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事發(二)

作品:《六宮鳳華

    董翰林坐下片刻,又白著臉跑出去了。

    如此往返四次。

    董翰林一副虛脫的模樣,坐在椅子上沒力氣動彈。謝明曦主動收齊試卷,送至董翰林面前︰“夫子,試卷已都收齊了。”

    放在第一份的試卷,赫然便是盛錦月的。

    一張試卷,竟有大半都是空白。

    虛弱無力的董翰林,目光一掃,立刻怒上心頭。不知哪來的力氣,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怒喊一聲︰“盛錦月,你給我過來!”

    做賊心虛惶惶難安的盛錦月,頭腦里緊繃的弦瞬間繃緊,不假思索地喊道︰“我帶來的粽子絕無問題。夫子鬧肚子,和我半點關系都沒有!”

    董翰林︰“……”

    眾少女︰“……”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地落在“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盛錦月身上。

    盛錦月此時也知自己反應過度,恨不得一口咬掉自己的舌頭。面色忽紅忽青,目光飄忽不定︰“不知夫子有何吩咐?”

    董翰林也不是蠢人,見盛錦月這等反應,哪里還猜不出是怎麼回事。

    粽子里必被做了手腳。

    只是,這個盛錦月為何要對付六公主?

    兩人是堂姐妹,平日並無恩怨。再者,對堂堂公主下黑手,後果可不是一般的嚴重。盛錦月是腦袋被驢踢了不成?

    可恨可惱的是,六公主渾然不知,將粽子轉贈給了他。他成了中了黑手的倒霉鬼……

    董翰林面色扭曲而猙獰,正要怒罵盛錦月,肚子又傳來咕嚕咕嚕的聲響,只得捧起肚子又去了淨房。

    眾人︰“……”

    學舍里陡然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在看著盛錦月,目中有鄙夷有輕蔑有不屑。

    董翰林不知是怎麼回事,她們可都看在眼底。那個被做了手腳的粽子,本是送給謝明曦的……盛錦月要謀害的人,是謝明曦!

    盛錦月漲紅著臉嚷道︰“你們看我做什麼!我的粽子根本沒有半點問題!今日早上,大家伙兒都吃了,誰也沒鬧肚子。董夫子這樣……定是因為他吃了什麼不干淨的東西,怎麼能怪到我身上來!”

    不管如何,此事萬萬不能承認!

    謝明曦目光一掃,掠過盛錦月看似鎮定實則倉惶的臉孔,淡淡說道︰“是非曲直,你自己去顧山長面前說個明白。”

    顧山長行事方正,一絲不苟,在學生中頗為威望。

    盛錦月听到顧山長的名諱,臉更白了,抵死不從︰“我行事坦蕩,並無錯處。為何要去見山長?”

    “你既然心胸坦蕩,為何不敢去?”

    謝明曦犀利的反問,堵得盛錦月啞口無言。半晌,才勉強找出一個理由︰“下一場考試很快就開始了。我現在去顧山長那里分說,便會耽擱了下一場考試。等午休的時候再去不遲。”

    話音剛落,學舍門口便響起了一個熟悉的聲音︰“我已來了。”

    ……

    竟是顧山長!

    眾少女一驚,忙轉身拱手行禮。

    今日的顧山長,面容格外冷肅,站在門口,明亮的目光掃了過來。

    盛錦月首當其沖,根本不敢看顧山長,迅速垂下頭。

    李湘如也不動聲色地垂了眼。

    “董夫子打發人給我送了口信,讓我到學舍來。”顧山長冷然問道︰“到底出了何事?”

    無人敢吭聲。

    謝明曦主動上前一步,朗聲說道︰“請山長息怒,容我將此事道來。事情要從今日早上說起,盛錦月特意帶了粽子,給諸位同窗分食……”

    謝明曦深諳告黑狀之道,並未強調是盛錦月所為,字字句句卻又直指盛錦月︰“……董夫子吃了粽子後,一直鬧肚子。顯然是所進食之物,出了差錯。到底如何,學生不敢下定論,還請山長定奪!”

    顧山長目中怒氣聚集,定定地看著面色慘然的盛錦月︰“盛錦月,你老實交代,那個粽子里到底放了什麼?”

    盛錦月抵死不認︰“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個普通的豆沙餡的粽子罷了!山長不能只听信謝明曦一面之詞,便冤枉于我!”

    然後,一臉憤怒地看向謝明曦︰“謝明曦,一切分明是你杜撰出來的。你這是有意陷害我!早知如此,我真不該好心給你帶粽子來!”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淡淡說道︰“你的‘好心’,我實在承受不起。”又看向顧山長,自責不已地嘆道︰“可恨我不知粽子被做了手腳,不然,絕不敢將粽子送給公主殿下。”

    一直沒出聲的六公主,也張了口︰“我不該將粽子送給董夫子。”

    顧山長皺著眉頭,沉聲道︰“此事焉能怪你們兩人。”目光如電般掃過盛錦月︰“你不必再考了,立刻隨我來。”

    盛錦月頭腦又一嗡,脫口而出道︰“為什麼不讓我考試?我什麼也沒做,就這般懲罰我,我不服!”

    顧山長掌管蓮池書院十余年,什麼樣的學生沒見過?盛錦月這般鬧騰,顧山長根本沒放在眼底,淡淡道︰“我自會讓你心服口服。”

    ……

    盛錦月萬般無奈地隨著顧山長離開。

    臨走前,盛錦月狠狠地看了謝明曦一眼,目中滿是怨毒。

    林微微在一旁看得心中一跳,忿忿地哼了一聲︰“明明就是她心懷不軌,在粽子里下藥害你。如今事發了,她竟沒半分愧疚之意,反倒記恨到你頭上。真是可恨可惱!”

    林微微的話,頓時得到了眾人有志一同的附和。

    “就是!這個盛錦月,心思實在惡毒!”

    “我們有這等同窗,以後可得注意些才是。”

    “是啊,以後她帶來的飯食,我可是半口都不敢吃了。”說這話的,是心直口快的尹瀟瀟︰“李姐姐和她同寢,應該加倍留心才是。”

    李湘如竟也是一臉憤恨︰“知人知面不知心!枉我平日將她視為好友!沒想到,她竟是這等陰暗之人!”

    謝明曦瞄了義憤填膺的李湘如一眼,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

    就在此時,季夫子抱著一摞試卷邁步而入。

    董翰林鬧出的動靜著實不小,夫子們都有所耳聞。

    季夫子絕口未提,目光一掃︰“各自坐下,開始考算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