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唐突

作品:《六宮鳳華

    六公主顯然早有防備,迅疾閃身避讓。

    謝明曦暗無聲息地踢出一腳。

    六公主不及閃躲,原地後翻,輕飄落地。

    謝明曦已箭步沖了過來,一拳直直地飛向六公主的臉。六公主不假思索地出手格擋,一個反手,緊緊握住謝明曦的手。

    謝明曦毫不遲疑,左手也攻了過來。

    六公主再出右手,巧妙地將謝明曦的左手握住。

    六公主看似縴瘦,實則力氣極大,用力緊握之下,謝明曦想用力抽回手也不可能。不過,這也難不倒謝明曦。

    不能動手,動腳踹人也是一樣。

    六公主窺破謝明曦的心意,既不願傷了她,又不能眼睜睜挨打,索性以身高力大的優勢欺壓過去,順勢壓住謝明曦。

    謝明曦萬萬沒料到六公主竟使出如此無賴的招數,一不提防,竟被壓在了床榻上。

    ……

    隔著薄薄的幾層衣衫,算不得肌膚相貼。再者,都是女子,便是有些肢體相觸也無妨。

    謝明曦並未急著推開六公主。

    反倒是六公主,竟倏忽涌起暗紅,如彈簧一般跳了起來,連連後退數步︰“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唐突你。”

    謝明曦也隨之起身,譏諷地扯起嘴角︰“你我都是女子,有什麼可唐突的!除非你有磨鏡之癖,天生喜歡女子!”

    六公主︰“……”

    滿腹苦逼,無言以對!

    謝明曦見六公主沒吭聲,不由得挑眉︰“為何不出言反駁?該不是被我說中了吧!”

    六公主忍不住說道︰“謝明曦!你真是見聞廣博!”

    什麼磨鏡之癖,輕飄飄地便出了口!

    謝明曦不以為意,淡淡說道︰“這算什麼見聞廣博。換了你在宮中生活數十年,便是再荒唐的事,也會司空見慣,沒什麼稀奇。”

    皇宮,是天底下最富貴尊榮之處,也是世間最畸形最可怕的地方。

    整座皇宮,除了守衛宮廷不得擅入後宮的御林軍外,只有一個男子。就是身為九五之尊的天子。

    宮中所有嬪妃,包括皇後在內,都是天子的女人。為了爭寵,為了天子一夕臨幸,眾嬪妃彼此為敵,勾心斗角。

    可天子只有一個,且總有寵愛的嬪妃。那些不得寵的嬪妃,等閑幾個月都見不到天子的面,更遑論伺候枕席。

    久曠的嬪妃們,為了排解心中苦悶空虛,不免要想些別的法子。和身邊內侍假鳳虛凰者有之,和宮女廝混者有之。

    謝明曦身在後宮數十年,早已見慣不怪了。

    便如當今的李太後,也未必天生喜歡女子。只是,已故先帝另有寵妃,對李太後頗為冷淡。李太後時常折騰自己身邊的宮女。時日久了,便有了許多扭曲陰暗的“癖好”。

    ……

    六公主听了這幾句話,目光卻驟然一亮︰“你前世的丈夫是誰?”

    既在宮中生活數十年,定是天子嬪妃。也就是說,謝明曦前世的丈夫,便是皇子中的一個,也是未來的儲君。

    也最有可能是原主的仇人!

    不等謝明曦回答,六公主若有所思地說了下去︰“二皇兄婚期將近,三皇兄四皇兄五皇兄的年齡和你都算合適。我記得,那一日你見了四皇兄,格外警戒提防。對三皇兄五皇兄倒是還算和善。”

    “看來,你前世必是嫁給四皇兄無疑。”

    竟如此敏銳犀利!從短短的一句話中,便推斷出了她前世和四皇子的牽扯。

    由此也可見,眼前的“六公主,”來歷絕對不同尋常。

    算學過人,射御出眾,兼有極出色的身手和練武天賦。還有如抽絲剝繭一般精準的觀察力判斷力……

    謝明曦無意中失言,被六公主窺破,也未懊惱動氣,淡淡應了回去︰“我前世嫁給誰,和你有何關系?”

    當然有關系,關系大的很!

    六公主不動聲色地問道︰“你該不會有再續前緣的打算吧!”

    謝明曦揚起嘴角,似笑非笑︰“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六公主听聞此言,一顆心稍稍落回原位︰“在我面前,你何必嘴硬。若他待你好,你也不會是這等反應了。”

    謝明曦冷笑不語。

    六公主仔細觀察謝明曦的神色變化,繼續說道︰“你非但不願再親近四皇兄,反而避之不及,對他也格外戒備畏懼。”

    “如此看來,你並無再嫁他一回的打算。”

    “四皇兄確實不是良配,你今生還是另嫁良人才是。”

    快些睜眼看看,良人就站在你面前。

    ……

    謝明曦冷冷地瞥了六公主一眼︰“你今日話太多了。”

    六公主有些惆悵地嘆了一口氣︰“整日陰沉著臉不說話,你以為這等滋味好受嗎?”

    “以前在寢室里,還能和你說說話。這些日子你成日折騰我,我一見你笑就覺得頭皮發麻,連獨處都不敢。實在是太憋悶了。”

    “今日難得你肯心平氣和地和我說會兒話,我自然要多說幾句。”

    大概是真的太過憋悶的緣故,六公主今日格外話多。

    或許這才是六公主的真性情。往日那副陰郁少言的樣子,本來就是裝出來騙她的。

    一想到這些,謝明曦稍稍平息的怒焰,又竄上了心頭︰“呵呵!我這個人,心胸狹窄,十分記仇。誰惹了我,我一定要十倍百倍地還回去。”

    “還有,我最恨人騙我。”

    “你現在不願吐露身份來歷,我暫且不再追問。不過,你以後和我說話,不得有半句假話。否則,我絕不饒你!”

    最後一句話,說得平平淡淡。

    六公主卻覺得心底陣陣發涼。

    自己騙她的事,可不止一樁……

    此時要是全部“交代”出來,只怕自己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謝明曦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你為何不說話?莫非是做賊心虛,有重要的秘密瞞著我?”

    六公主瞬間回過神來,在謝明曦明**~人的銳利目光下,硬著頭皮應道︰“當然沒有!”

    謝明曦冷冷道︰“最好沒有!不然,我定讓你嘗到什麼叫後悔莫及!敢騙我謝明曦的人,從來沒好下場!”

    六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