗎?比你我多年的情意還要重要?”

    葉秋娘步步逼近,雙眸中含著熱淚,卻倔強地不肯掉落。

    心虛的趙楊下意識地退後兩步,很快反應過來,故作鎮定地說道︰“秋娘,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你真的是誤會我了。”

    “我喜歡你,以後要娶你為妻,如何舍得將你獻給臨江王?”

    “臨江王確實喜好美色,王府里美妾嬌婢多的是,何至于留意到你一個小小的廚娘。你千萬別听信別人挑唆,傷了你我之間的情意?”

    “秋娘,我只是想你日久天長的相守,才想讓你去臨江王府……”

    啪地一聲脆響,打斷了趙楊的辯白!

    ……

    葉秋娘自小右手握刀掌勺,力氣遠勝普通女子。

    這一巴掌,用盡全力。趙楊的左臉上頓時五指印記浮起,刺痛不已。

    趙楊又驚又怒︰“葉秋娘!你這是做什麼?我已經向你解釋過了,我一片好意,絕無送你進火坑之意。你為何不信我,反而听信外人挑唆?”

    “到底是誰在你耳邊胡說八道?”

    “是謝三小姐!一定是她!”

    “她是不想放你走,故意說了這些話來抹黑我!你千萬別听她胡言亂語。秋娘,我對你一心一意。你若不信,我現在就立下毒誓。”

    往日,葉秋娘對他一片深情,別說扇耳光,便連重話也舍不得說上一句。

    他此時要立毒誓,葉秋娘定會心軟!

    趙楊心里暗暗盤算,一邊緊盯著葉秋娘的神色變化︰“皇天在上,我趙楊對天立誓。此生一心待葉秋娘……”

    奇怪,怎麼還沒攔下他?

    罷了!反正動動嘴皮子,發個毒誓也算不得什麼,世上狼心狗肺的人多的是,也沒見誰真的被天打雷劈!

    “如違此誓,便讓我趙楊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趙楊十分順溜地發了毒誓,臉上的表情十分真摯誠懇。足以打動世間所有無知少女。

    葉秋娘冷冷地看著趙楊︰“你重發毒誓。你若騙我半個字,就讓趙家滿門被斬,斷子絕孫!”

    趙楊︰“……”

    如此毒誓,可比天打雷劈要毒辣多了!

    趙楊听得心底直冒寒氣。

    如此狠辣的毒誓,該不會真的應驗吧!

    這一遲疑,葉秋娘看得明明白白,心中再無一絲希冀,只有無盡的冰冷。

    葉秋娘眨眨眼,將眼中淚水逼退,高聲怒叱︰“滾!立刻滾出葉家!趙楊,從今日起,你我一刀兩斷!”

    ……

    趙楊自然不肯就此離開。

    這麼多年的情意,並非作偽。他確實喜歡葉秋娘。

    只是,他更喜歡功名利祿。

    他自小習武,身手過人,十五歲時被挑中,進了四皇子的暗衛營。五年前的四皇子只有八歲,卻已開始暗中籌謀。

    兩年後,他進了臨江王府,成了一個普通侍衛。一開始,他只能每日輪值守著王府,根本靠近不了臨江王,自然也送不出什麼有用的消息。

    他耐著性子,花了三年時間,才熬成了侍衛里的小首領,手下管著二十個侍衛。也有機會隨著臨江王出行。

    只是,臨江王的貼身侍衛俱是嚴格精心挑選出來的,至少也得做上十年侍衛,才有資格入選。

    野心勃勃的他,根本不願等十年之久。

    再者,便是做了貼身侍衛,刺殺臨江王成功,他也難逃一死。他要的是錦繡前程,絕不願賠上自己這條性命。

    這個“死士”,還是讓別人來做好了。

    他思來想去,終于將主意打到了葉秋娘的身上。

    他其實有些不舍。

    他是真心喜歡葉秋娘的,也一直認定了要娶她為自己的妻子。只是,他身為四皇子麾下的暗衛死士,被安插進臨江王府做內應。稍有不慎,就會落得身首異處的下場。

    他不想死,他想立下潑天功勞,想借此一躍而起。

    送葉秋娘到臨江王身邊,絕對是一招妙棋。

    美人多的是,擅長廚藝的美人卻實在難得。葉秋娘人生得俏麗明媚,廚藝精妙,喜好美色又喜美食的臨江王,絕不會“錯過”。

    只要葉秋娘成了臨江王的侍妾,以她激烈不堪受辱的脾氣,定會生出同歸于盡的心思。到時候,他從中巧妙安排,便能坐享其成。

    唯一可惜的是,如此一來,葉秋娘必然難逃一死。

    葉秋娘對他一片深情,便是日後到了地下有知,也不會怪他恨他。

    他甚至已經想過,此生只有侍妾,不再娶妻。正妻之位永遠留給葉秋娘……他對她這般情深義重,她怎麼能和他一刀兩斷?

    “秋娘,你別生氣。”趙楊不但沒滾,還厚顏靠上前來︰“我現在就重發毒誓。如違誓言,就讓趙家滿門被斬,斷子絕孫。”

    “秋娘,我的心里只有你,從未想過半點算計你的念頭。你一定要相信我……你怎麼又打人?”

    葉秋娘用盡全身的力氣,又揮出了一巴掌,撕心裂肺地喊了起來︰“滾!”

    趙楊連著挨兩巴掌,心里的怒火蠢蠢欲動,眼中也冒出了火星。

    如果不是想哄得她回心轉意,他怕是早已按捺不住,要變臉相向了。

    只是,他為了討好上峰,幾日前便將“計劃”報了上去。如果葉秋娘不肯去臨江王府,他要如何向上峰交代?

    趙楊努力按捺住怒氣,擠出笑容︰“秋娘,你消消氣,听我說……”

    葉秋娘又揚起手。

    趙楊用力抓緊葉秋娘的手腕。

    拉扯之際,院門被澎地一聲踹開。

    一個俊朗的青年男子站在門口,目光銳利地掃了過來︰“葉姑娘,你沒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