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嚴懲(一)

作品:《六宮鳳華

    一席話,听得眾少女暗暗倒抽一口涼氣。

    顧山長雷厲風行,短短兩個時辰內,已將此事查的清清楚楚。對盛錦月懲罰之重,更令人心驚。

    月考計為零分也就罷了。張榜公告,當眾檢討自省,卻實在丟人現眼。更不用說,還要計警告一回,如有再犯就要被開革出書院!

    “你們心中是不是在想,我對盛錦月的處分太嚴厲了?”

    顧山長目光驟亮,明如火燭,聲音稍稍抬高︰“蓮池書院開設十余年來,一直提倡同窗友愛和睦。這等加害同窗的行徑,是為大忌!”

    “你們從幾百名報考的學生中脫穎而出,成為海棠學舍的學生,有幸同窗共讀。這是何等的幸運,又是何等緣分。誰若像盛錦月這般,心懷嫉恨,謀害他人,我絕不相容!”

    “盛錦月出身淮南王府,素來驕傲自矜。以為便是犯了錯,我這個山長也得看在淮南王府的顏面上容忍幾分。”

    “可惜,她想錯了!我絕不會姑息,更不會包庇!只會嚴懲!”

    “她想繼續留在蓮池書院,便要遵守書院的規矩,接受懲罰。否則,便立刻開革!”

    “你們也需謹記這個教訓,絕不可犯類似的錯誤!”

    眾少女心中凜然,齊聲應是。

    李湘如心跳驟亂,呼吸有些急促,沒勇氣和顧山長對視,低低地應了一聲是。

    顧山長說完這番話後,又點了謝明曦的名︰“謝明曦,你隨我來。”

    ……

    林微微一驚,迅速看向謝明曦。

    顧山長已經責罰過盛錦月,為何還要將謝明曦叫走?該不是因此事遷怒于謝明曦吧!

    謝明曦神色倒是頗為鎮定,應了一聲,邁步上前。

    六公主也出人意料地一並上前︰“山長,此事和我也有關聯,我也一並前去。”

    謝明曦︰“……”

    謝明曦迅速掃了身側的六公主一眼,心情有些復雜。

    六公主這是在擔心顧山長意欲刁難她,所以堅持同往……

    面對挺身而出的六公主,顧山長並未放軟態度,淡淡說道︰“我要問謝明曦之事,和公主殿下無關。公主殿下暫且留步。”

    六公主還待張口,謝明曦忽地說道︰“我去去就來,公主殿下不必憂心。”

    六公主這才閉上嘴。

    待謝明曦隨顧山長離開,眾少女又是一陣竊竊私語。這一回,眾少女議論的重點變成了︰“老天!顧山長發起脾氣來真嚇人!”

    “是啊,我剛才被嚇得根本不敢動彈!”

    “盛錦月也是活該!誰讓她存了壞心,竟想用這等下作手段來陷害謝妹妹。萬幸今日謝妹妹沒中招!”

    “我們都要引以為戒。以後萬萬不能生出類似的心思。不然,要被張榜公告,要當著所有學生夫子的面檢討自省,實在太丟人了。”

    “說不定盛錦月丟不起這個臉,根本不願再來蓮池書院了。”

    “這倒也有可能……”

    ……

    李湘如獨自回了寢室。

    門一關上,李湘如鎮定自若的面具頓時卸下,取而代之的是驚惶難安。

    盛錦月到底有沒有將她供出來?

    應該沒有!不然,顧山長剛才一定會點她的名。顧山長連淮南王府都未買賬,想來也不會看在她祖父李老的面上放過她。

    所以,她不會有事的。不會牽連到她身上。

    退一步說,便是盛錦月將她供出來,她當時也沒說什麼過火的話。是盛錦月“積極”“主動”要動手害人。她頂多是知情未報……

    扣扣!

    敲門聲忽然響起。

    李湘如一驚,聲音尖銳高亢︰“是誰?”

    門外的人也被嚇了一跳︰“李姐姐,是我。”

    李湘如劇烈跳動的心稍稍平靜,定定神,上前開了門。門外站著的,正是顏蓁蓁。

    顏蓁蓁睜著一對圓溜溜的大眼,一副驚魂未定的表情︰“李姐姐,你剛才是怎麼了?我只敲了敲門,你怎麼像見了鬼似的喊了起來?”

    李湘如敷衍地笑了笑︰“我正想著盛錦月的事,一時失了神,被敲門聲驚到了。”

    顏蓁蓁半信半疑地看了李湘如一眼。

    這麼容易就被驚到?這可不是李湘如的風格。她素來以落落大方鎮定從容聞名。

    李湘如不願被窺出異樣,很快擠出笑容,拉著顏蓁蓁進了寢室︰“顏妹妹忽然來找我,不知是為了何事?”

    顏蓁蓁悶悶地嘆了口氣︰“也沒什麼事。只是,今日盛錦月鬧出這麼大的動靜,我心里也有些驚慌。”

    “不瞞你說。我和謝明曦立了賭約之後,也生過動些手腳的念頭……好在我膽子不夠大,沒敢動手。不然,現在倒霉的人就是我了!”

    李湘如︰“……”

    李湘如心情復雜,表情一言難盡。

    “經過此事,我也算想明白了。勤學苦讀才是正途,想什麼歪門邪道的手段,便是僥幸勝過謝明曦一回,也沒什麼意思。”

    “算了,我接下來一個月替她鋪紙研墨便是,就當是吸取個教訓。”

    顏蓁蓁吐過苦水之後,很快走了。

    留下李湘如繼續獨自在寢室里糾結。

    ……

    林微微也是滿面憂色,睜著眼楮躺在床榻上,半點睡意都沒有。

    方若夢輕聲道︰“你也別太憂心了。此事都是盛錦月的錯,總怪不得謝妹妹。顧山長叫謝妹妹過去,應該是詢問前因後果。謝妹妹不會有事的。”

    林微微嘆了口氣︰“話是這麼說,可我總是有些擔心。”

    方若夢對謝明曦卻有著近乎盲目的信心︰“便是有什麼事,謝妹妹也能安然化解。”

    林微微啞然失笑,看向方若夢︰“你對她倒是有信心。”

    方若夢一臉認真︰“我不是在說笑。你想想看,我們進蓮池書院,也有月余了。你何曾見過謝妹妹吃過虧?”

    這倒也是。

    不管誰對上謝明曦,從來都只有別人吃虧受氣的份。便連六公主,也被謝明曦收拾得服服帖帖。

    顧山長雖然嚴厲些,想來謝明曦也能應付。

    林微微想通了之後,笑道︰“罷了,我們先睡會兒。等她回來再細問不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