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余波(三)

作品:《六宮鳳華

    這一晚,謝府也同樣“熱鬧”。

    謝明曦一回府,徐氏便得了消息,親自來了春錦︰“明娘,你走了之後,丁姨娘便醒了。她哭著向你父親求情,想擔下所有錯事,求你父親饒過元亭。”

    “可你父親此次卻是鐵了心腸,打定主意要給元亭一個教訓。已經替元亭告假數日,責令他在府中反省。”

    “丁姨娘也被關進蘭香院,半年之內不得出院子半步。”

    謝鈞大發雷霆,懲罰丁姨娘謝元亭母子,徐氏心中頗覺暢快。

    不過,徐氏在謝明曦面前,還是遮掩一二。

    不管如何,丁姨娘是謝明曦的親娘,謝元亭是謝明曦嫡親的兄長。便是謝明曦再惱再恨,見親娘兄長被這般嚴懲,只怕也會心軟。

    可惜,徐氏這回確實料錯了。

    謝明曦听聞這番話後,毫無錯愕,更無傷心難過之色,只淡淡地哦了一聲。

    這個十歲少女,城府之深,令人難以窺透。

    徐氏心里暗暗嘀咕,試探著問道︰“明娘,你心里若覺得難受,不妨說出來。若有用得著祖母的地方,只管張口,祖母絕不推辭。”

    謝明曦看著徐氏,微微一笑︰“我確實有一事拜托祖母。”

    徐氏老臉舒展,笑著問道︰“什麼事?”

    謝明曦淡淡道︰“姨娘被罰禁足,想來父親一定頗為孤寂。我這個做女兒的,有些事雖能想到,卻不便替父親操心,免得落人話柄。少不得勞煩祖母做主一回,替父親買兩個丫鬟。如此,父親衣食起居,也有人伺候。”

    徐氏︰“……”

    饒是徐氏飽經世故,也被這番話驚住了。

    謝明曦沒有絲毫為親娘求情之意,反而要給親爹買通房丫鬟?

    這也太令人意外震驚了!

    ……

    謝明曦也未出言催促,待徐氏震驚片刻回過神來,才又笑道︰“祖母可是覺得此事為難?”

    徐氏定定神︰“買丫鬟倒不為難。橫豎你那個老不修的祖父,隔上幾個月就要買一回丫鬟。我常和牙婆子打交道,買賣丫鬟都是常事。”

    “不過,往日是在臨安,如今到了京城,我還是第一回操辦這等事。是不是該送個信給永寧郡主?”

    說到底,忌憚的是永寧郡主。

    在徐氏看來,永寧郡主身為正室,定然不願意自己的丈夫身邊有通房丫鬟。她這個婆婆越俎代庖,若是觸怒了永寧郡主,總不太美妙。

    伸手從內宅里撈撈銀子無妨,和永寧郡主正面對上,可就太為難她一個老婆子了!

    謝明曦定定地看著徐氏,明亮的眼眸似能窺破徐氏心底所有的盤算︰“祖母是想先請示郡主是否首肯?免得惹怒郡主?”

    徐氏臉皮又厚又老,被說破了心思也不見臉紅︰“是,我確有此打算。”

    “謝家有今日光景,有大半都靠著永寧郡主。便是永寧郡主不住謝府,謝家內宅大事小事也不能饒過郡主不是?”

    謝明曦輕笑一聲︰“祖母一進謝府便接管內宅,伸手撈銀子半點沒手軟。大事小事都想做主,現在怎麼又想起郡主來了?”

    “莫非祖母不想正面開罪郡主,想用此借口來敷衍我?”

    徐氏︰“……”

    就是臉皮再厚,被當面說穿,徐氏也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謝明曦收斂笑意,淡淡說了下去︰“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美事。祖母既已選定了立場,便該站穩。”

    “做牆頭草,可不是易事。隨時都可能滑落牆下。”

    “有舍才有得,做人切記貪婪無度,什麼都想要,最終只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徐氏臉上忽紅忽白。

    “請祖母回去,好好想一想,再做決定。”謝明曦神色淡淡,看不出半點喜怒︰“從玉,你代我送祖母回去。”

    ……

    徐氏一路心神不定,一路打了兩回趔趄。

    幸好身邊的丫鬟眼明手快,及時扶住徐氏。

    從玉看在眼里,一聲未吭,送徐氏回了院子後,匆匆回轉,低聲稟報︰“……老太太似是被小姐的話嚇到了,一路上差點摔倒兩回。”

    “小姐,奴婢看著,老太太怕是不太靠得住。說不定,明日就會悄悄去郡主府示好。”

    然後,主動請纓︰“明日奴婢在府中,一定緊盯老太太和她身邊丫鬟的動靜。一旦有人去了郡主府,奴婢立刻打發人去書院,給小姐送信。”

    徐氏來謝府時日尚短,還沒來得及采買丫鬟僕婦。重用的都是謝府內宅的舊人。

    一舉一動,根本瞞不過春錦。

    謝明曦隨意嗯了一聲。

    從玉一愣︰“小姐,你半點都不擔心嗎?”

    “有什麼可擔心的?”

    謝明曦神色淡然,聲音平靜從容︰“人心莫測,她要如何選擇,都是她的事。我無需揣摩她在想什麼,只看她接下來的舉動就行了。”

    “她選擇站在我這邊,我便扶持她掌管謝家內宅,好生安置謝家二房眾人。”

    “她若投向郡主,謝府內宅再容不下她,我將她和二房眾人全數送進郡主府便是。”

    從玉︰“……”

    小姐一如既往的自信強大!

    徐氏,希望你能做出正確的選擇。不然,到時候連哭都哭不出來!

    ……

    “娘,你這是怎麼了?”

    徐氏和兒子兒媳同住一起。

    看著徐氏失魂落魄的樣子,謝銘既心急又緊張,忙扶住徐氏坐下。兒媳闕氏端來茶水,伺候著徐氏喝了兩口。

    溫熱的茶水緩緩滑過喉嚨,滑入腹中。徐氏紊亂的心跳,終于稍稍平息。

    謝銘忍不住又追問道︰“娘,到底出什麼事了?你不是去了春錦嗎?去的時候還高高興興的,怎麼回來的時候這般頹唐?”

    闕氏也是滿面緊張︰“明娘最是親切和善,總不會和娘生出爭執吧!”

    親切和善?

    不,他們都看錯了!

    謝明曦的親切和善,只是示人的面具。揭下面具後的冷漠尖銳,便連她這個年過半百的老婆子也心驚不已。

    想到謝明曦的那番話,徐氏心有余悸。卻不願和懦弱的兒子多說,更不想透露給兒媳,胡亂揮揮手︰“你們都回去歇著,我要一個人靜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