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弦斷(二)

作品:《六宮鳳華

    李湘如在幾日前便挑好了琴曲。

    這首琴曲,指法繁復,難度極高。她每晚都要練上一個時辰,只為了今日技驚四座一鳴驚人。

    便是手指傷口隱隱疼痛,隨時有重新迸裂之憂,她也不會退卻。

    李湘如收斂心神,不看任何人,雙手迅速撥動琴弦,發出悅耳的錚錚琴音。

    楊夫子心里暗暗點頭。

    論琴藝,謝明曦略勝李湘如。不過,李湘如亦天賦出眾,且肯下苦功。尤其是今日這一首琴曲,難度頗高,平日從未听李湘如在課上練過。可見全是課余苦練。

    琴音越來越快,越來越激昂。

    李湘如縴長的十指在琴弦間跳躍,不知何時,傷口已重新裂開,鮮紅的血液流了出來,滴落在琴身上。

    顏蓁蓁蕭語 等人低聲驚呼。

    “李姐姐的手指又流血了!”

    “這樣撫琴,傷口會越來越深!手指一定很痛。”

    “快些讓她停下,不能再繼續撫琴了。”

    楊夫子也擰起眉頭,張口制止︰“李湘如,你的手指流血了,快些停下。”

    全神貫注渾然忘我沉浸于琴音的李湘如,似未听見一般,依舊運指如飛,琴音激昂。指尖鮮血不停滴落,很快匯聚成了一攤驚心刺目的血跡。

    林微微倒抽一口涼氣,湊到謝明曦耳邊低聲道︰“李湘如是不是瘋了!手指不停流血,為何還不停下?”

    十指連心!

    此時的李湘如,手指會有多痛,可想而知。

    可李湘如,臉上竟看不出半絲痛楚和勉強,仿佛入了迷,又似著了魔怔一般,整個人都沉浸在了琴音之中。

    謝明曦注視著李湘如,淡淡低語︰“她不會停。”

    李湘如看似寬和大度行事圓融,實則驕傲又固執。對別人狠辣,對自己也同樣狠得下心腸。

    這樣的對手,才最是可怕!

    ……

    琴音終于戛然而止。

    李湘如的右手已染滿血跡,原本淺淺的傷口,因不停撥動琴弦,已變得深了許多,陣陣刺痛。

    李湘如忍著疼痛,抬起頭沖楊夫子歉然一笑︰“讓夫子擔心了。”

    楊夫子沉著臉快步上前,來不及訓斥,立刻取出干淨的帕子按住李湘如的傷處。又轉頭吩咐︰“你們立刻去顧山長那兒,要些止血的藥膏來。”

    顏蓁蓁秦思蕁搶著應下,起身跑了出去。

    楊夫子又轉頭,又氣又急又怒地說道︰“李湘如!你手指受傷,為何還要堅持撫完琴曲?你可知道,這樣極易傷到手指!若徹底傷了手指,以後你便是想撫琴也不可能了。”

    李湘如蒼白著俏臉,低聲認錯︰“對不起,學生不該如此固執,令夫子憂心。”

    直到此刻,李湘如才陣陣後怕,只覺得手指上的傷口疼得鑽心。一時間,陣陣驚恐涌上心頭。

    若真的徹底弄傷了手指,以後再不能撫琴,該怎麼辦?

    很快,顧山長親自來了。

    顧山長一見李湘如此時的模樣,神色也沉了下來,親自為李湘如清洗敷藥,命人去請大夫,又沉著臉說道︰“接下來的射御課程,你不必再考了。”

    李湘如一驚,脫口而出道︰“山長,我能堅持……”

    顧山長冷然地打斷李湘如︰“拉弓射箭勒韁繩御馬,俱都耗費力氣。你手指傷口頗深,絕不宜再用半點力氣。否則,過了今日,你這手指便廢了。”

    “到底是一次考試成績重要,還是你的手指重要?”

    顧山長嚴厲的警告,振聾發聵!

    李湘如臉上的血色退得干干淨淨,嘴唇不停輕顫,卻再也說不出半個字來。

    就在此時,謝明曦走了過來,先對顧山長行了一禮,才張口道︰“山長,李姐姐手指受傷,不能再考射御課程,也不宜再去練武場。免得觸景生情,心中難過。我願留下相陪。”

    李湘如︰“……”

    李湘如狠狠瞪了過來,正要說話,顧山長已經一口應下︰“也好。你先陪一陪李湘如。等其余學生考完射御,再來換你去練武場。”

    顧山長一錘定音,李湘如無奈地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

    一炷香後。

    所有學生都去了練功場。

    李湘如回了學舍後,木然地坐在位置上。謝明曦十分“盡心盡責”,特意坐在李湘如的身側,也就是盛錦月的位置上。

    李湘如腰桿挺得筆直,目光直視前方,仿佛身邊空無一人。

    謝明曦也不急著張口說話,悠然地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著李湘如。

    過了片刻,李湘如終于忍無可忍,憤而轉頭︰“謝明曦!你別假惺惺地說什麼相陪,你根本是有意看我笑話!”

    因憤怒涌起的潮紅,布滿了李湘如白皙的臉孔,一雙水盈盈的美麗雙眸,此時燃著怒焰。

    謝明曦好整以暇地笑了也笑︰“李姐姐此話從何而來!我好心留下陪你,怎麼倒成了看你笑話了?你有何笑話,讓我來看?”

    李湘如︰“……”

    裝模作樣!故意往她的傷處捅刀子!

    李湘如狠狠地瞪著謝明曦︰“謝明曦!此次是我失策,輸了你一籌。不過,好運不會永遠站在你身邊。總有一日,我會令你嘗到悔恨莫及的滋味!”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哦?那我就等著好了!”

    李湘如︰“……”

    沒等李湘如繼續發怒,謝明曦已沉了臉,冷笑一聲︰“你暗中慫恿盛錦月出手對付我,自己袖手一旁,等著看我出丑。”

    “現在,盛錦月事發,會被嚴懲。你這個始作俑者,莫非以為自己能置身事外?”

    “李湘如,這只是開始!你處心積慮地要對付我,壓我一籌!那就該做好隨時被我反擊的準備!”

    “贏者無愧于心,輸者也只能甘心認輸!”

    話已說到這一步,臉已徹底撕開。

    李湘如也不再遮遮掩掩,目中滿是恨意,冷冷說道︰“你說的沒錯。此次是我輸了!我甘心認輸!不過,你也別太過得意了。我遲早會扳回一城!”

    謝明曦挑眉,懶懶一笑︰“別讓我等得太久!人生短短數十載,我總等著可是會累的。”

    李湘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