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嘉獎

作品:《六宮鳳華

    謝明曦和六公主等人一起邁步進了海棠學舍。

    原本竊竊私語議論紛紛的少女們不約而同地住了嘴,一起看了過來。

    無人看六公主,無人看林微微,無人看尹瀟瀟。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謝明曦的身上。

    六十分!第一!

    如此成績,便如高山一般屹立在眼前!

    往日的艷羨和未曾出口的嫉恨,此時盡數化作“我如何能及”的唏噓感慨。不服氣?當然不行!只能心服口服!

    學舍里安靜了片刻。

    謝明曦還是平日的含笑模樣,慢悠悠地走到位置上坐下。

    六公主和林微微各自坐在她身側,尹瀟瀟坐在謝明曦的前方。猶如眾星捧月一般。

    顏蓁蓁目中閃過一絲猶豫掙扎,咬咬牙起身︰“謝明曦,你考了第一,我輸了你一籌。從今日起,我替你鋪紙磨墨!”

    頗有壯士斷腕忍辱負重的慨然!

    謝明曦欣然一笑︰“如此,就有勞了。”

    顏蓁蓁︰“……”

    她早就該料到,謝明曦根本不會謙讓客氣。

    顏蓁蓁憋著一肚子悶氣走了過來,繃著一張俏臉鋪紙,然後往硯台里倒了些清水,開始研墨。

    事不關己,眾少女樂得看熱鬧。

    顏蓁蓁平日在家中頗受嬌寵,性子難免有些任性,說話從無顧忌。時常得罪人而不自知。在同窗中,人緣不算好。平日和李湘如走的頗近。

    平日不聲不響的秦思蕁此次竟考了第二名,頗有些出人意料。

    方若夢和顏蓁蓁並列第三第四,也令人始料未及。

    由此也可見,不能小覷了任何一個同窗。

    ……

    過了片刻,李湘如也進來了。

    李湘如心情惡劣消沉,未理任何人,徑自走到位置上坐下。身側盛錦月的位置空蕩蕩的,仿佛在無聲地譏笑著她“偷雞不成蝕把米”!

    如果不是因生出歹念,想算計謝明曦,她也不會因為之後種種心思紛亂,更不會傷了手指,耽擱了考試。

    便是不及謝明曦,至少也能考第二名!

    不必像此時這般,只有五十四分,只有第六名……

    李夫人惱怒不快的臉孔在眼前晃動,周圍的同窗也一定在心里暗暗嘲笑她……

    李湘如用力咬著嘴唇,將眼角邊的淚意逼退。

    坐在李湘如身側的方若夢,好意低聲安慰︰“李姐姐此次因手指受傷之故,錯過了射御考試,分數稍低了一些。李姐姐心中也不要太難過了,待到下一次月考,定能考好……”

    心高氣傲的李湘如,如何能听得進這樣的安慰,冷冷地瞥了平日從未放在眼底的方若夢一眼︰“不必你假好心!你也就只比我高了兩分而已,待到下次月考,我自會超過你!”

    方若夢︰“……”

    真是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

    方若夢也有些惱了。只是,她從不與人爭執吵鬧,心中再生氣,也未反駁,默默地住了嘴。

    ……

    很快,顧山長邁步進了學舍。

    季夫子甦夫子楊夫子廉夫子也一同隨之而來。只有董翰林缺了席……

    昨日腹瀉不止,傷了身體元氣,董翰林到現在還沒力氣下榻。便是有力氣下榻,今日也沒臉出現在一眾學生面前。昨日的事,實在是有辱斯文體面!

    夫子們俱都滿面含笑。

    顧山長更是滿目春風︰“月考的成績,已經張榜公布。你們應該都看到了吧!”

    眾學生應了聲是。

    顧山長笑著點了謝明曦的名︰“謝明曦,你過來。”

    謝明曦恭敬地應了聲是,起身走到顧山長身前。

    顧山長毫不吝嗇夸贊之詞︰“我身為山長多年,見過許多優秀出眾的學生。不過,能在月考中考滿分的學生,你還是第一個。”

    “禮樂射御數書,每一門課程俱佳。如此天賦,實在令人驚嘆。想來你也一定十分勤勉。”

    “希望你戒驕戒躁,繼續努力,成為海棠學舍當之無愧的舍長。日後也能為蓮池書院爭光添彩。”

    謝明曦十分謙遜︰“學生不敢當山長如此盛贊!”

    “你當然當的起!”季夫子笑著張了口︰“我在蓮池書院數年,還從未見過哪個學生能考滿分。”

    楊夫子的眼中滿是贊許︰“能考得滿分,不僅需要出眾的天資,更需要堅持不懈的努力。”

    “謝明曦,山長今日已將此次所有人的成績謄錄在紙上,命人送進宮中。”甦夫子笑著接了話茬︰“很快,皇後娘娘便會知道,定會嘉獎于你!”

    廉夫子不喜多言,扯了扯嘴角,簡短地說道︰“不得懈怠!繼續努力!”

    謝明曦並未因眾夫子的贊譽驕狂,甚至未露出過多的喜悅,微微笑道︰“多謝夫子們夸贊鼓勵,學生定會繼續努力,不辜負夫子們的期待厚望!”

    顧山長夸贊幾句,又將第一名的嘉獎給了謝明曦。是一本前朝書法大家的真跡。

    以這等真跡為字帖,實在太奢侈了一點。

    她們也好想要啊啊啊啊!

    謝明曦在眾少女艷羨的目光中,接了過來。

    ……

    李湘如縮進袖袍中的右手,緊握成拳,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

    心里的嫉恨不甘,如火焰一般洶洶燃燒。

    可惜,她再恨再氣,也無濟于事。更改變不了謝明曦注定大出風頭的事實。

    接下來,便是考了第二名的秦思蕁。

    秦思蕁平日不顯山露水,此次卻考了五十七的高分,位列第二。同樣得到了夫子們的贊許和褒獎。

    再後來,便是並列的顏蓁蓁和方若夢。

    顏蓁蓁在接到獎賞後,磨了半天墨的氣悶頓時一掃而空,喜滋滋地接了獎賞。

    方若夢卻激動得多,雙手一直不停顫抖,目中閃出喜悅的水光。

    此次月考,她考得這般好。待傍晚散學回府,便能挺直了胸膛回府,讓娘親也跟著榮耀體面一番了。

    按著慣例,月考只獎勵前三名。

    此次顧山長卻又點了林微微的名字︰“林微微天生體弱,不宜練射御。這一個多月來,卻一直堅持上課苦練。除去這兩門被扣分之外,其余四門,林微微俱考得極佳,僅在謝明曦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