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送你

作品:《六宮鳳華

    謝明曦略略側身,看了過來︰“公主殿下有何叮囑?”

    話語隨意親昵,帶著一絲調侃。

    經過昨天晚上,兩人之間的芥蒂漸漸消融,說話相處有了新的默契。閉口不提彼此的身份和秘密,便如一對普通的好友。

    六公主沖謝明曦彎了彎眼眸︰“我送你。”

    謝明曦啞然失笑︰“不必了。二叔親自來接我回去,公主殿下還是自行回宮吧!別在路上耽擱太久了,免得梅妃娘娘擔心。”

    六公主卻十分堅持︰“我送你回去。”頓了頓又道︰“以後我每日晚上送你回府,不必讓謝家來馬車了。”

    那種詭異的“對她太好了”的感覺又來了!

    謝明曦將心頭那一絲奇異的感覺按捺下去,沖六公主笑道︰“我知道公主殿下是一片好意。不過,每晚相送太過麻煩,實在不必如此……”

    六公主有些委屈地打斷謝明曦︰“你每日坐林微微的馬車來書院,為何我不能每日送你回去?”

    謝明曦︰“……”

    不等謝明曦說話,六公主便走上前,拉起謝明曦的手,走向自己的馬車。

    謝明曦只得扭頭對謝銘說道︰“二叔自行上馬車回去便是。”

    謝銘︰“……”

    耳听為虛眼見為實。原來,六公主和謝明曦這般要好。

    謝銘日日被徐氏耳提面命,雖不夠機靈,此時也知道要順著六公主的心意。順便叫了扶玉和湘蕙︰“你們兩人坐這輛馬車,免得擾了公主殿下和明娘說話。”

    扶玉爽快地應了。

    湘蕙略一遲疑,轉念一想,已經同寢同食,再多一個同車共行也算不得什麼。便也應了下來。

    ……

    少了扶玉和湘蕙,眼前頓時清靜了不少。

    六公主也比平日放松了許多,抽出隔層,取了兩盒子零食出來︰“湘蕙備了蜜餞肉脯點心,我們先吃些墊墊肚子。”

    學習本就消耗精力,一個時辰的練武,更是消耗體力。

    謝明曦饑腸轆轆,也未矯情推辭,笑著應了一聲︰“好。”

    兩個盒子,一個里面放滿了蜜餞和各式肉脯,另一個里面整齊地放著四色點心。俱是宮中御廚精心制作而成,色香味上佳。

    謝明曦拈起一塊點心,嘗了一口,甜軟綿香,還算入口。

    六公主對點心不感興趣,專挑各式肉脯吃。

    謝明曦一塊點心下肚,一看六公主,已經吃了小半盒肉脯,不由得笑了起來︰“沒想到,你這麼愛吃肉。點心你不吃嗎?”

    六公主很順口地答道︰“甜膩的點心,我哪里吃得下。”

    話一說完,心里便一個咯 。

    果然,心思敏銳細膩的謝明曦,抬起明亮的眼眸看了過來︰“原來公主殿下不喜吃甜食。”

    十一二歲的姑娘家,大多愛吃甜膩之物。像六公主這般不喜甜食只愛吃肉的,卻是少之又少。

    六公主十分鎮定地應了回去︰“我天生不愛甜食。”

    好在謝明曦未再起疑心,笑著又拿起一塊點心︰“既然公主殿下不喜吃甜的,我可就不客氣了。”

    謝明曦吃東西的樣子很好看,又斯文又秀氣,而且速度竟然不慢。吃完之後,唇邊干干淨淨。

    六公主特意挑了一塊美味的牛肉脯,遞到謝明曦手邊︰“牛肉脯滋味甚好,你嘗一嘗。”

    謝明曦沒有推拒,笑著接了過來,嘗了一口,贊道︰“咸香適口,確實美味。”

    緊接著,一塊蜜餞遞到了她嘴邊︰“你嘗嘗蜜餞。”

    這舉動實在有些親昵。

    謝明曦下意識地抬頭,六公主不知何時已湊了過來,目中噙著笑意。

    謝明曦不忍推拒,只得“笑納”六公主的好意,低頭嘗了一口。蜜餞酸中帶著甜,回味悠長。

    六公主似喂出了樂趣,又拿了一塊肉脯,殷切地遞到謝明曦嘴邊。

    謝明曦忍不住笑了︰“我又不是三歲的孩童,有手有腳,不敢勞煩公主殿下伺候。”

    六公主咧咧嘴︰“不勞煩,我甘之如飴。”

    她終于肯對自己笑了。

    不是戴著面具時的微笑,不是令人心驚的冷笑,而是輕松愜意的笑容。看在眼里,心里便如一朵花悄然綻放。

    不知從哪兒涌起一點甜意,悄然彌散。

    愉悅的時光,總是快得令人惆悵。

    似乎只一轉眼的時間,便到了謝府門外。

    “多謝殿下送我回來。”謝明曦笑著道謝,下了馬車,沖六公主揮揮手︰“殿下請回吧!明日再見!”

    天色已暗了下來,謝府大門上懸掛著的風燈被微風吹拂,搖擺不定。

    忽明忽暗的燈光下,謝明曦容顏似玉,唇角微揚。

    六公主沖謝明曦彎了彎嘴角,心情愉悅地揮揮手,終于回轉。

    ……

    謝銘憋了一路沒說話,此時終于忍不住感嘆一聲︰“六公主殿下對你真好。”

    是啊!

    六公主對她真的很好!

    前世的六公主,沉默少言,便是有心照拂她,也不會表露得這般明顯。她們之間的友情,也如溪水一般,溫柔和緩。

    現在的“六公主”,卻活潑熱烈許多,不容人忽視。

    便如昨晚,執意陪她一起去淮南王府,擋在她身前。

    這般坦然熱忱的心意,便是心冷如鐵的她,也無法拒絕。

    謝明曦無聲輕嘆,打起精神道︰“二叔,不管如何,今日多謝你去接我回府。”

    謝銘是個木訥的老實人,徐氏的精明潑辣半點都沒傳給他。

    老實人說話格外實在︰“些許小事,你一再道謝,倒顯得見外了。我是你二叔,接你回府算的了什麼。”

    “再說了,我整日閑著無事,蘭娘元舟上學散學,都是我接送。等接了他們姐弟回府,再去接你,時間正好。”

    說完,又一拍腦門︰“對了,今日公主殿下說過,每晚都要送你回府,可是真的?”

    謝明曦有些無奈地笑道︰“我想推辭,公主殿下卻不肯。這般勞煩公主殿下,我心中總覺不妥。”

    謝銘想了想說道︰“既是這樣,我每天都去等你便是。公主殿下願送便送,我跟在後面照應一二也是好的。”

    也只能如此了。

    謝明曦點點頭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