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通房(三)

作品:《六宮鳳華

    事實證明,謝鈞實在沒什麼良心。

    第一晚收用通房丫鬟,還能說是醉後放縱。可接下來一連幾晚,謝鈞都沒消停安分過。兩個年輕貌美的丫鬟,已成了謝鈞新寵。

    對謝鈞來說,這顯然不算什麼大事。

    和永寧郡主成親後,一直是永寧郡主身邊的丫鬟伺候枕席。先是嫣然,嫣然死後,又陸續地換了兩個,加上瑤碧,謝鈞睡過的丫鬟著實不少。

    只是,丁姨娘一直被瞞在鼓里。以為謝鈞數年來“守身如玉”。

    “奴婢不能出院子半步,打听不到府里動靜。”文綺壓低聲音稟報“今日我用銀子買通了在門外灑掃的粗使丫鬟,總算得了些消息……”

    說到這兒,文綺頓了一頓,滿面為難。

    短短幾日,丁姨娘瘦了一圈,眼楮紅腫不堪,也不知哭了多少回。她若是再將打听的消息告訴丁姨娘,也不知丁姨娘能否受得了。

    “什麼消息?”丁姨娘咬牙追問。

    文綺無奈地吐露實情“老爺頗為寵愛那兩個通房丫鬟。每晚都讓她們伺候枕席!”

    她們?

    丁姨娘如遭雷劈“你是說,老爺竟讓她們一起伺候?”

    文綺只得點頭。

    丁姨娘腦海中閃過各種混亂不堪的畫面,胃中不停翻騰作嘔,最後哇地一聲,張口吐了起來。

    直吐得天昏地暗,連膽汁都快吐出來了。

    文綺被陣陣的酸臭氣燻得也想吐了,屏住呼吸叫來兩個小丫鬟收拾。

    丁姨娘吐得奄奄一息,被扶著躺到了床榻上。

    文綺說得口干舌燥,口沫橫飛,丁姨娘也沒什麼反應。閉上眼,眼淚不停滑落。

    ……

    徐氏掌家之後,將原本得用的管事換了不少。不過,永寧郡主的人手並未被拔除干淨,謝鈞收用通房之事,很快傳到永寧郡主耳中。

    永寧郡主面色有些難看。

    她根本不在乎謝鈞有幾個通房丫鬟。事實上,她巴不得謝鈞離自己遠遠的,別來煩她。

    只是,此事已傳到了淮南王府,她便是想裝著不知道,也不可能了。

    “……這個謝鈞,真是太過可恨了!”

    淮南王世子妃特意來了永寧郡主府,一臉同仇敵愾的神情“能為郡馬,是他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他不但不惜福,竟還敢收用通房丫鬟!簡直沒將你這個郡主放在眼底!也未將我們淮南王府放在眼底!”

    “世子爺特意讓我來一趟,問一問你的心意。是要趁機打斷謝鈞的一條腿,還是兩條腿都打斷?”

    永寧郡主“……”

    看著一臉殺氣的嫂子,永寧郡主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是好。總不能說“其實我根本不在意他愛睡幾個睡幾個”吧!

    要是真為此事鬧上門,打斷謝鈞的腿,便會將此事鬧大。到時候謝鈞一怒之下,徹底翻臉怎麼辦?

    謝鈞也就罷了,更令人頭痛的,是藏在暗處的謝明曦!

    被人拿捏住把柄的滋味,便如一把刀懸在上空,隨時會落下。不知會被刺中何處,更不知會受多重的傷!

    ……

    永寧郡主久久沒吭聲,淮南王世子妃也察覺出不對勁了,疑惑地看了過來“永寧,你這是怎麼了?”

    莫非是惱恨過度,反應不過來了?

    永寧郡主避重就輕地應道“大嫂,多謝你和大哥為我撐腰。不過,這是謝家家事,不必為此大動干戈。”

    這話是什麼意思?

    他們夫妻一番好意,倒成了多管閑事?

    淮南王世子妃也有些不快,神色頓時淡了下來“既是如此,你便自行處置。若需要世子爺出面,再張口也不遲。”

    淮南王世子妃態度一變,永寧郡主焉能不察。只是,她實在不願將此事鬧大,只能視而未見。轉而問道“大嫂,錦月現在如何?是否已經好了?”

    提起盛錦月,淮南王世子妃便覺頭痛,忍不住嘆了一聲“本來已經快好了。可她不願去書院,前日晚上,竟故意站在窗邊吹風,又染了風寒。少不得要再歇上幾日。”

    永寧郡主“……”

    佷女這麼蠢,到底生得像誰?

    永寧郡主抽了抽嘴角,干巴巴地安撫兩句“姑娘家臉皮薄,遇到這等糟心事,一時想不通也是有的。待日後去了書院,便會好了。”

    淮南王世子妃苦笑一聲“不瞞你說,若不是父王堅持不允,我便隨著錦月的性子,讓她退學罷了。”

    “出了這等事,她以後在書院還怎麼抬得起頭來做人。那個謝明曦,狡詐陰險,錦月哪里是她對手。”

    永寧郡主愈發尷尬。

    名義上,謝明曦得叫她一聲母親!謝明曦惹禍,連帶著自己在兄長嫂子面前也沒了臉面。

    淮南王世子妃借機發泄了一通郁氣,終于起身離開。

    ……

    當日晚上,永寧郡主便領著謝雲曦回了謝府。

    永寧郡主憋了一肚子悶氣,不冷不熱地見了禮。

    謝老太爺對這位身份尊貴的兒媳其實有頗多不滿。不說別的,這些時日,連請安都沒來過一回。便是郡主,這般高傲也太過分了。

    再想到兒子這些年來受的委屈,謝老太爺心中愈發不快。不過,謝家勢弱,攀附淮南王府,受些閑氣也只能忍著。

    謝老太爺不咸不淡地寒暄幾句,便回了院子。

    徐氏不敢做牆頭草,便也領著兒孫走了。

    內堂里,只剩永寧郡主領著謝雲曦,和謝鈞沉默相對。

    “明娘為何遲遲沒回來?”永寧郡主面無表情地張口詢問。

    謝鈞習慣性地陪著笑臉“她每日在書院多留一個時辰,六公主殿下會親自送她回謝府。不必為她的安危憂心。”

    永寧郡主“……”

    一旁的謝雲曦听在耳中,嫉妒得眼都快紅了。

    永寧郡主深呼吸一口氣,直截了當地說道“謝鈞!那兩個通房丫鬟是怎麼回事?你要納通房,為何不和我商議?你別忘了,我才是謝家主母!”

    謝鈞竟理直氣壯地應了回去“區區兩個通房丫鬟而已!你是謝家主母,我還是謝家家主!莫非我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得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