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狗跳

作品:《六宮鳳華

    老大媳婦?

    如此粗鄙的稱呼,成功地膈應到了永寧郡主。

    永寧郡主冷艷的臉孔隱隱聚集著怒意。

    闕氏看在眼底,心里暗暗發怯,下意識地瞥了徐氏一眼。

    徐氏心里也有些惴惴。不過,事情做都做了,此時不容她後悔遲疑。反正她是婆婆,永寧郡主身為兒媳,能拿她怎麼樣?

    “老大媳婦,你怎麼不接茶?”徐氏故意沉了臉,沖闕氏瞪眼︰“瞧瞧你,一臉苦悶,沒半點笑容。怪不得老大媳婦不願喝你倒的茶!還不沖你大嫂笑一笑?”

    闕氏一副逆來順受的模樣,擠出笑容。

    趙嬤嬤暗暗皺眉。

    往日真是太小覷徐氏了。原以為徐氏只是個鄉野村婦,不值一提。沒想到,這個粗鄙的老婆子竟這般刁鑽。

    除非永寧郡主當場翻臉,否則,總得接了這杯茶。

    永寧郡主動也沒動。

    闕氏不敢縮手,可憐巴巴地繼續站著。

    春桃秋菊瑟縮著跪在地上。

    徐氏干巴巴的老臉強撐著鎮定,心里卻如十五個提桶打水,七上八下。一旦永寧郡主真的翻臉,她該怎麼辦?

    內堂里一陣令人窒息的沉默。

    門口響起輕快的腳步聲,然後,一個輕笑的少女聲音打破了沉默︰“今日家中這般熱鬧。原來是母親回來了。”

    ……

    听到這個聲音,徐氏微不可見地松了口氣。強忍住擦拭額頭汗珠的沖動,沖少女笑道︰“明娘,你可算回來了。”

    再不回來,她這把老骨頭真快撐不住了!

    謝明曦似窺出了徐氏的色厲內荏,沖徐氏安撫地笑了一笑︰“勞祖母惦記了。”

    徐氏頓時心中一定。

    說來也奇怪。謝明曦不過是個十歲少女,身上卻有種奇異的令人心安的氣質。仿佛她一露面,便能震懾住神色陰冷氣勢懾人的永寧郡主……

    這怎麼可能?

    偏偏,這等令人驚愕的事情,就在徐氏的眼前發生了。

    眉宇間匯聚著陰冷怒氣的永寧郡主,在見到謝明曦之後,竟緩和了一些。似乎對謝明曦頗為忌憚︰“你每日都這般晚歸?”

    謝明曦淡淡笑道︰“是。每日晚上二叔都去書院外等我,六公主殿下也會親自送我回來。母親不必擔心我的安危。”

    隨著謝明曦一起進來的謝銘,被驟然點了名,不由得一陣緊張。被冷艷高貴的永寧郡主掃了一眼,就更緊張了,局促地笑了笑︰“些許小事,不值一提。”

    謝鈞也知曉謝銘每晚去書院外等候謝明曦之事,親眼所見卻是第一回。和顏悅色地笑道︰“二弟,快些過來坐下。”

    謝銘頓時受寵若驚,應了一聲,便在謝鈞身側坐了下來。

    謝明曦也走上前來,很自然地站到了徐氏身側,目光一掃,故作訝然︰“祖母,這不是春桃和秋菊麼?她們兩個為何會跪在這兒?”

    徐氏裝模作樣地應道︰“是你母親召她們前來,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然後,故作不解地問永寧郡主︰“老大媳婦,你是阿鈞正室,總不會計較區區兩個丫鬟吧!”

    “這兩個丫鬟,是我這個老婆子做主買下,伺候阿鈞衣食起居。你可別怪阿鈞。”

    謝明曦笑盈盈地接了話茬︰“祖母放心,母親素來寬容大度,絕不會為這等小事動氣。”

    徐氏又說道︰“說起來,夫妻兩個應該住在一處才是。老大媳婦住在郡主府,阿鈞獨自住在書房,身邊沒知冷知熱的人哪里行。我也是心疼阿鈞,才買了春桃秋菊來伺候。”

    “老大媳婦若是心中不高興,便將這兩個丫鬟打發走。只是,老大媳婦也該回來住下。夫妻兩個,就該同床共枕朝夕相對才是。”

    這番話,是幾日前謝明曦叮囑過的。只要永寧郡主回府問罪,這麼應付便可。

    徐氏心里暗暗犯過嘀咕。就這麼短短幾句話,能擋得住嫉火中燒的永寧郡主嗎?

    直至此刻,徐氏才敢相信。

    原來,這些話真的管用。

    ……

    永寧郡主在听到“同床共枕朝夕相對”八個字時,冷艷的臉孔隱隱有些扭曲,幾乎是反射性地回了一句︰“不必了。”

    她根本不願再和謝鈞同處一個屋檐下!

    徐氏心里一松,立刻乘勝追擊︰“既是這樣,那春桃秋菊就繼續留下,伺候阿鈞。老大媳婦你沒意見吧!”

    永寧郡主這才驚覺自己被繞了進去。

    要麼她回謝府,和謝鈞“同床共枕”。要麼,就得任由兩個通房繼續蹦。

    任由謝鈞獨守空枕,既不現實也不可能。

    等等!

    “丁姨娘呢?”永寧郡主皺眉問道︰“往日都由她伺候。為何這幾日被禁了足?”

    丁姨娘被禁足之事,當然瞞不過永寧郡主。不過,親娘兄長聯手陷害謝明曦的事實在不光彩,被謝鈞做主一力壓了下來。

    謝鈞咳嗽一聲︰“丁姨娘伺候不力,被我禁了足。”

    永寧郡主冷笑一聲,目光掃了過去︰“丁姨娘被禁足,元亭告假在府中養病。這其中,到底是什麼緣故?”

    當她是傻瓜不成!

    謝鈞不想說,正要支吾著敷衍過去。就听謝明曦淡淡說道︰“大哥唆使丁姨娘在點心里放了巴豆粉,想令我錯過當日月考。萬幸被我識破,這才躲過一劫。”

    永寧郡主︰“……”

    給奸詐似鬼的謝明曦下巴豆?虧這對母子想的出來!

    怪不得盛錦月的計謀也被識破!便是傻瓜,也不會連上兩次當。

    一日之內連著被算計兩回……可到最後,倒霉的全是別人。謝明曦心機手腕之厲害,可見一斑。

    永寧郡主心緒復雜微妙,一時無語。

    謝明曦的聲音又在耳畔響起︰“時候已經不早了,母親不如就在府中住一晚。父親和母親近來聚少離多,想來定有許多話要說。”

    永寧郡主反射性地說道︰“我要回郡主府。”

    “我送你母親回郡主府。”謝鈞的聲音竟同時響起。

    夫妻兩個難得心有靈犀,面無表情地對視一眼。心里同時想著,我現在過得逍遙自在,何苦和他(她)橫眉冷對自找不痛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