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懷恨(二)

作品:《六宮鳳華

    丁姨娘一病不起。

    一開始有大半都是裝的。丁姨娘只想驚動謝鈞,令他心軟。沒想到,謝鈞狠心無情,竟一直未來蘭香院。

    丁姨娘從假病成了真病,時常捂著胸口喊痛。白日垂淚,晚上也時常哭哭啼啼地不肯睡。折騰得身邊的丫鬟一個個神色萎靡。

    尤其是文綺,每日熬藥喂藥,順帶安撫以淚度日的丁姨娘。被熬得瘦了一圈,面色黯淡。

    謝鈞進了蘭香院,先見到了文綺,頓時嫌棄不已︰“怎麼變得這般丑陋?”

    文綺又是委屈又是難堪,簡直快哭起來了。

    謝鈞最重顏面,便連貼身伺候的小廝丫鬟,也要俊俏討喜。

    丁姨娘是美人,文綺也是個俏丫鬟。往日對謝鈞存了幾分心思。可惜丁姨娘嫉心頗重,文綺不敢流露出這份心思,最多背著丁姨娘對謝鈞暗送秋波罷了。

    現在被謝鈞嫌棄成這樣,文綺心中的綺念便如泡沫一般,盡數化為烏有。

    ……

    謝鈞邁步進了丁姨娘的屋子,一股濃濃的苦澀藥味撲面而來。

    謝鈞皺了皺眉,在見到消瘦憔悴姿容銳減的丁姨娘後,眉頭皺得更緊了︰“含香,你怎麼將自己糟踐成了這樣?”

    丁姨娘正欲起身撲進謝鈞懷中慟哭一場,听到這等無情無義的話,氣得心肺都要炸了,立刻捂著臉哭了起來︰“是是是,我如今年老色衰人老珠黃,不堪入目。老爺還是去找什麼春桃秋菊去吧!何苦對著我這張惹人厭憎的臉!”

    丁姨娘一哭,謝鈞立刻軟了幾分,上前坐到床榻邊,摟住丁姨娘瘦弱的肩膀︰“我是心疼你,哪里是嫌棄。”

    “你別哭了!病得這般重,可不能再這般折騰身子了。不然,何時才能好?”

    丁姨娘越發哭得撕心裂肺,雙手緊緊攥住謝鈞的衣襟︰“你這個沒良心的。我病了這麼久,你也不來看我。日日風流快活,寵著那兩個賤婢,哪里還將我放在眼里……”

    謝鈞最擅哄人,甜言蜜語張口就來︰“她們不過是解悶的玩意,哪里及得上你一根手指。”

    “待過上幾個月,你養好病,解了禁足令。我便將她們兩個都打發走。”

    丁姨娘哭聲一頓,抬起頭來,一臉的不敢置信︰“你還要繼續關著我?”

    “你做了錯事,不重罰如何對得起明娘!”謝鈞這回卻不心軟了,沉聲道︰“禁足半年,一日都不能少。”

    丁姨娘如遭雷擊,縴弱的身子如風中梨花一般,簌簌發抖。

    “謝鈞!在你心里,我竟不及明娘重要嗎?”丁姨娘顫抖著問出一句。

    謝鈞目中閃過一絲不耐︰“明娘是我們的女兒,你這個做娘的,還要和自己女兒爭鋒較勁不成!”

    丁姨娘一顆心如置冰窖,徹底涼了。

    謝鈞放開丁姨娘,站起身來,扔下一句“你好生養病我得了空再來看你”,便拂袖離去。

    丁姨娘全身冰冷,下意識地用手臂環著自己,淚水如雨滴一般滾落。

    原有的對謝明曦的一絲愧疚,被恨意取而代之。

    一定是謝明曦在謝鈞面前慫恿挑唆,所以,謝鈞才會和自己離心!一定是這樣!早知有這一日,當年她就不該生下這個忤逆不孝的女兒!

    ……

    “啟稟小姐,老爺今日去了一趟蘭香院。听聞和丁姨娘鬧了口角,不歡而散。”

    從玉每日收集府中消息,謝明曦一回府,立刻便上前稟報。

    謝明曦隨口嗯了一聲。

    從玉略一猶豫,才低聲問道︰“小姐,丁姨娘已經病了月余,一直沒見好轉。小姐不去蘭香院探望一回麼?”

    丁姨娘生病,謝明曦一直未去探望,總不太好。

    謝明曦抬起眼,淡淡問道︰“怎麼了?莫非府中有人閑話多舌?”

    從玉不敢隱瞞,低聲答道︰“確實有些僕婦,無事生非,亂嚼舌頭。”

    “無妨。嘴長在她們臉上,想說什麼由得她們。”謝明曦顯然未將此事放在心上,隨口道︰“再者,我若去了,姨娘只會心堵病得更重。”

    已經撕破臉,再假惺惺地去探望豈不可笑?

    想來,病中的丁姨娘也不願見她。

    從玉只得不再相勸。

    葉秋娘早已備好晚膳,此時捧了過來,一一將飯菜置于桌上。俯身時,左手手腕上滑落一抹銀色。

    謝明曦瞄了一眼。

    是一個花色精巧的銀鐲。這種銀鐲,價格不算高,謝府的丫鬟們也時常佩戴。

    身為廚娘,手上帶著飾物多有不便。葉秋娘平日衣著簡單,手上戴鐲子還是第一回。

    葉秋娘俏臉一紅,很快縮回手。

    謝明曦故作不經意地隨口笑問︰“這個銀鐲做工倒是精致。”

    葉秋娘面頰微熱,倒也沒隱瞞︰“今日表哥來看我,這個銀鐲是他送我的。我隨手便戴上了。”

    葉秋娘口中的表哥,便是前世將葉秋娘當做棋子的情郎趙楊。自葉秋娘在謝府做廚娘,趙楊一個月之中總要來找葉秋娘一兩回。

    謝明曦目光一閃,似隨口問道︰“你說的表哥,莫非便是那位在臨江王府里做侍衛的趙楊?”

    葉秋娘素來落落大方,提起趙楊時卻流露出幾分姑娘家的羞怯︰“正是。我爹去世後,我娘一直生著病,多虧表哥時常照拂。”

    頓了頓,又低聲道︰“不瞞小姐,我娘近來病情加重。請了大夫去看診,也開了藥方。只是,藥方里需用參片……”

    人參價格高昂,便是每日兩片參片,一個月下來也是個驚人的數字。

    葉家家底早已被掏空,如今全仗葉秋娘每個月十兩銀子的工錢撐著。葉母這一病重,便又重新捉襟見肘。

    弟弟葉景知如今在博裕書院里讀書,束也極高昂。

    想起白日趙楊說過的話,葉秋娘心中一陣躊躇,對著謝明曦卻又無顏出口。

    謝明曦看著葉秋娘︰“你有什麼話,但說無妨。”

    葉秋娘心里一顫,狠狠心跪了下來︰“我娘治病需要銀子。表哥說臨江王府正高價聘請廚娘,他已和管事提過,讓我去試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