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同行(二)

作品:《六宮鳳華

    謝明曦啞然片刻。

    六公主這麼說,也不無道理。

    說到底,此事和六公主也脫不了干系。

    不過,淮南王不會也不敢因此事去尋六公主的麻煩,只會將一腔怒火都遷怒于她……其實,自盛錦月事發,她便料到會有這一場硬仗要打,早有心理準備,並不畏懼。

    只是沒想到,六公主竟會堅持同行,和她一起去見淮南王!

    過了許久,謝明曦才低聲打破沉默︰“公主殿下,你不必為我這趟渾水。”

    六公主在宮中處境並不如外人想得那般風光。為了此事開罪淮南王,並不值得,也會惹來許多後患。

    六公主什麼也沒說,甚至閉上眼假寐。擺明了自有打算,誰也奈何不得!

    謝明曦好氣又好笑,心底涌起一絲奇異又陌生的情緒。

    她早已習慣獨自面對一切困境。

    沒想到,今日竟有人執意站在她身邊,和她一同面對風雨。

    ……

    淮南王府。

    “請岳父大人息怒!”謝鈞站在正堂里,低聲下氣地陪不是︰“此次之事,小婿委實沒想到。明娘心地純善,絕不會故意陷害錦月。”

    “事情鬧到這一步,實在是始料未及。只是,事情已然至此,岳父大人再惱怒也無濟于事。不如想開一些……”

    淮南王神色陰沉,冷哼一聲︰“今日蓮池書院外張了白榜,不知被多少人看進眼中。錦月名聲盡毀,連帶著淮南王府也成了眾人眼中的笑話。”

    “你說得倒是輕巧。本王如何能想得開?”

    淮南王越說越怒,用力一拍桌子,發出沉悶的巨響。

    謝鈞全身一顫,身不由己地跪了下來。

    一旁的淮南王世子也是滿眼怒火︰“謝鈞!你生的好女兒!竟敢這般陷害錦月!”

    顛倒黑白!

    明明是盛錦月心存不軌,意圖害人在先。

    謝鈞心里暗暗腹誹,口中不敢反駁,唯唯諾諾地陪笑︰“大舅兄息怒。待會兒明娘來了,我這個做父親的,一定數落訓斥她!”

    淮南王世子冷笑連連︰“你這個做父親的心慈手軟,我今日便代你好好給她個教訓。”

    謝鈞听得心驚肉跳,想張口求情,看到神色陰沉的淮南王父子,求情的話再也出不了口。

    一旁的淮南王世子妃,紅著眼眶,不時抹淚。

    顧山長油鹽不進軟硬不吃,昨天晚上她和盛渲被攔在書院外,根本沒見到顧山長的面。今日一大早,蓮池書院果然張了白榜!

    一日之內,已有幾撥相熟的女眷登門“走動”。

    她根本無顏見人,只得裝病,誰也沒見。

    盛錦月才是真的病了。今日發了高燒,一張臉孔通紅,不時囈語嘶喊“我不去書院”,神色淒惶驚恐。

    淮南王便是恨盛錦月不爭氣,見了她這般模樣也心疼不已,立刻命人叫了謝鈞過來。又讓人送信給永寧郡主,讓永寧郡主將謝明曦帶來。

    今日晚上,定要給謝明曦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淮南王世子妃恨恨不已地想著,用帕子將眼淚擦干淨。

    ……

    就在此時,門房管事神色有異地來稟報︰“啟稟王爺,郡主領著謝三小姐來了。”

    淮南王重重冷哼一聲︰“讓她們速速進來見本王!”

    門房管事神色愈發微妙︰“一同來的,還有六公主。”

    淮南王︰“……”

    眾人︰“……”

    正堂里驟然安靜下來。跪在地上的謝鈞,震驚地抬頭,脫口而出問道︰“六公主殿下為何會和明娘一同前來?”

    老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可惜,無人理睬謝鈞。

    淮南王世子壓低聲音問道︰“父王,現在該怎麼辦?”

    區區一個謝明曦,他們根本沒放在眼底。現在多了六公主,可就麻煩棘手了。

    論護短,誰都比不過當今天子建文帝!

    淮南王面色也有些難看,瞪了淮南王世子一眼︰“還能怎麼辦?先隨我出去,將六公主迎進王府。”

    然後,沉著臉走了出去。

    淮南王世子不敢耽擱,緊隨其後。

    淮南王世子妃略一猶豫,也跟了上去。

    跪在地上的謝鈞︰“……”

    他現在要怎麼辦?

    跪在這兒,顯然沒什麼意義了。倒不如一同起身,去看看怎麼回事。有六公主在,淮南王有再多的火氣,也得隱忍一二。

    謝鈞很快站起身來,快步追了出去︰“岳父,大舅兄,稍候片刻,我也隨你們一起去迎六公主。”

    ……

    淮南王府開了正門,懸掛著的風燈散發出明亮的光芒。

    謝明曦從容而立,站在她身側的六公主,面無表情,神色漠然。

    一旁的永寧郡主,微微蹙眉,目中隱隱有些不安。

    謝雲曦標準的有惡心無惡膽。下了馬車後,只惡狠狠地瞪了謝明曦一回。被六公主面無表情地瞥了一眼之後,便不敢再亂瞪了。

    嘈雜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很快到了眼前。

    淮南王陰沉的臉色,在見到六公主的剎那,陡然化為春風細雨般的柔和。滿面笑容,儼然一個值得敬重慈愛的長輩,略一拱手︰“本王不知公主駕臨,有失遠迎,還請六公主見諒!”

    天家先論尊卑,再論長幼。

    六公主毫不退讓地受了這一禮,然後張口︰“盛錦月之事,皆因我而起。誰心中不滿,沖著我來,不得為難謝明曦。”

    眾人︰“……”

    淮南王萬萬沒料到沉默少言的六公主,一張口就這般冷硬,絲毫不留情面。一時間,心中頗為惱怒。

    只是,他人老成精,城府頗深,當著六公主的面並未流露,反而無奈一笑︰“六公主誤會了。本王今晚叫明娘前來,只是想問明前因後果,並無責怪遷怒之意。”

    “沒料到,區區小事竟驚動了六公主。今日天色已晚,六公主還是早些回宮吧!免得皇上和梅妃娘娘憂心。”

    六公主卻道︰“回宮遲些也無妨。我陪明曦一起進府。有什麼話,問我便是。”

    眾人︰“……”

    眾多震驚錯愕的臉孔中,謝鈞喜出望外的神情格外醒目。

    沒想到,六公主竟肯為明娘出頭!

    明娘果然有出息,竟和尊貴的六公主結交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