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告狀(二)

作品:《六宮鳳華

    六公主?

    建文帝一愣︰“安平怎麼忽然來了?”

    俞皇後心念電轉,徐徐說道︰“大概也是因為盛錦月之事。”

    “安平拿了粽子,送給了董夫子。董夫子當場吃了粽子,然後腹瀉不止。說到底,此事和安平也有些干系。想來,安平是特意來向我解釋此事。”

    然後吩咐一聲︰“玉喬,讓六公主進來。”

    按理來說,身為公主,不得隨意進皇後寢室,理應去偏殿等著。

    只是,此時天色已晚,這般折騰來去太過耗費時間。俞皇後也樂得表現出嫡母的賢惠大度,直接讓玉喬將六公主領進了寢室。

    明亮的燭火下,六公主滿面委屈之色,張口喊了一聲︰“父皇,母後。”

    “安平,你這是怎麼了?”建文帝見幼女這般模樣,頗為心疼,立刻張口詢問。

    平日陰郁少言的六公主,今日顯然是受足了委屈,迅速將去淮南王府之事道來。當然,主動前去淮南王府的事就不用細述了。

    重點是淮南王包庇孫女,蠻不講理。

    “……父皇,我尊重董夫子,才將粽子相送。沒想到,竟無意中害了董夫子。我心中愧疚又難受。沒想到,又差點牽連到好友謝明曦……”

    六公主目中水光,聲音哽咽︰“我受些委屈,忍就忍了。可我一想到父皇會被人小瞧三分,便實在忍不下。”

    建文帝心疼愛女,目中閃出怒意,重重哼了一聲︰“好一個淮南王!真是欺人太甚!朕的六公主,他竟也敢興師問罪!”

    六公主紅著眼眶︰“請父皇為我做主!”

    建文帝不假思索地應道︰“放心,朕一定為你撐腰。”

    俞皇後不失時機地煽風點火︰“淮南王到底是長輩,安平年少,被叱責幾句,也不必放在心上。”

    長輩?

    建文帝目中閃過冷意,淡淡說道︰“別說安平無辜,便是安平犯了錯,也輪不到淮南王多嘴多舌!”

    ……

    世家望族,最重長幼。身為晚輩,不得和長輩頂撞,連辯駁也會被視為忤逆。

    只是,在天家,誰敢在建文帝面前擺出長輩的架勢?

    看來,這兩年,淮南王太過順風順水,頗有自得忘形之勢……

    俞皇後深知建文帝的脾氣,見他神色淡淡,便知是動了真怒,心里一陣暢快。連帶看前來告狀的六公主也順眼了不少。

    “安平,”俞皇後溫聲道︰“此事你不必再管。放心,沒人敢欺辱天家公主。也無人敢欺負我的門生。”

    俞皇後口中的門生,非謝明曦莫屬。

    六公主低聲道︰“多謝父皇,多謝母後。天色已晚,安平這便告退,請父皇母後早些歇下。”

    建文帝嗯了一聲︰“你回去之後,也早些歇下。听聞你近來練武十分勤勉,還要完成課業,每晚子時以後才睡。”

    “學業要緊,身子更要緊,萬萬不可傷了身體。”

    六公主目中流露出感動,點點頭應了,然後行禮退下。

    待六公主離開,建文帝的面色徹底沉了下來。

    俞皇後看在眼里,心里頗為愉悅。

    建文帝一動怒,淮南王可就有的好受了。

    ……

    隔日是小朝會。

    五位老,六部尚書及左右侍郎,外加御史國子監祭酒翰林院掌院,均有資格參加小朝會。另有幾位位高權重的武將,諸如尹大將軍臨江王楚將軍等等。執掌宗人府的淮南王也上了朝。

    這三十余人,皆是三品以上的重臣。是大齊肱骨棟梁!

    建文帝坐了十幾年龍椅,天威日隆,喜怒不形于色。只是,今日淮南王張了兩次口,俱被建文帝不咸不淡地打斷。

    一眾官場老油子,心照不宣地呵呵一聲。

    看來,淮南王是惹得天子不快了!

    有消息靈通的,不免聯想到昨日轟動京城勛貴高官圈的新聞……听聞其中還牽扯到了六公主。

    所以說,子孫不肖犯蠢,比什麼都可怕。

    淮南王心中更是懊惱,不過,面上卻未顯露。

    早朝一結束,淮南王立刻沒敢出宮,而是去了移清殿請罪。

    “……老臣整日忙于宗人府之事,疏忽了對兒孫的教導。錦月這丫頭,此次也得了教訓,一直病倒在塌。”

    淮南王唱念俱佳,一臉愧色︰“昨晚之事,皆因誤會而起。老臣未料到公主殿下會親自前往淮南王府。還請皇上恕罪。”

    說完,拱手躬身,大有建文帝不恕罪便一直不起身的架勢。

    建文帝並無反應。

    淮南王心中一沉。

    糟了!

    也不知六公主說了什麼,建文帝竟是動了真怒!不對,一個六公主,尚無這麼大的影響力。一定是俞皇後,趁機煽風點火,吹了枕邊風……

    淮南王心中大恨,此時卻不宜辯駁自白,只能繼續維持躬身的姿勢。

    過了片刻,建文帝才淡淡道︰“平身!”

    一把年紀的淮南王,身體大不如前,片刻功夫,便腰背酸軟。謝恩後,淮南王站直身體,後背已是一身冷汗。

    天威懾人,聖心難測。

    此時的建文帝,神色平平,看不出喜怒,說出口的話,卻令淮南王又出了一聲冷汗︰“宗人府里的事務,盡數交于王叔。王叔整日忙碌,無暇分身,顧不上王府內宅之事,也是理所當然。”

    淮南王只得再次請罪︰“老臣無能,無顏面對皇上。”

    建文帝瞥了淮南王一眼︰“王叔能將宗人府打理得井井有條,若說無能,宗親里再無能人了。”

    “修身齊家,而後方能治國平天下。王叔貴為親王,執掌宗人府,更應謹慎。”

    “昨晚之事若傳開,淮南王府顏面何存?王叔顏面何存?”

    果然是成心找茬挑刺。

    今日不給個交代,根本過不了這一關。

    淮南王暗暗咬牙,繼續卑躬屈膝︰“老臣惶恐。以後,老臣定會嚴加教導兒孫,絕不容他們惹禍。”

    更不能招惹難纏的六公主!

    建文帝稍稍消了心頭惡氣,淡淡道︰“朕今日說的話,王叔需謹記于心。朕不希望日後再有此類事情。”

    忽地想起六公主昨晚說的話,又加了兩句︰“安平的好友,是王叔的外孫女吧!王叔看在安平面上,寬待一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