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余波(一)

作品:《六宮鳳華

    傍晚,李府。

    “湘如,你的手怎麼了?”

    滿心歡喜期待的李夫人,一肚子的問題尚未問出口,便被面色蒼白右手裹著層層紗布的李湘如驚到了︰“莫非手受傷了?”

    李湘如滿心煩悶,沒心情說話,胡亂點了點頭︰“今日考音律的時候,一時用力不慎,手指被割傷了。歇上幾日便好了。”

    李夫人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我前幾日便勸過你,不能整晚練琴,免得傷了手指。你偏偏不肯听我的話。如今倒好,竟被琴弦割破了手指。也不知要養上幾日才能好。”

    “對了,你手指受傷,是不是耽擱了其余課程的考試?”

    說起這個,李湘如心里更慪了︰“射御課程未考,廉夫子依據我平日課上表現打分。最高也只有八分!”

    射御兩門課程,每門各扣除兩分,一共便要扣去四分。

    要考甲等,一共只能扣六分而已。也就是說,其余四門加起來,也只能被扣兩分……談何容易?

    難道,此次她只能屈居乙等不成?

    李夫人顯然也想到了這一點,又是懊惱又是慍怒︰“如此一來,你此次便是甲等也難考中。之前還說什麼要考頭名,都成了空話笑話!”

    “今日我受邀去了蕭府做客,和蕭夫人秦夫人她們閑話時,還有意無意地夸耀顯擺了一回。待明日成績公布出來,我豈不是要跟著你一起丟人現眼?”

    對于貴婦們來說,顏面重于一切!

    往日因女兒出色耀眼,李夫人不知收獲了多少羨慕稱贊。

    可這一個多月來,每次出府做客,眾貴婦口中頻頻提起的卻不是李湘如,而是謝家庶女謝明曦!

    李夫人心里一直憋著一股悶氣,此時此刻,盡數發了出來︰“從你幼時起,我遍請名師,精心教導于你。可你瞧瞧自己,竟還不及一個謝家庶女。”

    “現在我一出府做客,一個個就故意在我面前夸贊謝三小姐。說什麼謝三小姐驚才絕艷,在蓮池書院穩居頭名!分明是故意讓我難堪!”

    謝明曦!

    又是謝明曦!

    李湘如積壓在心底的憤怒不甘,驟然沖破胸膛,怒喊一聲︰“別再說了!”

    李夫人︰“……”

    李夫人不敢置信又憤怒至極地看著李湘如︰“你竟敢沖著我怒喊!李湘如!你的閨儀閨訓都學哪兒去了?虧你還是蓮池書院的學生,竟連簡單的孝道二字都忘了!你給我回閨房好好自省去!今日的晚飯,你也別吃了!”

    李湘如淚水漣漣,哭著跑了。

    李夫人依舊滿心怒氣,用力地一拍桌子!然後將桌上的茶碗全數扔了出去!

    ……

    淮南王府。

    “你說什麼?”

    淮南王一回府,淮南王世子夫婦便一臉惴惴不安地來了。

    待淮南王世子說完盛錦月惹禍的始末,素來精明狠辣城府極深的淮南王,霍然變色,破口怒罵︰“混賬!蠢貨!竟做出這等蠢事來!”

    “立刻將她叫來!”

    淮南王世子畏父如虎,不敢反駁,唯唯諾諾的應下。

    過了片刻,眼楮哭得快腫成桃子一般的盛錦月來了。

    “快跪下,”淮南王世子怒瞪過去。

    盛錦月委委屈屈地跪下,尚未張口說話,便被淮南王一頓臭罵︰“我拉下一張老臉,親自去求俞皇後,這才將你送進了蓮池書院。你不好好讀書給我爭臉也就罷了!現在竟做出這等事情,惹得顧山長親自登門!”

    “明日蓮池書院外一張榜公布,你做的蠢事就人盡皆知。”

    “我這張老臉,都被你丟盡了!淮南王府也會成為笑柄!”

    盛錦月被罵得又哭了起來。

    “現在知道悔恨痛哭,當初做什麼去了?”淮南王越想越怒,隨手拿起一個茶碗扔了過去。

    練武之人準頭十足,茶碗直直地砸中盛錦月的胳膊,茶水濺落,盡數落在盛錦月的衣裙上。

    盛錦月痛呼一聲,半身茶水,狼狽不堪。

    淮南王世子妃看著心疼,鼓起勇氣為盛錦月求情︰“請父王息怒!錦月還小,一時糊涂,做了錯事。今日顧山長親自登門,兒媳也覺面上無關。”

    “只是,錯事已經犯下,便是再責罵她也無濟于事。倒不如想想法子,將此事遮掩過去。或是請人去顧山長那兒說情,懲罰稍輕一些……”

    淮南王冷哼一聲︰“要去你們去!本王可丟不起這個人!”

    他們倒是想去,也得顧山長買賬才行!

    顧山長剛正不阿軟硬不吃的脾氣赫赫有名!這十余年來,在蓮池書院就讀的學生著實不少。和顧山長打過交道的貴婦們,提起顧山長都覺頭痛。

    淮南王世子妃今日也領教了顧山長的厲害,哪里敢去踫這個硬釘子。所以才和淮南王世子腆著臉來相求。

    淮南王身為宗室親王,若肯親自出面,顧山長總要退讓一回。

    可惜,淮南王不願舍下自己的臉面,連帶著將淮南王世子夫婦也臭罵了一通。

    夫妻兩人被罵得灰頭土臉,領著哭哭啼啼的盛錦月退下。回了院子後,淮南王世子也動了肝火,揚手打了盛錦月一巴掌。

    “都是你這個不中用不成器的東西!連累得你老子也挨罵!”

    盛錦月自覺滿腹委屈,挨了一記巴掌,更是委屈,立刻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你們都怪我!我在書院受委屈被欺負,你們怎麼也不問一問?都嫌我丟人,那我以後就不去書院了!反正我讀書讀不好,也沒人疼我!”

    淮南王世子氣得臉都黑了,張口便罵︰“你說得倒是輕巧!免試就讀的名額何等稀少珍貴,你祖父舍了臉進宮相求,才為你求來了名額。你說不去就不去,將你祖父置于何處!”

    “你給我立刻滾回屋子里,安分待著,明天老老實實地給我去書院。再丟人出丑,也得撐著!”

    盛錦月還嚷著“我就是不去”,被氣急的淮南王世子踹了一腳,咚地一聲倒在地上。臉色慘白,全身抽搐個不停。

    淮南王世子妃嚇得魂飛魄散,撲了上去,大哭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