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事發(三)

作品:《六宮鳳華

    眾少女各懷心思地回了各自的位置。

    算學試卷,同樣是一大張。上面共有十題。每題各計一分,總分十分。

    除了試卷之外,季夫子頗為體貼地為眾少女準備了一張白紙,留著驗算之用。

    算學素來是眾人頭痛的課程,無人敢疏忽大意。立刻聚精會神地看題驗算。盛錦月被顧山長帶走之事,也被暫時拋諸腦後。

    考四書五經時佯裝鎮定的六公主,此時才是真的從容不迫,略一掃視,提筆如有神,落筆似游龍。

    時間未過一半,六公主便已寫完試卷,隨意地擱了筆。

    然後,無事可做的六公主,側過頭看向謝明曦。

    謝明曦精于算學,速度遠勝一眾同窗,已做到了第八題。

    她凝神端坐,身姿挺直,尚未完全發育的身體有些縴瘦單薄,側臉秀美柔和。

    只是,六公主曾窺見過這張柔和面具下的銳利冰冷。當時的心驚,此時細細想來,卻又有著驚人的無情的美麗。

    那才是真正的謝明曦!

    只有自己曾見過的謝明曦!

    六公主心頭涌起一股異樣的熱流。

    一開始,自己是因對原主的承諾,對謝明曦親近示好。謝明曦的溫柔慧黠,令人驚喜。也令自己沒什麼抗拒排斥,很快便接受了日後娶她為妻的念頭。

    然而,真相出人意料。

    萬萬沒想到,自己這麼快便露了馬腳,也窺破了謝明曦的秘密。那種爭鋒相對的敵意,和棋逢對手的緊張,混合著一絲難以言喻令人顫栗的亢奮和喜悅……

    六公主的目光太過專注。

    謝明曦想忽略也不可能。不過,她並未轉頭,而是專注地完成所有算學試題,仔細檢查,確認無誤後,才擱了筆。

    然後,謝明曦轉過頭,看了過來。

    六公主︰“……”

    六公主默默認慫,將目光收了回來。

    耳邊似響起謝明曦呵一聲輕笑。

    ……

    算學考試結束後,眾人休息一炷香時間。期間不免又激烈地討論了盛錦月一番。

    之後,是禮儀課程的考試。

    甦夫子考試的方式別具一格。將這一個月來教導過的所有禮儀皆考了一遍。眾少女或坐或立,或跪或行禮,被折騰得手軟腳軟。

    甦夫子目光如炬,將眾人的一舉一動皆收入眼底,然後提筆便寫下各人的分數。

    便連六公主,也忍不住探頭張望,試圖以銳利的目光提前窺到分數。

    甦夫子抬起頭,沖眾學生微微一笑︰“不必心急。明日一早來,書院外便會張榜公布所有學生的成績。”

    什麼?

    不是只公布前三名嗎?

    顏蓁蓁脫口而出問道︰“夫子,以前只張榜公布前三名。為何現在所有人的成績都要公布?”

    甦夫子慢條斯理地應道︰“此事是我和季夫子一起提議,經所有夫子討論,最後由山長拍板定下。如此張榜,能激勵所有學生。”

    眾少女︰“……”

    甦夫子季夫子,你們實在太狠了!

    考了高分,當然不介意被人看到,恨不得在皇城門上張榜公布才好。對自己成績沒信心沒把握的,立刻便緊張起來。

    甦夫子拿著記錄下的成績,翩然走了。

    留下一堆神情或振奮或頹唐的可憐學生。

    “我這次大概又要墊底了!”第一個出聲的,是滿臉愁容的尹瀟瀟︰“排在最末,我自己倒無所謂。只怕給我爹丟臉!”

    謝明曦笑著安慰︰“放心吧!你此次不會墊底!盛錦月只考了第一場,這兩場都沒考,墊底的必然是她。便是撇去盛錦月,也還有六公主殿下呢!”

    六公主︰“……”

    尹瀟瀟︰“……”

    尹瀟瀟唯恐六公主動氣翻臉,緊張地看了過去。

    沒想到,六公主只默默地看了謝明曦一眼,並未出言反駁,更未生氣。

    尹瀟瀟一顆心落回原處。六公主平日看著孤僻陰沉,其實,性情脾氣倒是不錯。除了不時讓盛錦月踫踫釘子之外,和其余同窗都相安無事。對謝明曦更是處處相讓。

    林微微笑著打圓場︰“我們一起去飯堂,便吃飯邊閑談。”

    眾人欣然應下。

    謝明曦和往日一樣,和六公主一起同行。

    兩人演技精湛,當著眾人的面和往常一般無二。誰也沒察覺出兩人之間的微妙。

    ……

    吃完午飯,眾少女都未回寢室,低聲議論起來。

    “盛錦月為什麼一直沒回來?”

    “莫非是被顧山長留下了?”

    “若是盛錦月拒不承認在粽子里做了手腳,顧山長也沒辦法懲處盛錦月吧!”

    李湘如也和眾人討論不休,一會兒皺眉一會兒嘆氣。愣是沒人疑心到她身上。

    謝明曦也未多言,只似笑非笑地瞥了李湘如一眼。

    李湘如被看得心中發涼,旋即默默安慰自己。不用擔心!無憑無據,便連盛錦月,最多也是不了了之。更不會牽連到她身上來……

    耳邊忽地響起一聲低呼︰“山長來了!”

    李湘如一凜,立刻回過神來,和眾人一起起身︰“學生見過山長。”

    顧山長嗯了一聲,神色依舊淡然,說出口的話,卻令眾人一驚。

    “我親自將盛錦月送回淮南王府,將此事原委告知。又當著其母的面,將做粽子的廚娘叫了出來對質。那廚娘一五一十地交代,今日早起做的十二個粽子里,有一個摻了巴豆粉。”

    “那個粽子,原本盛錦月是用來謀害謝明曦,沒想到,被六公主索要了去,然後又送給了董夫子。”

    “董夫子吃了摻著巴豆粉末的粽子,今日腹瀉不止,此時已無力下榻。我已命人請了大夫來,為董夫子診治。診金由淮南王府來出!另外,董夫子因此事身心受損,要靜養數日,接下來一段時日,四書五經課由我暫代。”

    “盛錦月因嫉妒之心,用此等卑劣的手段加害謝明曦,最終禍害到了董夫子。此等行徑,已犯了蓮池書院的院規。”

    “盛錦月此次考試計為零分,張白榜公告,需當眾檢討自省。另計警告一次。再有下次,立刻開革出蓮池書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