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同門

作品:《六宮鳳華

    來人,當然非廉夫子莫屬!

    此時天色未暗,練功房里還算明亮。

    謝明曦持刀而立,秀美微蹙,隱顯無奈和難得的迷惑。美麗清冷的六公主,沒了平日的陰郁,目中蘊著幾分笑意,神色溫柔而耐心地低語。

    宛如一幅寧靜柔和的畫,令人不忍驚擾。

    只是,謝明曦為何會忽然出現在這兒?

    廉夫子心中閃過一個念頭,不動聲色地上前兩步。

    廉夫子不但擅長刀法,輕身功夫同樣極佳。腳步悄然,落地無聲。謝明曦渾然未察,六公主卻驀然轉過頭來。

    銳利戒備的目光,在看清廉夫子的臉孔後,立刻化為恭敬“師父!”

    廉夫子嗯了一聲。

    謝明曦也隨之轉身,恭敬地喊了一聲“見過廉夫子!”

    廉夫子淡淡問道“謝明曦,已經散學了,你為何不回府,卻再次逗留?”

    “請師父不要動怒,是我張口讓她留下,和我一同練武。”六公主立刻挺身而出。

    廉夫子目光一冷,不快地掃了六公主一眼“誰讓你自作主張?”天底下哪有徒弟趲越,代師父收徒的道理。

    六公主的臉皮頗禁得住考驗,神色如常“師傅本就有意收謝明曦為記名弟子,既是如此,早些又有何妨?”

    廉夫子“……”

    她確有此意。只是,從未訴之于口。六公主是怎麼猜出來的?

    六公主見廉夫子神色已有松動,又接著說道“謝明曦天資聰穎,舉一反三,又肯下功苦練,實在是不可多得的練武之才。若不是我天資更勝一籌,師父定然早就收謝明曦為徒了。”

    謝明曦“……”

    這欠扁的語氣,莫名有些熟悉!

    廉夫子啞然片刻,然後無奈一笑“罷了罷了!我的心意都被你看透了!既是如此,謝明曦便一並留下,算作記名弟子。”

    謝明曦精神一振,忙上前跪下,端端正正地磕了三個頭,改口叫了師父。

    六公主心中涌起陣陣喜悅。

    以後,自己和謝明曦不僅是同窗,還是同門!謝明曦指點自己讀書學習,自己指點謝明曦練武,多美好的畫面……

    廉夫子又說道“我打算將尹瀟瀟也一並收做記名弟子。明日,讓尹瀟瀟也一並留下。”

    六公主“……”

    謝明曦倒是毫不意外,笑著應了聲是。

    廉夫子目光一掃,沉聲道“短短一個時辰,轉眼即過,你們兩人不得分神。”

    六公主也收斂笑鬧之心,凝神專注起來。

    ……

    一個時辰後。

    練功房里光線昏暗。

    廉夫子教導完刀法後,便已離去。

    六公主和謝明曦還在過招。兩人手中的木刀不時相交,發出略顯沉悶的聲響。

    接連不斷地練習,幾乎耗盡了謝明曦的體力。能支持到現在,全憑堅韌的毅力。額上的汗珠,順著臉頰滴落,唇邊嘗到淡淡的咸澀味。

    眼前的六公主,卻似不知疲憊一般,木刀依舊來勢洶洶。

    謝明曦疲累之下,反應已遠不及一開始靈敏。竟未能及時閃過。眼看木刀便要刺中她的胸膛。

    沉浸于刀法中的六公主霍然警覺,收刀已然不及,硬生生地將刀挪開一尺,木刀刺了個空。

    六公主出于慣性,身體一同閃了過來。和謝明曦踫了個正著。

    謝明曦雙腿一軟,向後摔倒。

    六公主不假思索地摟住謝明曦的縴腰,倒向自己這一邊。

    咚!

    六公主的後背摔倒在地上,謝明曦整個人又壓在六公主身上。

    六公主悶哼一聲,臉上閃過痛苦之色。

    謝明曦一驚,不知哪來的力氣,迅速翻身而起,然後急急拉住六公主的手“公主殿下,你怎麼樣?”

    六公主正要隨之翻身躍起,見謝明曦滿目焦急,心里一動,臉上痛苦之色愈發明顯“胸口疼。”

    ……

    光線暗淡,六公主滿面痛苦,半點不像作偽。

    在危急時候,一個人的本能反應騙不了人。六公主這般在意她的安危,寧肯自己摔倒,也要護著她。

    謝明曦便是再涼薄,此時心中也不免涌起一絲感動和愧疚。她蹲下身子,伸手輕輕撫上六公主的胸口“是這里疼嗎?我替你揉一揉。”

    六公主皺著眉頭,繼續呼痛,嘴角卻悄悄揚了一揚。

    謝明曦替六公主揉了片刻,才收回手,將六公主扶了起來。

    六公主深知過猶不及的道理,沒敢裝得太過分,免得被謝明曦窺出異樣。

    在謝明曦的攙扶下,六公主慢慢地起身,然後抬眼,沖謝明曦笑了笑“我沒事了,你不用擔心。”

    謝明曦沒有出聲,只靜靜地看著六公主。

    難道自己還是露馬腳了?

    六公主力持鎮定地回視“明曦,你為何這樣看著我?”

    謝明曦張口,輕聲問道“我這般折騰你,你為何不怒?為何對我處處忍讓?”

    你明明已經不是原來的六公主,不是我記憶中的好友。

    為何還會對我這麼好?

    六公主收斂了玩鬧之心,認真地說道“明曦,不管你信不信,我對你說的都是實話。我不是孤魂野鬼,自有來處。只是,現在時機不對,不能告訴你。”

    “我接掌了這具身體,如今,我就是盛安平。”

    “我出于不得已的原因,確實欺瞞了你,心中一直有些愧疚。你看穿了我的身份,心中有氣,又為離世的好友忿忿不平,這才遷怒于現在的我。這些,我都能諒解,也從未怪過你。”

    “這些時日,你心中有氣,也未揭穿我的身份,可見心里還是將我當成朋友。”

    “明曦,你我摒棄前嫌,做一對真正的朋友吧!”

    六公主神色真摯,目光亮得驚人,似能蠱惑人心。

    熟悉的臉孔,卻已不再是她熟悉的六公主。

    眼前這個嶄新的“六公主”,也不是一無是處……其實也有些可愛討喜。她再執著于過去的情誼不放,遷怒于眼前之人,也沒什麼意義。

    逝去的人已永遠地離開。

    活著的人,總要向前看。

    她永不會忘記昔日好友。只是,眼前的六公主,也確實值得結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