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告狀(一)

作品:《六宮鳳華

    “明娘,你和六公主殿下何時結為好友?”上了馬車後,謝鈞迫不及待地追問︰“為何你回來從未提過?”

    謝明曦確實從未在謝鈞面前提起六公主。

    她對六公主好,只因為六公主是她昔日好友。便是後來,得知六公主皮囊未變內里卻換了一個人,她心中既震驚又惱火,也未想過真的揭穿此事!

    謝明曦隨口應道︰“區區小事,不值一提!”

    澎!

    “這怎麼能是小事!”

    激動之下,謝鈞用力過猛,大腿被拍中之處火辣辣的。不過,謝鈞絲毫不覺疼痛,眉飛色舞地說道︰“那可是尊貴的六公主殿下。你能和公主殿下結交,委實是天大的運氣。”

    “瞧瞧今日,六公主殿下特意陪你來淮南王府,言詞之間處處維護于你。可見六公主殿下是真心將你視為好友。”

    “好明娘,為父真是為你驕傲。”

    謝鈞滿面愉悅,滿眼驕傲。然後,又殷切叮囑︰“以後你要和六公主殿下多多來往。”

    罷了!已經被謝鈞知曉,也沒了遮掩的必要。

    謝明曦順勢道︰“我正有件要緊事和父親商議。六公主殿下隨著廉夫子學武,我便也留下相陪,做了廉夫子的記名弟子。所以,散學遲了一個時辰。”

    “以後每日都要晚歸,還望父親應允。”

    謝鈞立刻將“女子學武失之貞靜”之類的話扔到腦後,欣然笑道︰“你這般好學上進,為父豈能不允?”

    “對了,你往日都坐林家馬車回府。以後每日都遲一個時辰散學,多有不便。我今日回府,便吩咐一聲,讓府中馬車去接你。”

    謝明曦點點頭。

    六公主又不順路,偶爾送一回也就罷了,總不可能日日送她回謝府。

    謝鈞高興了一路,直至到了謝府外,才想起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沒問︰“對了,今日書院放榜,你考了多少分?是否頭名?”

    謝明曦用稀松平常的口吻答道︰“考了滿分,是頭名。”

    謝鈞︰“……”

    謝明曦又補了兩句︰“顧山長和一眾夫子今日點名表揚了我。說蓮池書院開設十余年來,能考滿分的學生絕無僅有,只我一個!”

    謝鈞自小天賦過人,于讀書極有天分。十七歲便考中探花,絕非僥幸。他也一直引以為傲。

    現在看來,謝明曦的天分猶在他這個親爹之上。

    謝鈞看著謝明曦,目光灼熱熾烈,仿佛在看稀世珍寶。

    原本還有些搖擺不定的心,徹徹底底地偏向了謝明曦!

    如此優秀出眾的女兒,比不中用不成器的謝元亭強了十倍百倍!要怎麼選,根本無需多想。

    謝鈞將咧到耳根的嘴按平,語重心長地叮囑一番︰“你此次考了滿分,確實值得高興。不過,學習之路漫長。你萬萬不可驕傲自滿。要保持住頭名!”

    謝明曦笑著應下。

    ……

    謝老太爺等得心急如焚,不停來回踱步。

    陪在一旁的徐氏也滿心惴惴,低聲嘀咕︰“淮南王府為何忽然叫了阿鈞過去?還讓明娘也一並過去。莫非是書院里出了什麼事?”

    謝老太爺心火旺盛,听到徐氏叨叨個沒完,心中愈發煩悶,不耐地瞪了徐氏一眼︰“行了,你先回去。”

    徐氏卻不肯離開︰“不弄清是怎麼回事,我哪里睡得下。”

    就在此時,門口響起了腳步聲。

    謝鈞領著謝明曦回來了!

    謝老太爺老當益壯,三步並作兩步飛快走了過來︰“阿鈞,你沒事吧!”

    謝鈞咧嘴笑道︰“沒事,有也是好事。”

    謝老太爺心里一塊巨石悄然落了地,迫不及待地追問事情的經過。謝鈞憋了一肚子喜悅,此時哪里還能忍得住,立刻將今晚發生的事全數道來。

    謝老太爺听得咧嘴直笑︰“好好好!不愧是我孫女!明娘,以後你只管安心讀書。祖父給你撐腰,保準謝府上下無人再敢欺辱你半分。”

    考了滿分頭名,必能得顧山長和俞皇後青睞。又和尊貴的六公主交好,日後便有機會出入宮廷,說不定還有嫁為皇子妃的運道。

    謝老太爺心里美滋滋地盤算著,看著謝明曦的目光,要多慈愛有多慈愛。

    謝明曦適時地露出一臉感動︰“多謝祖父。”

    徐氏心里也暗暗慶幸。謝明曦果然非常人,她的選擇沒有錯!

    ……

    椒房殿。

    俞皇後正看著顧山長送進宮的信,眉頭緊緊皺起。

    換下龍袍身著常服的建文帝,走至俞皇後的身後,笑著問道︰“皇後在看什麼?”

    俞皇後沒有出聲,只將手中的信塞到建文帝手中。

    建文帝目光一掃,匆匆看了一遍,面色也有幾分不喜︰“書院乃是靜心學習之地。這個盛錦月,學業不如人,倒用這等不入流的手段。”

    俞皇後嘆了一聲︰“我當日設蓮池書院,不肯廣開免試就讀之門,便是有這等顧慮。錦月出身淮南王府,不免自恃高人一等。學業不佳,不思己過也就罷了,竟生出這等害人的心思來。”

    “嫻之也是個剛硬脾氣。淮南王府前去送禮說情,被她毫不客氣地拒之門外。今日又張了白榜,將盛錦月之事公之于眾。”

    “淮南王府因此事大大丟了顏面,只怕會心生怨恨……”

    建文帝不輕不重地哼了一聲︰“教女無方,有什麼臉心生怨恨!”又道︰“淮南王叔也是太過疏忽大意了,眼皮子底下發生這等事,竟被蒙在鼓里。”

    俞皇後目中閃過一絲冷笑,口中卻道︰“這也怪不得他。他平日忙于宗人府里大小諸事,哪有閑心過問王府里的瑣事。”

    皇室宗親的力量,從來不能等閑視之。

    淮南王執掌宗人府,手握實權,深得建文帝器重信任。只是,淮南王已提前站隊,選擇了四皇子。

    而俞皇後,則屬意三皇子。

    也因此,俞皇後和淮南王一直面和心不和。此次難得有機會踩一踩淮南王的顏面,俞皇後自不會放過。

    正要繼續再說什麼,宮女玉喬快步進來稟報︰“啟稟皇上和娘娘,六公主殿下在外求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