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怒罵

作品:《六宮鳳華

    半個時辰後。

    淮南王府。

    淮南王面色難看地回來了。

    等了一個上午的淮南王世子,一見親爹這副臉色,心里頓時一個咯 。忙迎了上去︰“父王可向皇上請過罪了?”

    淮南王憋了一肚子怒氣悶氣,見了淮南王世子那張臉,氣不打一處來,伸腿便踹了過去︰“老子這張臉,都被你們丟盡了!”

    “皇上今日動了真怒,出言警告。若不是我隱忍告罪,低聲下氣,只怕這宗人府的差事便要丟了。”

    淮南王大發雷霆,淮南王世子根本不敢閃躲,站在原地挨了這一腳,疼得直吸氣。

    淮南王恨恨怒罵︰“去告訴你那個不成器的閨女,病好了立刻就滾去書院。”

    “以後不得招惹六公主,便是謝明曦,也離得遠一些。”

    “不爭氣的東西!掙不來顏面,整日只會惹禍!和你這個不爭氣的親爹一樣!”

    淮南王越說越氣,忍不住又踹了淮南王世子一腳︰“立刻給我滾!”

    ……

    淮南王世子被罵得灰頭土臉,麻溜地“滾”去了盛錦月的雪香。

    盛錦月連著兩日未曾進食,神色懨懨,滿面憔悴地躺在床榻上,雙目無神。

    淮南王世子妃坐在床榻邊,不時以絲帕擦拭眼角︰“錦月,你連著兩日都沒吃飯了。今日還不吃,怎麼得了。難道你要生生餓死自己不成!”

    盛錦月動了動干澀的嘴唇︰“我沒胃口!吃不下!”

    一想到蓮池書院外的白榜,盛錦月心里便涼嗖嗖的,悲從中來,淚水很快涌出眼眶。

    淮南王世子妃又是心疼又是著急︰“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做什麼不好,為何偏要去招惹謝明曦?”

    若只招惹謝明曦也就罷了,偏偏牽連到了六公主,最後落到了董夫子身上。

    顧山長鐵面無情,根本不買賬。想送禮都送不出去。鬧到現在這等地步,甚至驚動了宮中帝後……

    盛錦月委屈地哭了起來︰“我哪里知道六公主會替謝明曦出頭。”

    若是早知道,給她十個膽子,她也不敢去惹謝明曦!

    又急又重的腳步聲驟然響起,淮南王世子妃一驚,一轉頭,就見淮南王世子怒氣沖沖地沖了進來。

    “世子爺,這是怎麼了?”淮南王世子妃心里一緊,面上多了幾分驚惶︰“莫非六公主真的向皇上告狀了?”

    淮南王世子也是個暴脾氣,被淮南王怒罵怒踹,一肚子悶氣。揚手就打了淮南王世子妃一巴掌︰“都是你生養教導出來的好閨女!”

    淮南王世子妃右臉頓時多了鮮紅的指印,敢怒不敢言,唯唯諾諾地應道︰“都是妾身的錯。妾身以後一定好好教導錦月。”

    盛錦月也被親爹的怒氣嚇了一跳,身子瑟縮了一下。

    “等病好了立刻就去蓮池書院!”淮南王世子陰著臉,將淮南王說過的話重復一遍︰“不得再招惹六公主,離謝明曦也遠一些。”

    在淮南王世子的暴怒下,盛錦月根本不敢再鬧騰,什麼不去蓮池書院之類的話,一個字都不敢出口。委委屈屈地點頭應下。

    ……

    淮南王在移清殿里被天子訓斥之事,根本瞞不了人。半日功夫,便在一眾重臣里口耳相傳,很快,傳遍了文武百官耳中。

    這些官員中,總有家中女兒或孫女在蓮池書院就讀。傍晚回府不免要問上一問。

    謝明曦這個名字,被頻頻提起,徹底揚名京城。

    平日頗為清閑的謝鈞,今日走到哪兒,總能收獲一堆艷羨的目光和驚嘆︰“謝大人教女有方,令人欽佩!”

    “謝大人驚才絕艷,俊美不凡,生的女兒也這般出眾,令人羨慕。”

    “是啊!生女當如斯啊!”

    “今晚我做東,請謝大人務必賞光。正好在席上也仔細給我們說一說,平日是如何教導令千金的。”

    女兒養好了,一樣給親爹爭面子!

    比那個不成器不中用的兒子強多了!

    謝鈞一臉自得喜氣洋洋地說道︰“該由我做東。今兒個都去鼎香樓。”

    ……

    傍晚時分,學生俱已散去。蓮池書院里格外寧靜。

    練功房的房門緊緊慣著,厚實的門板擋住了房內的木刀交擊聲。今日,站在門外候著的除了湘蕙扶玉,又多了尹瀟瀟的貼身丫鬟。

    一個時辰後。

    廉夫子率先走了出來,湘蕙等人立刻上前行禮。廉夫子不喜多言,略一點頭,便先離去。

    緊接著,六公主謝明曦尹瀟瀟出來了。

    六公主額上冒汗,謝明曦滿面紅潮。

    尹瀟瀟自小學習騎射,論體力比謝明曦稍強一些。此時也被累得夠嗆,慘呼連連︰“累死了!我連走路的力氣都沒了!每日都這樣練,回去哪里還有力氣完成課業。”

    謝明曦勉強打起精神,開起了玩笑︰“董夫子在養病,明日由顧山長代董夫子上課。你敢不寫課業嗎?”

    當然不敢!隨口說說而已!

    尹瀟瀟苦著臉嘆氣︰“練武本就要吃得了苦才行。罷了罷了,忍一忍便是。”又問謝明曦︰“今日夫子所授的刀法,你學會了幾成?”

    謝明曦難得有絲遲疑︰“招式倒是都學會了。不過,總覺得差強人意,少了些什麼。”

    尹瀟瀟頓有知音之感︰“對對對,我也覺得少了一點什麼。”

    六公主簡短地插嘴︰“形似神不似!”

    是啊!就是這種感覺!

    謝明曦和尹瀟瀟一起點頭!

    三人一起隨廉夫子練武,一個正式弟子,兩個記名弟子。關系自比其余同窗親近。“不喜說話”的六公主,對性情爽朗明快的尹瀟瀟,也少了幾分防備。

    三人一起到了書院外。

    馬車俱已等在外面。

    尹瀟瀟先上了馬車,揮揮手第一個離去。

    謝家馬車上,下來的竟是一個面容俊朗的男子。

    謝明曦有些訝然,上前喊了一聲︰“二叔,你怎麼來了?”

    來人,正是謝銘。

    謝銘天生木訥,不善言辭,實話實說︰“大哥今日早上吩咐車馬,讓管事來接你。娘放心不下,便讓我來了。”

    原來是徐氏的主意。

    謝明曦笑了一笑,接受了徐氏母子的示好︰“多謝二叔。”

    正要上馬車,身後忽地響起六公主的聲音︰“等一等!”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