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相護

作品:《六宮鳳華

    一盞茶後。

    淮南王府正堂。

    六公主進了正堂後,理所當然地坐了上首。

    六公主出了名的“陰郁孤僻”,面無表情地坐著不吭聲。

    謝明曦站在六公主身側。

    淮南王不愧是老狐狸,已知今日尋不到謝明曦的麻煩,立刻換了一副嘴臉︰“明娘,錦月此次確實做了錯事。不過,她已受了嚴懲。昨日你大舅舅也動手揍了她一頓。”

    “她到底是你表姐。鬧騰得過了,于你們彼此顏面都不好看。此事便到此為止如何?”

    這話看似對謝明曦說的,實則是說給六公主听的。

    盛錦月也姓盛,和六公主是堂姐妹。同宗同姓,怎麼著也該包容一二。鬧騰起來豈不難看?

    謝明曦很配合地應道︰“外祖父說的是。孝悌友愛,理當如此。”

    沒等淮南王點頭,又嘆了口氣︰“我從未做過半點對不住錦月表姐的事,錦月表姐卻處處刁難我。此次若不是公主殿下拿走粽子送給董夫子,吃下粽子的人便是我了。”

    “我會腹瀉不止,錯過此次月考不說,也會成為同窗眼中的笑柄。”

    “敢問外祖父一聲,如果今日躺在床榻上的人是我,外祖父可會為我主持公道?”

    什麼狗屁公道!

    淮南王心中冷哼不已,當著六公主的面卻不能不要臉,溫和說道︰“這是自然。”

    謝明曦立刻露出一臉感動之色︰“多謝外祖父!以後錦月表姐若再刁難于我,我定要來稟報外祖父,請外祖父給我做主。”

    眾人︰“……”

    難為淮南王還笑得出來︰“好好好,以後外祖父一定給你撐腰。”

    然後,淮南王看向六公主,笑著說道︰“一場誤會,說開便是。六公主現在總該放心了吧!”

    六公主嗯了一聲,然後站起身︰“我也該回宮了。”又自言自語一句︰“此事要告訴父皇。”

    淮南王︰“……”

    淮南王世子忍不住了,搶著張口道︰“皇上日理萬機,每日操心忙碌。區區小事,何必驚動皇上。”

    六公主抬起眼,聲音平平︰“我這個做女兒的,差點惹下禍事,牽連好友。當然要請父皇給我撐腰做主,免得有人見我年少,不將我放在眼底,連帶著欺辱我的好友!”

    淮南王世子︰“……”

    永寧郡主面色也十分難看。

    這個謝明曦,也不知用了什麼手段,竟哄得六公主一心護著她!

    一個年少又無太多權勢的六公主不足為懼。可六公主的親爹是建文帝……這就沒人招惹得起了。

    謝明曦听到六公主這番話,暗暗失笑。

    扯著老虎做大旗!這一招,六公主用來頗為順手。

    其實,她自己能應付眼前的一切!可有人挺身而出,站在她面前擋風遮雨,這種被護著的感覺陌生又美好。

    ……

    眾人心情復雜不一,唯有謝鈞是真的高興。一張俊美過人的臉孔,幾乎閃出光來,殷勤地說道︰“公主殿下如此相互,我代小女謝過殿下。”

    這就是謝明曦的親爹?

    六公主的目光落在謝鈞的俊臉上,腦海中迅疾閃過幾個關鍵詞。

    探花,鴻盧寺卿,郡馬。

    世人皆瞧不起男人吃軟飯。卻不知,想吃軟飯,也得有旁人不及的本事。譬如生得一張好皮囊,譬如要舍得下臉。

    眼前的謝鈞,顯然便是個中翹楚。

    “我和明曦是好友,想扶相助也是應該的。”六公主語氣和緩︰“謝伯父不必如此客氣。”

    謝明曦︰“……”

    這一聲謝伯父,听得謝明曦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沒覺得感動,反而有種莫名的別扭。

    謝鈞卻听得全身舒暢,連連笑道︰“這一聲伯父,我如何敢當。公主殿下和明娘投緣,是明娘的福分。日後得了空閑,公主殿下不妨到謝府做客。”

    六公主竟點點頭應了。

    謝鈞努力抑制住嘴角咧到耳根的沖動,和顏悅色地對謝明曦說道︰“公主殿下要回宮,明娘,你隨為父一起送公主殿下。”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應了一聲。

    ……

    眾人一起送走了六公主。

    馬車在黑暗中漸行漸遠,直至消失不見。

    淮南王世子一顆心落了地,迅速看了淮南王一眼。現在六公主已經走了,是不是該出手對付謝明曦了?

    淮南王沒好氣地白了一眼。

    沒听六公主剛才語出威脅嗎?此事很快會被捅到建文帝面前。明日他就得進宮,為盛錦月差點“誤害”六公主一事請罪。這種時候,他哪里還有心情刁難謝明曦?

    難道就這麼算了?

    淮南王世子憋了一肚子悶氣,不願就此罷手。

    淮南王狠狠瞪了過來。

    淮南王世子頓時泄了氣,余怒未消,連帶著對永寧郡主也沒了好聲氣︰“這麼晚了,你也回府去吧!”

    永寧郡主抿了抿嘴︰“父王,我先回去了。”

    淮南王隨意嗯了一聲,轉身便進了王府。看也沒看謝鈞謝明曦父女。淮南王世子夫婦也一並走了。

    謝家眾人竟然就這麼被晾在了門外。

    謝鈞咳嗽一聲︰“我先送郡主回府。”

    永寧郡主絲毫不領情,冷冷道︰“不用了。”然後,看向謝明曦,神色陰沉︰“明娘,淮南王府是你外家,錦月是你表姐。親疏遠近,你心中應該明白。”

    謝明曦目中露出淡淡嘲諷︰“我當然明白。”

    對淮南王府眾人來說,她是謝家庶女,根本不配和謝雲曦相提並論,更不配和盛錦月爭鋒較勁!盛錦月要害她,她也該乖乖犯才對。

    呵!

    永寧郡主听出謝明曦話中的譏諷,心中怒氣更盛。奈何自己的把柄落在謝明曦手中,一時翻臉不得。

    只听謝明曦又淡淡說道︰“此次的事,是因錦月表姐心生惡念而起,之後事發,錦月表姐被山長嚴懲。”

    “我僥幸逃過一劫,反倒被外祖父遷怒,被母親責怪。難道我應該吃了那個粽子,隨了錦月表姐的心意才行?”

    “天底下也沒有這樣的道理。”

    永寧郡主啞然片刻,悻悻離去。臨走前,扔下一句︰“總之,錦月有個好歹,我饒不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