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雞飛

作品:《六宮鳳華

    好一個謝鈞!

    往日折眉低腰,毫無骨氣!

    今兒個倒是擺出男子漢大丈夫的樣子來了!

    永寧郡主心頭火氣,冷笑不已︰“好威風的謝郡馬!既是如此,什麼也不必說了。你就等著我兄長來打斷你的腿吧!”

    一想到脾氣躁怒的淮南王世子,謝鈞神色一僵,男子漢大丈夫的氣度頓時一掃而空,放軟語氣道︰“郡主息怒。我剛才不過是隨口說笑,當不得真。”

    別說永寧郡主,便連一旁的謝雲曦看著親爹這般軟骨頭,也是一陣鄙夷厭惡。忍不住張口道︰“父親既知道母親動怒,還不快些將那兩個丫鬟打發走!”

    謝鈞奈何不得永寧郡主,心里這股悶氣立刻發作到了謝雲曦身上︰“住嘴!哪有女兒管著老子的道理!再敢多舌,立刻給我掌嘴!”

    謝雲曦頓時委屈地紅了眼圈。

    往日父親待她如珠似寶。可現在,要麼不聞不問,一張口便是叱責。

    永寧郡主神色一冷︰“謝鈞!在孩子面前耀武揚威,算什麼本事!”

    謝鈞也怒了,冷笑一聲︰“郡主身份高貴,我得敬讓三分。雲娘是我女兒,莫非我這個做父親的也數落不得了?既是如此,煩請郡主還是將她帶回郡主府去!也免得我這個親爹看著心煩氣悶!”

    謝雲曦哇地一聲,哭著跑了出去。

    永寧郡主氣得全身發抖,冷笑連連︰“好你個謝鈞!果真是不將我放在眼底了!我今日倒要看看,謝府到底誰說了算!”

    然後怒喝一聲︰“來人,去書房,將春桃和秋菊帶來!”

    永寧郡主余威猶存,張口怒喝之下,內堂里的丫鬟婆子都是一驚。

    只是,這些時日,徐氏已重新制定過內宅規矩。一眾下人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面面相覷,竟無人動彈。

    永寧郡主身後的趙嬤嬤,鐵青著臉怒叱︰“你們耳朵都聾了不成?沒听見郡主的吩咐嗎?去將那兩個不要臉的小蹄子帶過來!”

    一個管事婆子仗著膽子應道︰“趙嬤嬤消消氣。奴婢們不是不听郡主吩咐,只是,春桃和秋菊都是老太太親自買進府的,便是賣身契也在老太太手中。若想處置,總得過問老太太一聲。”

    ……

    原來是徐氏從中搗鬼!

    趙嬤嬤皺起了眉頭。

    內宅自有內宅的規矩。徐氏是謝老太爺正經的續弦,永寧郡主再大,也大不過自己的婆婆。

    做婆婆的,賞兒子兩個通房丫鬟,于時下也是司空見慣的常事。

    現在該怎麼辦?

    趙嬤嬤看向永寧郡主。

    永寧郡主神色也十分難看。

    做兒媳的,在婆婆面前天生便矮了一頭。她身為郡主,自然不會將粗野的徐氏放在眼底。可為了區區兩個丫鬟,和婆婆吵鬧實在不體面。一旦傳出去,她這張臉要往哪兒放?

    謝鈞將永寧郡主的反應看在眼底,心中也覺快意。

    謝明曦這一招果然極妙。自從謝老太爺和徐氏進了謝府之後,永寧郡主囂張的氣焰大為收斂!

    他實在舍不得兩個鮮嫩貌美的丫鬟,索性厚著臉皮上前賠禮︰“郡主何必和兩個通房丫鬟置氣。此事是我不對,總該和郡主商議一聲,再讓丫鬟們近身伺候。”

    “還請郡主看在夫妻情分上,饒過我這一回。”

    永寧郡主听得簡直要吐了。

    夫妻情分?

    虧謝鈞說得出口!

    這種男人,她多看一眼都覺得惡心。

    只是,今日之事,她若退縮不管,以後這謝家內宅,便徹底成了徐氏的掌中物。她不稀罕謝家這點家資,卻不能容任何人爬到自己的頭上來!

    永寧郡主深呼一口濁氣,面無表情地說道︰“謝鈞,我給你一炷香的時間。將那兩個丫鬟帶來,另外,去請老太太到內堂來。我要問個究竟!”

    ……

    一炷香後。

    兩個俏麗的通房丫鬟,瑟縮著跪在永寧郡主面前。

    站在永寧郡主身側的瑤碧,悄然抬頭打量一眼,心中陡然涌起憤怒和不甘。這兩個丫鬟,哪里及得上自己?

    如果她也能留在謝府,現在受盡寵愛的人就是她了……

    點翠輕輕咳嗽一聲。

    瑤碧陡然一驚,迅速看了點翠一眼,然後垂下頭。

    永寧郡主不屑張口,趙嬤嬤上前一步,代主子發問︰“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今年多大了?原本是什麼地方的丫鬟?是何原因被賣到謝府來?”

    兩個丫鬟滿臉驚惶,不敢不答。

    “奴婢春桃,今年十六。原本是犯官罪奴,因識些字,被老太太看中買了進府。”

    “奴婢秋菊,今年十五。往日曾在畫舫里待過幾年。後來主子病逝,便被發賣了出來。”

    俱都身份卑賤,不值一提。

    趙默默輕蔑地冷笑一聲,正要說什麼,徐氏在兒媳闕氏的攙扶下來了。

    徐氏年過五旬,年紀一把,身體倒是硬朗。平日說話中氣十足,健步如飛。今晚讓兒媳攙扶伺候,是有意讓永寧郡主看看,身為兒媳的本分。

    “老二媳婦,扶著我坐下。”徐氏頤指氣使。

    闕氏唯唯諾諾地應了一聲,扶著徐氏坐下。

    “老二媳婦,給我倒杯茶。”徐氏繼續擺著婆婆的譜,折騰兒媳︰“我不喜喝熱茶,也不愛喝涼的,要不冷不熱正好。”

    闕氏低頭應是。

    倒了茶之後,徐氏又不快地數落︰“沒點眼力勁,怎麼也不替老大媳婦倒上一杯?”

    永寧郡主︰“……”

    這個徐氏,倒是比想象中的難纏。

    趙嬤嬤也擰起眉頭。

    做婆婆的,佔著身份之便,想為難兒媳,簡直是輕而易舉。便如俞皇後,再清高自傲,面對李太後的刁難也得退讓三分。

    永寧郡主身份確實尊貴,不過,也確實是謝家長媳。徐氏這一聲“老大媳婦”,听著刺耳,卻也沒叫錯……

    闕氏乖乖倒了一杯茶,捧至永寧郡主手邊︰“大嫂請喝茶。”

    徐氏一張老臉這才稍稍舒展,沖永寧郡主一笑︰“老二媳婦粗手粗腳的,說話做事不仔細,我這個做婆婆的只得指點一二。我絕沒有別的意思,老大媳婦可別往心里去。”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