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愧然

作品:《六宮鳳華

    竟還表揚她了?

    林微微頗有些驚喜,忙站起身來,恭敬應道“多謝山長夸贊,學生愧不敢當。”

    顧山長溫和笑道“世上沒有十全十美之人。你受天資所限,射御課程遠不及旁人,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你未灰心喪氣,依然勤奮認真,如此精神,實屬難得可貴。”

    被表揚的林微微,心花怒放,十分歡喜。

    過了片刻,顧山長又點了六公主的名諱“盛安平!”

    蓮池書院上下,也只有顧山長會直呼六公主的姓名了。其余夫子,便是在課上也尊稱一聲六公主。

    六公主站起身,在顧山長明亮的目光下,生出一絲羞愧“對不起,山長。我此次考了丙等。”

    除去盛錦月,自己考了海棠學舍唯一的丙等!

    此時此刻,什麼偏科什麼學不來四書五經,都成了難以啟齒的借口。

    顧山長定定地看著面有愧色的六公主,緩緩說道“你在蓮池書院就讀,是皇上和皇後娘娘之意。便是每次都考丙等,我也不便令你退學。”

    “只是,你既已進了書院,便是蓮池書院的學生。我身為山長,對所有的學生都會嚴格要求,一視同仁。你是公主,也不能例外。”

    “下個月的月考,希望你能考進乙等!”

    六公主深呼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

    顧山長又看向一直垂頭不語的李湘如“李湘如!”

    李湘如全身微微一顫,低聲應是,然後站了起來。

    顧山長目光掠過李湘如的右手“你的右手手指傷勢可好些了?”

    “昨日回府,已重新上了藥。”李湘如低聲答道“將養數日,便應無礙。”

    顧山長嗯了一聲,語氣忽然嚴厲起來“既傷了手指,音律考試為何堅持要考?你難道不知手指受傷後不能再撫琴?”

    李湘如惶然抬頭“山長……”

    顧山長神色冷然,目光如炬“爭強好勝,不是壞事。過度逞強,不顧身體,卻實在不可取。”

    “若徹底傷了手指,以後不能再撫琴,你便是再後悔也遲了。楊夫子該如何自處?我這個山長又該如何向李府交代?”

    “此次之事,你要謹記教訓,以後絕不可再如此!”

    李湘如生平第一次被當眾呵斥,臉上火辣辣的。淚珠在眼眶里不停滾動。

    顧山長見李湘如泫然欲泣,語氣又緩和幾分“罷了,你記下便是。”

    然後,對著一眾學生說道“此次月考,有考得好的,也有不盡如意者。勝者不驕,敗者不餒!學習之路漫長,不必在意一時得失。”

    “學業好壞固然重要,更要緊的是心性端正。”

    “盛錦月所犯之錯,爾等皆需銘記于心引以為戒,絕不可犯類似的錯誤!否則,我必不輕饒!”

    最後一句話,說得格外冷然。

    眾學生心中一凜,齊聲應下。

    謝明曦代眾學生問出心底的疑問“敢問山長,為何盛錦月今日沒來書院?”

    盛錦月該不會真的主動退學了吧!

    顧山長淡淡道“她急火攻心,病倒在塌。要在王府里將養數日再來書院。”

    夫子們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

    昨日晚上淮南王世子妃親自到蓮池書院卻被拒之門外一事,眾人都隱約有所耳聞。盛錦月這一病,也不知是真是假。

    ……

    這一日,李湘如過的渾渾噩噩。

    好不容易熬到了散學。

    李湘如誰也沒理會,第一個便出了學舍。

    顏蓁蓁湊到秦思蕁耳邊嘀咕“真看不出李姐姐心氣這麼高。其實,考了甲等也算不錯了。”

    秦思蕁笑而不語。

    顏蓁蓁絮叨幾句,便也住了嘴。收拾桌子,和秦思蕁結伴離開。

    謝明曦也欲離開,六公主忽地低聲道“明曦,你隨我去練功房。”

    謝明曦訝然抬頭。

    六公主看著謝明曦,沒再出聲。

    謝明曦瞬間領會了六公主之意。六公主是想讓自己一起隨廉夫子學武……她當然想學武。只是,廉夫子未曾主動張口,她如何能主動前去?

    謝明曦淡淡拒絕“多謝公主殿下好意,不必了。”

    六公主卻很堅持“我自會向師父言明!”

    謝明曦听著這一聲稱呼,心里難得泛了一回酸,口中說道“我要坐林姐姐的馬車回府。”

    六公主不假思索地說道“一個時辰後,我送你回去。”

    收拾完桌子的林微微,耳尖地听到了最後一句,好奇地湊了過來“怎麼了?公主殿下為何要送謝妹妹?”

    謝明曦心念電轉,短短片刻內下了決心“林姐姐,今日你先回去吧!我要多留一個時辰,陪公主殿下練武。練完之後,公主殿下自會送我回府。”

    林微微下意識地說了句“不如我也一起留下陪你們。待練武結束,我依舊順路送你回去,也免得公主殿下來回奔波。”

    可惜,六公主半點不領情“不必了。”

    謝明曦也委婉笑道“林姐姐還是先回去吧!”

    林微微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有點多余……算了,還是走吧!

    ……

    一炷香後,練功房。

    換了黑色武服的六公主,神色肅然,手中木刀揮舞時,竟隱有破風聲,帶著凌肅殺之氣。

    刀風撲面,凌厲無雙!

    這就是聞名天下的廉家刀法嗎?

    謝明曦下意識地屏住呼吸,目光定定地看著六公主,默默記下一招一式。

    六公主演練完一遍後,刻意放慢速度,又練了一遍刀法。偌大的練功房里,沒有說話聲,只有霍霍地揮刀聲和彼此的呼吸心跳聲。

    謝明曦過目不忘,看完兩遍,便已記下所有的招式。握住手中木刀,依樣施為!

    此次,換成了六公主靜立在一旁。

    謝明曦練完收刀,看向六公主“我練得可有錯處?”

    六公主眼中滿是激賞“沒有。”頓了頓又道“不過,只有形似而無神似,少了一往無前的氣勢,刀法的威力沒有發揮出來。”

    一針見血!

    謝明曦難得有些無奈“我也覺得不太對勁。”

    就在此時,一個身影出現在門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