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起疑

作品:《六宮鳳華

    葉秋娘話一出口,從玉第一個變了臉色,怒氣沖沖地說道︰“葉秋娘!當日你到謝府做廚娘,可是簽過工契的。豈能半途反悔要走?”

    扶玉也是一臉忿忿︰“小姐給你一個月十兩銀子。這麼高的工錢,在謝府里也沒第二份了。小姐待你這麼好,你現在竟要拋下小姐,去什麼臨江王府!實在是過分!”

    葉秋娘滿目羞愧,俏臉通紅,沒有勇氣抬頭看謝明曦︰“對不起。小姐待我這般寬厚,天下難尋。”

    “只是,我娘病重,我實在不能棄之不管。”

    “表哥告訴我,臨江王最喜美食,王府里的廚子們工錢極高。廚藝最好的,能有三十兩銀子,除此之外,若做的菜肴入了臨江王的眼,還另有重賞。”

    “我……除了這一身廚藝之外,一無所有。為了救我娘,我只能對不住小姐了。”

    說完,用力地磕了三個響頭。

    從玉扶玉都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小姐對吃食十分挑剔,葉秋娘廚藝高妙,便是比起宮中御廚也絕不遜色。若葉秋娘走了,她們要去哪兒再找這麼一個廚藝高超的廚娘來?

    謝明曦倒是半點不惱,先安撫地看了從玉扶玉一眼︰“你們兩個都別生氣。此事不難解決。”

    然後,笑眯眯地問跪在地上的葉秋娘︰“當日簽的工契是三年。未滿三年離開,需賠二百兩銀子。你拿二百兩銀子來,便可以走了。”

    葉秋娘︰“……”

    葉秋娘的臉漲得更紅了。

    謝明曦故作訝然,略一挑眉︰“怎麼?莫非你打算一兩銀子都不給,拍拍屁股便想走人?天底下可沒這樣的好事!”

    ……

    葉秋娘被臊得無地自容。

    當日她工契未滿離開鼎香樓,要賠付的銀子是謝明曦出的。現在她想離開謝府,哪有不賠銀子的道理?

    只是……她若是有這麼多銀子,又何必去臨江王府?

    這一點,她也和表哥趙楊說過,是趙楊給她出的主意︰“謝三小姐年少才高,出身富貴,必不會為區區銀子為難你。你好生相求,她定會放你離開!”

    沒想到,事情的發展出人意料,和趙楊所說的半點都不一樣。

    謝明曦並未張口挽留,任由她離開,只是,這二百兩銀子卻分文不能少。

    “對不起,三小姐,”葉秋娘羞愧地請罪︰“我拿不出這麼多銀子。是我心生奢念,妄圖就這麼離開。請小姐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以後,我一定盡心盡力做事。不敢有負小姐!”

    總算敢做敢認!

    從玉扶玉的臉色稍稍好看了些。

    謝明曦淡淡一笑︰“葉秋娘,你先起身。”

    葉秋娘應了一聲,站了起來。鼓起勇氣看向謝明曦︰“小姐是不是對我很生氣很失望?”

    “這倒沒有。”謝明曦神色如常︰“你娘病重,你也是被逼無奈,才想出這等法子。你安心留在謝府,我讓從玉去找祖母,到庫房里取一盒參片來。”

    葉秋娘不敢置信,目中閃過狂喜,撲通一聲重新跪了下來,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小姐大恩大德,秋娘永遠銘記于心!”

    藥方里最貴的便是參片。除此之外,別的藥材倒是尋常。她的工錢便能應付。

    謝明曦不計前嫌,竟願這般相助。這一刻,葉秋娘簡直感激涕零。別說磕三個頭,便是磕十個百個也心甘情願。

    ……

    一炷香後。

    謝明曦用完了晚飯,從玉也從庫房里取了一盒參片來。

    上好的人參,被切成了整齊的參片,整整齊齊地放在盒子里。粗略一看,至少也有數百片。足夠葉母吃上半年了。

    這樣的一大盒參片,放在藥鋪里,至少也得百兩銀子。

    葉秋娘接了盒子,又紅了眼眶,又跪下謝恩。

    謝明曦半開玩笑地說道︰“行了,這一晚上你跪了這麼多回,膝蓋怕是都要跪腫了。明日還得早起下廚,快些回去歇著吧!”

    葉秋娘用袖子擦了眼淚,認真又誠懇地說道︰“小姐待我恩深義重。大恩不言謝,以後,我一定盡心伺候小姐,絕不會再有二心。”

    謝明曦意味深長地問道︰“若你的表哥,堅持讓你去臨江王府做廚娘,你又待如何?”

    葉秋娘听得一懵,下意識地應道︰“有了這一大盒參片,我娘的病就有救了。表哥自會為我高興,他為何還要我去臨江王府做廚娘?”

    話一出口,葉秋娘忽地驚醒。

    趙楊今日來了之後,明里暗里一直游說她去臨江王府。他明知她已簽了謝府的工契,不能隨意離開!為何還要勸她這麼做?

    只為了那三十兩銀子的高額工錢嗎?

    ……

    謝明曦的聲音悠然響起︰“葉秋娘,你的表哥在臨江王府做侍衛,每個月的工錢有多少,你可知道?”

    這個問題問得頗為奇怪。

    葉秋娘不及細想,張口便答︰“表哥身手頗佳,做了侍衛里的小頭領,每個月有十二兩銀子。”

    謝明曦目光微閃︰“他每個月有這麼高的工錢,為何不肯借出一些給你?便是借一半給你,待你娘病好了,你再慢慢還他就是。”

    葉秋娘又被問住了。

    她和趙楊是自小一起長大的表兄妹,彼此心悅。趙楊待她一片深情,曾說過日後要娶她為妻。她也打定主意非他不嫁。

    她的親娘,是趙楊的未來岳母,也是趙楊的親姨母。

    趙楊口口聲聲為她著急,卻從頭至尾都沒提借銀子給她……

    是舍不得銀子嗎?

    這就是他的情深意長?

    想起趙楊深情款款的俊臉,葉秋娘心緒陡然紛亂。攥著盒子的手驟然用力。

    “你只知臨江王喜美食,還不知他的另一個癖好吧!”

    謝明曦淡淡說了下去︰“臨江王更喜美人,且有凌虐的惡習。听聞每年臨江王府都有被凌虐致死的侍妾,被抬出王府。”

    葉秋娘臉色悄然泛白。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看了過來︰“你廚藝精湛,到了臨江王府,不難展露頭角。若臨江王起意要見一見你,以你的容貌,何愁榮華富貴?”

    葉秋娘︰“……”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