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通房(一)

作品:《六宮鳳華

    徐氏老遠就迎了出來,親熱地握起謝明曦的手,一起進了內堂。

    不知道的人,定會以為謝明曦才是徐氏嫡親的孫女。

    謝老太爺原本端坐在上首,動也未動。

    謝銘說道︰“今日晚上,六公主殿下堅持要送明娘回府,我只得坐著馬車跟在後面回來了。”

    什麼?

    謝老太爺坐不住了,既驚又喜地霍然起身︰“你說什麼?今晚是六公主送明娘回來?”

    謝銘點點頭。

    謝老太爺又看向謝明曦,待看見謝明曦同樣點頭後,亢奮又激動︰“既如此,你為何不請公主殿下進府小坐片刻?”

    謝明曦微微一笑︰“天色已晚,公主殿下還要回宮。我怎麼好張口相邀。”

    這倒也是。

    謝老太爺滿面笑容地接了話茬︰“對對對,明娘心細如塵,考慮得比祖父周全。待日後公主殿下得了空閑,再邀公主殿下登門做客也不遲。”

    他活了大半輩子,見過的最大的官便是自己的兒子謝鈞。天家公主,對謝老太爺來說實在太遙遠了。如天邊明月一般,高不可攀。

    沒想到,謝明曦輕輕松松便攀上了明月。

    謝老太爺此時再看謝明曦,只覺孫女猶如被鍍上了一層耀目的光環。越看越愛,怎麼看都好。

    徐氏的夸贊聲響起︰“我們明娘又美麗又聰慧,得了公主殿下青睞,也是理所當然。”

    平日听徐氏說話總覺刺耳看徐氏一眼都覺膈應的謝老太爺,對著徐氏笑道︰“你說的有理。”

    徐氏和謝老太爺做了二十年夫妻。上一回見謝老太爺這般高興,還是十幾年前得知謝鈞考中探花的那一日。

    父子兩個貪慕虛榮,一般德行!

    徐氏暗暗撇嘴,面上卻笑容更盛,一張嘴滔滔不絕,幾乎將謝明曦夸上了天。

    謝明曦笑著听了片刻,才張口打斷徐氏︰“我還有課業未完成,得回春錦了。”

    徐氏立刻道︰“對對對,課業要緊。”然後,堅持要送謝明曦回春錦。謝明曦心中了然,自不會拒絕。

    ……

    徐氏自然是有話要單獨和謝明曦說。

    “明娘,蘭娘和元舟已開始在楊夫子處上課。除了音律之外,還隨楊夫子讀書習字。”徐氏一臉感激地道謝︰“這一切,多虧了你。”

    謝明曦淡淡一笑︰“舉手之勞罷了。”

    徐氏笑著嘆了口氣︰“對你來說,只是舉手之勞。對我們而言,卻不是小事。我們初到京城,能這麼快安頓下來,總要多謝你。”

    頓了頓,又低聲道︰“今日我從牙婆子手中買了四個丫鬟,其中兩個容貌嬌俏些,又都識些字,都送到你爹的書房了。有知冷知熱的人伺候著,丁姨娘也能‘安心’反省。”

    這才是徐氏真正的來意。

    之前的猶豫動搖,定然令謝明曦心中不快。趁著此次機會修復如初,最好是關系更緊密些才是。

    謝明曦目光明亮,洞如火燭,早已窺破了徐氏的心思。聞言笑了一笑︰“祖母如此關心父親,便是親娘也不過如此。”

    徐氏心里一松。謝明曦這麼說,顯然是不再介懷了。

    聰明人無需將話說透,點到即止。

    徐氏滿臉堆笑︰“你還有課業要忙,得了空閑,我們祖孫兩個再閑話。”然後起身離開。

    確實是個識趣又精明的老婆子。

    謝明曦隨意地笑了笑,邁步去了書房。

    ……

    到了子時,喝得暈乎乎走路輕飄飄的謝鈞回了府。

    一個晚上,一眾同僚夸贊不絕,輪番來敬酒。萬幸謝鈞酒量頗佳,不然,只怕已醉得不省人事了。

    謝鈞習慣性地走到了蘭香院。看到院門上的大鐵鎖,醉意朦朧的腦海陡然掠過一個念頭。

    丁姨娘被禁足了!

    還是他親自掛的鐵鎖!

    他憤怒不已,言明要禁足半年。若丁姨娘不反省改過,便一直禁足下去!

    如果此時開了鐵鎖,他這個親爹還有什麼臉見女兒?罷了!還是一個人去書房睡吧!

    習慣了有人伺候枕席的謝鈞,怏怏地進了書房。卻沒想到,書房里正有兩個“驚喜”等著他。

    “奴婢春桃,見過老爺。”

    “奴婢秋菊,見過老爺。”

    兩個十五六歲的俏丫鬟,一起襝衽行禮。

    謝鈞楞了片刻,才反應過來。

    沒想到,徐氏掌家辦事如此利落,才一兩日的功夫,便已挑好了丫鬟,送到他身邊來了。對繼母嫌棄不喜的謝鈞,難得對徐氏生出一絲贊許。

    換做往日,謝鈞難免要猶豫。

    這些年來,為了維護永寧郡主的顏面,他這個郡馬除了一個妾室之外,從未納過通房。瑤碧是永寧郡主給他的,另當別論。

    可現在,他和永寧郡主已鬧到這等地步,出了維系一個夫妻名分外,他這個郡馬根本見不著永寧郡主的面。更遑論什麼同床共枕。

    現在丁姨娘又被禁足,不便伺候枕席。

    男子漢大丈夫,枕畔空虛怎麼能行?

    謝鈞很快便想通了,滿懷興致地坐下,張口吩咐︰“你們兩個都抬起頭來,給老爺瞧瞧。”

    兩個丫鬟怯生生羞答答地抬了頭。

    不得不說,徐氏頗懂男人的喜好。也可能是因時常替謝老太爺買人的緣故,挑的兩個丫鬟確實都很出眾。

    當然比不得永寧郡主冷艷高貴,也不及丁姨娘縴柔貌美。不過,十五六歲的年紀,正是鮮嫩動人的時候,別有一番青春嫵媚。

    春桃身量略高,身段窈窕。

    秋菊小巧玲瓏,頗為俏麗。

    兩個丫鬟都被徐氏“教導”過,知道自己將要成為謝老爺的通房。原本心中惴惴不安,此時見到俊美儒雅的謝鈞,兩個丫鬟俱被這份俊美迷住了眼,竟生出了競爭之意。

    “老爺似喝了不少酒,奴婢這便去廚房,為老爺煮一碗醒酒湯。”春桃微紅著臉,鼓起勇氣張口。

    秋菊不甘示弱,立刻道︰“奴婢去準備熱水,伺候老爺沐浴。”

    兩個嬌滴滴的俏丫鬟,目送秋波,爭相獻媚。

    謝鈞心中頗為自得快意,哈哈一笑︰“好,好,老爺今晚便讓你們好生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