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良師

作品:《六宮鳳華

    此時的謝明曦,正安靜地立在顧山長面前。

    顧山長品性方正,行事從不偏頗。盛錦月是淮南王府嫡女,顧山長依舊嚴懲不待,由此可見顧山長為人風骨。

    因此,謝明曦此時半點不驚惶。因為她很清楚,顧山長絕不會為了此事遷怒到“無辜”的她身上。

    果然,顧山長進了屋子後,神色便柔和了許多,徐徐說道︰“謝明曦,你可知我為何特意叫你過來?”

    謝明曦面容平靜,神色從容︰“我想,山長定是想詢問我和盛錦月之間到底有何糾葛,為何她要這般處心積慮地加害于我。”

    果然是個聰慧敏銳的孩子!

    顧山長神色愈發和緩︰“你想的沒錯。我今日听了盛錦月的一面之詞,她言辭激烈,處處貶低你。我心中卻是不信,所以想听一听你的說辭。”

    顧山長說的已經很委婉。

    盛錦月當時何止是激烈,根本是哭喊交加徹底失態,不停辱罵謝明曦︰“……她出身卑賤,她娘只是個卑賤的妾室,她是個卑賤的庶女。她這等人,憑什麼凌駕我之上。我心中不服,所以才會想法子對付她。我只是想給她個教訓。誰知道,她竟這般狡詐,將粽子給了六公主……”

    顧山長當時滿面怒容,冷冷呵斥︰“盛錦月,今日之事,皆因你心生嫉恨而起。你不思反省,反倒辱罵不休。是何道理?”

    盛錦月自覺滿腹委屈,哭著嚷道︰“顧山長,你被謝明曦騙了!她慣會裝模作樣來騙人!其實,她根本就是個陰險狡詐的小人……”

    顧山長不願再听下去,冷然看向淮南王世子妃︰“請世子妃好好教導令千金,若她執迷不悟,不肯反省,也不用再去書院了。告辭!”

    說完,看也不看尷尬難堪的淮南王世子妃,便拂袖而回。

    ……

    這些事,顧山長不必細說,謝明曦猜也能猜得出來。

    盛錦月就是一個被驕縱慣壞的蠢貨!沒什麼能耐,卻自視甚高,自高自傲。此次一頭栽進坑里,又驚又懼,哪有不惱羞成怒的道理!

    殊不知,辱罵得越凶,顧山長越是向著她。回了書院,特意將她叫來安撫,便是明證。

    謝明曦抬起眼看著顧山長,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我的身世,山長早已清楚,不必贅述。盛錦月是我嫡母的佷女,看我這個謝家庶女自是百般不順眼。便是我什麼都不做,她也不待見我。”

    “自我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蓮池書院後,更是成了她的眼中釘。這一個月來,她對我橫眉冷眼,時常無故挑釁。”

    當然,盛錦月從未成功過一回。每次都是挑釁不成,反被氣得食不下咽。

    不過,這種小細節,就不必告訴顧山長了。

    顧山長聞言眉頭皺緊,目中閃過怒意︰“知道自己不及你,便該勤學苦讀才是。竟想出這等旁門左道的下作手段,委實令人不齒。”

    “我既為蓮池書院的山長,絕不會容這等事繼續。”

    “你放心,此次我定要令盛錦月知錯便改,再不容她欺辱你半分!”

    ……

    看著滿目怒容全心相護的顧山長,謝明曦冷硬如磐石的心,悄然融化了一角。

    如此關愛,便連親爹親娘也未曾給過她。

    謝明曦冰冷的心田,此時微微發燙。此時此刻,所有的言語都顯得乏力。千言萬語,俱化成了一句︰“多謝山長。”

    多謝你,令我知道這世上還有人真心地關心我愛護我!

    多謝你,令我知道這世上還有坦蕩磊落之人!

    多謝你,令我知道這世上不僅只有嫉妒陰暗懷疑,還有無私光明美好!

    顧山長收斂了眉宇間的怒意,輕聲道︰“謝明曦,你身為庶女,必定受過許多委屈。只是,你也需謹記。這世上,光明美好總勝過陰暗扭曲。”

    “你的人生剛剛起步,歲月漫漫,縱有再多人輕蔑你嘲笑你羞辱你,你也無需自憐自苦自卑怯懦,更無需低頭退縮讓步。”

    “我由衷地希望,你能保持本心。不要因別人的羞辱歧視低頭,更不要因此心生陰暗怨懟。”

    “一個人,只有心懷光明磊落,才能胸襟坦蕩,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顧山長定定地看著謝明曦,緩緩道︰“謝明曦,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

    這一刻,謝明曦心底涌起莫名的激流,陌生又激烈的情緒,在心頭涌動不休。

    她前世雖歷經磨難,到後來卻是有仇報仇,活得風光從容。老天令她重生而回,她自不會再走一次前世的舊路。

    她不願也不會再嫁人生子,更不願和宮中有牽扯。

    她只想過得自由自在,愜意一生。

    只是,人活著,總得有所為。否則,一生庸庸碌碌,毫無作為,重生又有何意義?

    曾經偶爾生過的念頭,此時似一粒種子,悄然落入心田,迅速生根發芽。

    一條路,已出現在眼前。

    眼前的顧山長,便是她的良師。她要抓住顧山長的手,踏上這條路。

    ……

    在顧山長殷殷期盼的目光下,謝明曦點點頭,慢慢地說道︰“山長的話,我都記下了。”

    顧山長舒展眉頭,臉上有了笑意︰“好!我知道你是個聰慧機靈的孩子!盛錦月便是想加害于你,你也有法子躲過。此次的法子便很好。”

    “六公主拿了你的粽子,你便能順理成章地躲過這一回算計。”

    “只是,你們不該將粽子送給董夫子。害得董夫子遭受無妄之災!”

    謝明曦︰“……”

    其實,這回的坑,還真不是她挖的。

    沒想到,六公主也這般腹黑蔫壞!

    不過,這等事實在無法解釋。謝明曦只能默默認下︰“對不起,給山長惹麻煩了。”

    沒有辯解,乖乖認錯,態度端正得不能更端正。

    顧山長頗為滿意,略一點頭︰“六公主身份不同,我不便過多訓斥教導。你回去之後,代為傳話。”

    “以後再有類似之事,萬萬不可禍水東引轉嫁他人。”

    謝明曦還能說什麼?

    只能繼續乖乖點頭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