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狼心(二)

作品:《六宮鳳華

    葉秋娘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無蹤。

    葉景知雖然年少,卻聰慧敏銳,見葉秋娘神色不對勁,立刻追問︰“姐姐怎麼了?是不是此事有什麼不妥?”

    葉秋娘扯了扯嘴角,輕描淡寫地應道︰“三小姐賞了我一盒參片,足夠娘吃上半年。我不必去臨江王府了。”

    葉景知眼楮一亮,清秀的小臉溢滿了笑容︰“這可真是太好了!我們快些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娘。”

    葉秋娘嗯了一聲,飛速地瞥了葉景知一眼︰“景知,你似乎不願見我離開謝家,去臨江王府。”

    “是,我確實不願你這般勞苦。”葉景知低聲道︰“三小姐為人寬厚,待你頗好。你在謝府做廚娘,比在鼎香樓時輕松許多。再到臨江王府,誰知道又是什麼樣子?”

    “表哥將臨江王府夸得世間無雙。可這等好事,怎麼會忽然就輪到姐姐身上了?”

    說著,葉景知抬起頭,黑亮的眼眸定定地看著葉秋娘︰“姐姐,我總覺得表哥對此事太過熱絡,不知存了什麼心思。”

    葉秋娘心里狠狠一顫。

    連葉景知也覺得此事不太對勁……趙楊,你到底打著什麼主意?

    “姐姐,你的臉色為何這般難看?”葉景知焦慮急切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是不是近來太過疲累,身子不適?”

    葉秋娘深呼吸口氣,定定神笑道︰“我沒什麼,你不必擔心。”

    不等葉景知追問,便率先進了屋子里。

    葉秋娘腳步匆匆,背影也有些倉促。仿佛落荒而逃一般。

    葉景知滿心疑惑,卻無暇追問,忙跟了上去。

    ……

    葉母今年三十余歲,因長期生病,身形消瘦,面色枯黃,原有的幾分好顏色早已消逝不見。看著滿面愁苦可憐。

    看到一大盒參片,葉母先是嚇了一跳,待听清原委後,立刻雙掌合什︰“三小姐真是菩薩轉世,天生的好心腸。”

    又語重心長地叮囑葉秋娘︰“秋娘,三小姐對我們有大恩,你萬萬不可再生離心。留在謝府,好好做事。”

    葉秋娘一臉鄭重地應下。

    葉母又絮叨起來︰“阿楊也是好意,特意替你尋了臨江王府的差事。只是,那到底是王府,我們不過是平頭百姓,萬一出了什麼差錯,怕是小命難保。你又是個花容月貌的姑娘家,還是不去為好……”

    “阿楊說今日當差結束便過來。你見了他,可得好生和他說清楚。”

    葉秋娘低低嗯了一聲,垂下眼瞼,掩去眼底的復雜情緒。

    ……

    時間匆匆而逝。

    申時初,趙楊來了葉家。

    趙楊今年二十歲。他自小習武,身材高壯,臉孔英俊,皮膚略黑。一笑起來,牙齒格外的白,有種灑脫不羈的魅力。

    趙家家境本就勝過葉家,這幾年,趙楊在臨江王府做侍衛,趙家的家境愈發富裕,也不時接濟葉家。

    趙楊和葉秋娘是表兄妹,彼此有情。葉秋娘生得美貌,承襲了已故葉父高超的廚藝。雖然葉家窮了些,趙家對這門親事也頗為樂意。

    葉母對這個姨佷也十分滿意,每次趙楊一來,便特意避開,讓他們兩人獨處說話。此次也不例外。

    葉景知扶著葉母出去“散心”,小小的院子里只剩趙楊和葉秋娘兩人。

    “秋娘,”趙楊俊臉上滿是笑意,目中含情脈脈,湊上前來要握葉秋娘的手。

    葉秋娘下意識地退後幾步。

    趙楊伸出的手落了個空。

    趙楊有些驚愕︰“秋娘,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生我的氣了?”

    葉秋娘抬起頭,俏臉略有些蒼白,一雙烏溜溜的眼眸卻格外沉靜黑亮︰“表哥,我不去臨江王府了。”

    趙楊的神色有剎那的僵硬,不過,他掩飾得飛快,很快便露出驚訝的神色︰“為什麼?莫非是謝三小姐故意刁難你?”

    葉秋娘神色平靜,看不出半點真實的情緒︰“我簽了工契,要離開謝家,就得賠二百兩銀子。我沒有這麼多銀子。”

    “我有!”趙楊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

    話一出口,便知不妥。

    果然,葉秋娘立刻抬頭看了過來︰“表哥既有二百兩銀子,直接借給我不是更好?何必讓我離開謝家,去臨江王府做廚娘?”

    趙楊暗暗惱恨自己失言。

    不過,他也算有急智,立刻露出深情款款的表情,低聲哄道︰“我每日在臨江王府當差,你卻在謝家,一個月也只能回來一兩回。我們兩人,想見一面都不易。”

    “秋娘,不瞞你說。我勸你去臨江王府,確實存了私心。我想著,以後你在臨江王府做廚娘,我便能不時去見你了。以後我們兩個成了親,也能在王府里安家。”

    “秋娘,難道你不願意時時和我相見朝夕相守嗎?”

    ……

    熟悉的俊臉上,露出熟悉的深情。

    往日,葉秋娘時常沉醉在如此深情的凝望下。

    此時,葉秋娘心中卻陣陣發涼。

    如果趙楊真有此意,為何昨日不說。到了此時才提?眼前的深情臉孔,到底有幾分是真?幾分是假?

    謝明曦曾說過的話,紛紛涌過腦海。

    你廚藝精湛,到了臨江王府,不難展露頭角。若臨江王起意要見一見你,以你的容貌,何愁榮華富貴?

    這份榮華富貴,到底是她的,還是趙楊的?

    趙楊被葉秋娘銳利的目光看得暗暗凜然,腦海迅速轉了起來。

    明明昨日葉秋娘已經被他說動,應下去臨江王府之事。為何今日便改了心意?莫非有人在葉秋娘面前說了什麼?

    臨江王喜美食,人盡皆知,喜好美色之事,也不算大秘密。只是,這等皇室宗親之事,不會傳到普通百姓耳中。

    也因此,他才生出將葉秋娘哄騙進臨江王府的念頭。

    葉秋娘心性單純,又十分信任他,到時候還不是任憑他唆使擺布……

    到底是誰,從中作梗?

    葉秋娘的俏臉有些蒼白,明亮的眼眸定定地看著趙楊,直呼其名︰“趙楊,你在臨江王府做了三年侍衛,難道不知臨江王喜好美色,且性喜凌虐女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