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余波(二)

作品:《六宮鳳華

    淮南王世子也沒料到自己踢一腳,盛錦月竟會成了這般模樣,心中懊悔不已,立刻喊人去宮中請太醫。

    淮南王世子妃哭道︰“世子爺,一請太醫,宮中上下便都知道了。父王正在氣頭上,我們萬萬不可再惹父王動怒!請位京城名醫來便是。”

    淮南王世子也覺焦頭爛額,立刻點頭,改而讓人去請京城名醫。

    盛錦月還在抽搐,整個人一抖一抖,呼吸不暢。一張臉孔通紅,宛如被開水煮過一般,看著十分嚇人。

    淮南王世子妃抱著盛錦月,不敢挪步,淚水不停滑落。

    匆匆趕回府中的盛渲,也被眼前這一幕驚到了。此時來不及仔細詢問,立刻親自騎馬去請大夫。

    雞飛狗跳,亂成了一團。

    萬幸大夫來的及時,很快施針,止住了盛錦月的抽搐。之後,又開方抓藥,熬藥喂藥。

    盛錦月喝了藥後,終于平靜下來,沉沉睡去。

    盛渲奉上厚厚的診金,含蓄地暗示大夫不得將此時宣揚出去︰“舍妹突發惡疾,委實出人意料。她年歲還小,禁不起半點風言風語。還請大夫多多擔當。”

    一個十二歲的閨少女,莫名地犯了抽搐之癥,說起來確實不太好听。

    這位大夫心領神會,拿著沉甸甸的診金,拱手道謝︰“多謝小世子,老朽時常出診,從不和人提起病患病癥。請小世子放心!”

    盛渲稍稍放了心,送大夫出府。

    ……

    送走大夫後,已是戊時。

    天早已黑了,淮南王世子等人都未進食,也實在沒心情吃飯。

    盛渲終于從淮南王世子妃的口中得知了事情始末,不由得啞然無語。

    在粽子里做手腳……害謝明曦不成,反倒害了董翰林,然後事發被察覺,最後還被顧山長親自送了回來對質。

    雖然是自己的親妹妹,盛渲也得說上一句公道話。

    可真夠蠢的!

    “接下來要怎麼辦?”惱火歸惱火,該解決的事還得解決。盛渲皺著眉頭問道︰“難道任由妹妹出丑丟人不成?”

    這當然不行!

    淮南王府丟不起這個人!

    淮南王世子略一思忖道︰“趁著夜色,立刻去一趟蓮池書院,去找顧山長!給她送份厚禮,不管花多少銀子,都要令顧山長改變心意,從輕處罰!”

    淮南王世子妃滿面愁容地提醒︰“我听說過,以前也有人曾試圖給顧山長送禮。顧山長不但不收,還將送禮之人怒罵一頓,再不允進書院半步。我們這麼做,萬一惹得顧山長翻臉動怒……”

    淮南王世子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那是因為送的禮不夠。本世子倒是不信,這世上還有不愛金銀之人!”

    盛渲在松竹書院就讀,每年私下送給夫子的銀子便是一筆驚人的數字。世情如此,再清高的夫子也未能免俗。

    那個顧嫻之,又不是聖人!

    淮南王世子妃還想再說什麼,此時也只得怏怏地住了嘴。

    “顧山長到底是女子,本世子前去,總有不便。”淮南王世子吩咐盛渲︰“你尚未成年,去蓮池書院也不算惹眼。此次便由你陪著你母親前去。”

    盛渲張口應下。

    淮南王世子妃低聲問道︰“送多少合適?”

    淮南王世子咬牙道︰“只要壓下此事,送多少銀子都行。你先帶上三千兩,若顧山長不滿意,事後再補送便是。”

    淮南王世子妃無奈點頭,匆匆找來錦盒,放了一套名貴茶具。在茶具里塞上三千里銀票。然後,趁著夜色出了王府。

    盛渲騎著駿馬,馬蹄聲NN作響,踏破夜晚的寧靜。

    ……

    蓮池書院。

    這一天里,發生了許多事。顧山長忙碌了一整日,待到晚上,滿面倦容,頗為疲憊。

    丫鬟若瑤伺候主子沐浴更衣,一邊心疼地低語︰“小姐每日奔波勞碌,也太辛苦了。”

    顧山長一直未嫁,若瑤也習慣了在私下延用昔日稱呼。

    顧山長不無自嘲地笑了一笑︰“我確實老了,比不得年少時精力旺盛。今日不過是跑了一趟淮南王府,下午又因李湘如之事煩心,沒想到,身子便撐不住了。”

    若瑤听不得這等話,輕聲道︰“在奴婢眼里,小姐永遠年輕。”

    顧山長啞然失笑︰“哪有永遠年輕之人。我今年已四十有一,別人在我這個年齡,都已做祖母了。”

    頓了片刻,又嘆道︰“我從未後悔過自己的選擇,只後悔,當日不該將你帶出顧家。連累得你也一直未曾嫁人。”

    若瑤為顧山長擦拭頭發,隨口笑道︰“奴婢這些年伴在小姐身邊,過得充實又安樂。從未想過要嫁人。小姐就別惦記奴婢了。”

    主僕說笑片刻,顧山長忽地問道︰“對了,董夫子現在如何了?”

    若瑤答道︰“請了大夫來,抓方開藥,好好靜養歇上幾日便無大礙了。”

    然後,又撇撇嘴道︰“董夫子躺在床榻上,還念叨著山長怎麼沒去探望他。這等人,就該多吃幾個加料的粽子,躺上十天半個月。”

    提起董翰林,若瑤語氣中滿是厭憎。

    顧山長淡淡說道︰“不得無禮。董夫子是書院夫子,在書院里遇到這等事,于情于理,我這個山長都不該袖手不管。今日我無暇探望,明日早上再去。”

    “小姐,”若瑤滿心不忿︰“董夫子對你痴心妄想,書院里人盡皆知。對這等人,何須這般忍讓客氣。依奴婢看,正好趁著此次機會,請他離開書院……”

    顧山長略略皺眉,打斷若瑤︰“行了!此事容後再說!”

    若瑤只得住了嘴。

    就在此時,敲門聲響起。

    若瑤忙去開了門,待听到門房的稟報後,若瑤皺了皺眉,轉身回稟︰“小姐,淮南王世子妃攜小世子前來賠禮致歉,此時正在蓮池書院外。不知小姐可要見上一見?”

    賠禮?

    是來送禮吧!

    顧山長哂然一笑,淡淡道︰“不見。你去書院門口一趟,代幾句話給他們。就說懲罰盛錦月之事已定,無可更改!”

    “不管誰來,都一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