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狼心(一)

作品:《六宮鳳華

    葉秋娘面色霍然變了。

    連紅潤的嘴唇也失了血色,不停輕顫。半晌,才擠出幾個字來︰“表哥不會這般對我。”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

    “表哥絕不會這般對我。”葉秋娘聲音略略揚高,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不定,似在說服自己一般︰“我和他自小一起長大,情意深厚。他昨日還和我說,等我娘病情有了好轉,便登門提親,娶我為妻。”

    “他怎麼會將我送進火坑?這絕不可能!”

    最後一句話,近乎嘶喊。

    然而,心意是否堅定如磐石,只有葉秋娘自己心里清楚。

    謝明曦定定地看著眼前失態的俏麗少女,腦海中閃過的,卻是前世驚鴻一瞥所見的從容赴死的葉秋娘。

    也怪不得葉秋娘這般震驚!

    哪一個懷春少女,願意相信自己的情郎是一匹狼心狗肺的惡狼?

    “葉秋娘,”謝明曦聲音依舊不疾不徐︰“我只告訴你,臨江王喜好美人而已。並無貶低你表哥之意。”

    “你是我謝府廚娘,你表哥百般慫恿挑唆,讓你去臨江王府。我心中詫異,才提醒你一句罷了。”

    “信或不信,都由你。”

    謝明曦的聲音平靜得近乎冷酷︰“只是,我也要提醒你。人心叵測,別太過天真。真相到底是什麼,你睜大了眼楮,自然能看得清楚明白。”

    “你娘的病急需參片,你明日就回家一趟。到時候,趙揚定會去找你。你可以出言試探一番,便知我今日之言是真是假。”

    ……

    葉秋娘捧著一大盒參片,失魂落魄的回了屋子。

    謝明曦確實是個寬厚的雇主。除了十兩銀子的工錢外,每季還為她準備三身嶄新的衣裙。住的屋子不大,卻干淨雅潔,一應俱全。

    葉秋娘將盒子藏好,然後木然地坐到了床榻邊,思緒混沌,心亂如麻。

    謝明曦不會騙她!

    臨江王喜好美色之事,必是真的。趙楊身為臨江王府的侍衛,如何能不知這一點?為何還要慫恿她去臨江王府做廚娘?

    難道真的是別有所圖?想借著“獻美”討好主子?

    不,表哥這麼喜歡她,絕不會這樣對她!

    或許,這其中另有緣故……

    葉秋娘用力咬了咬嘴唇,用袖子擦了眼角的淚痕。然後躺下,逼著自己入眠。

    隔日,天還未亮,葉秋娘便起了身。

    今日要告假回家一日,做完早飯後,再提前將午飯一並做出來,待到午時蒸熱送到蓮池書院便可。

    忙完這一切,天色已微亮。

    葉秋娘打好包裹,小心地將一大盒參片包裹得嚴嚴實實,然後出了春錦。

    葉秋娘廚藝高超,容貌又生得好。謝府里有不少小廝對她動了心思。到後門一段路,至少有三個小廝湊過來搭話獻殷勤。

    葉秋娘今日心情不佳,根本不理人,低著頭走得飛快。

    到了後門外,一張青年男子臉孔映入眼簾︰“葉姑娘!”

    葉秋娘一驚,下意識地頓下腳步,抬頭看了過去。

    ……

    這個青年男子,年約二十四五歲,穿著青色短打,和謝府里的小廝穿著一般無二。不過,他容貌生得俊朗,氣質沉穩,看著格外踏實可靠。

    葉秋娘一眼就認出了來人︰“原來是余管事。”

    這個青年男子,正是余安。

    余安一直在外跑動,每隔五日才會到謝府來一回。謝明曦召見余安的時候,連從玉扶玉都不在一旁。

    春錦上下無人知曉余安平日到底做什麼。

    葉秋娘和余安有過幾面之緣,不過,彼此並不熟悉。

    余安怎麼會在這兒?而且一副專程等她的架勢……

    余安似看出葉秋娘的疑惑,主動笑著解釋︰“小姐昨晚命人給我送信,你娘病重,你今日一大早便要回家。路途遙遠,步行浪費時間。小姐讓我去租一輛馬車來,送你回家一趟。”

    葉秋娘又是一怔,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動和羞愧涌上心頭。

    她生出離心,謝明曦卻未介懷,竟待她如此寬厚。

    士為知己者死!

    這話用在此處似乎不太合適,可葉秋娘再找不到第二句話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從此以後,她一定會死心塌地地留在謝府,盡心盡力地做出珍饈美味。絕不會再辜負謝明曦!

    “如此,就多謝余管事了。”葉秋娘也不矯情推辭,很快道了謝。

    余安笑了一笑,拉開車門,待葉秋娘上了馬車後,自行坐到了車轅處。也免了孤男寡女獨處馬車瓜田李下之嫌。

    如此不動聲色的體貼,令葉秋娘心中涌起暖意,久久不散。

    ……

    半個時辰後。

    馬車在一條巷子外停了下來。

    葉母病了幾年,葉家家底早被掏空。以前住的地方更偏遠。葉秋娘進謝府做了廚娘後,狠狠心租了這一處小院子。離謝府也近一些。

    葉秋娘下了馬車,禮貌地相邀︰“余管事既是來了,不如進去小坐片刻。”

    余安卻道︰“這就不必了。我還有事,待到申時正,我再來接你回謝府。”

    葉秋娘滿眼感激︰“多謝余管事。”

    俏麗的臉孔,散發著令人屏息的明媚美麗。

    余安頗為守禮,只看一眼,便迅速移開目光︰“葉姑娘不必這般客氣。我也是奉小姐之命而行。葉姑娘要謝,也該回府謝小姐才是。”

    葉秋娘重重點頭︰“你說的對,我回去之後,一定要給小姐磕頭謝恩。”

    余安不再多言,很快離開。

    葉秋娘抱著包裹,上前敲門。

    門咿呀一聲開了,露出一張清秀的少年臉孔。

    少年只有十二歲,比葉秋娘小了整整五歲。正是葉秋娘的胞弟葉景知。今年以新生第一的成績考入博裕書院。

    “姐姐,你終于回來了!”

    滿面愁容的葉景知,見到葉秋娘時分外歡喜。

    葉秋娘打起精神,笑著摸了摸葉景知的頭︰“你怎麼沒去書院?”

    葉景知苦笑一聲︰“娘病情加重,我放心不下,特意告了兩日假。”頓了頓又道︰“昨日晚上,趙表哥來了一回,說你將要去臨江王府做廚娘。以後便有銀子給娘治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