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算計(三)

作品:《六宮鳳華

    徐氏指桑罵槐地一通怒罵,令謝老太爺面色鐵青,謝鈞更是面色難看。

    奈何謝家就這麼一個子嗣,總不能真地打斷謝元亭的腿!

    謝老太爺憤怒地瞪了謝鈞一眼︰“還不快些將這一攤子爛事處理好!林家馬車來了,明娘遲遲不出府,豈不惹人疑心?”

    謝鈞自然听出了謝老太爺的話中之意。

    家丑不可外揚!

    今日之事,絕不能傳出去。

    謝鈞定定神,先哄謝明曦︰“明娘,此事是你受了委屈。你放心,父親一定會給你個交代!你先安心去蓮池書院考試。今晚回來,便知究竟!”

    論做戲,謝明曦從不輸任何人。

    謝明曦不知何時紅了眼眶︰“父親,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何大哥恨我入骨,挑唆姨娘動手害我?”

    “我雖是女子,卻一心向學,一心為謝家爭臉。也盼著日後有出息的那一日,能惠澤謝家所有人,令父親和祖父以我為榮。”

    “我自問從未做過任何對不起謝家的事,大哥卻這般容不下我。現在父親正值盛年,自能護得我平安。若日後父親年邁,由大哥接掌謝家,我哪里還有活路?”

    “大哥今日這般待我,待姨娘更是涼薄。焉知他日後會如何對待父親,對待祖父?一想到這些,我便惶惶難安,心如針扎一般。”

    淚水在眼眶里滾動,卻未掉落。

    看著倔強又脆弱。

    ……

    謝鈞又是心疼又是羞愧,看著謝元亭的目光里,滿是森森寒意。

    謝元亭打了個冷顫,暗道不妙,立刻嚷了起來︰“父親,你別听她胡言亂語。她根本是故意挑唆。我日後定會好生孝敬父親,孝敬祖父。她不過是個女子,遲早要嫁到別人家中。父親總不能為了她嚴懲我……”

    話沒說完,謝鈞便伸腿,狠狠踹中謝元亭的心窩。

    謝元亭一聲慘呼,被踹倒在地,不偏不巧地和丁姨娘並排躺在一起。

    謝鈞余怒未消,面無表情地上前,又踹了謝元亭兩腳。

    謝元亭只恨自己年輕力盛,比不得丁姨娘隨時暈厥。被踹得慘呼連連。

    一旁的徐氏,看在眼中頗覺快意。故意長嘆一聲︰“明娘說的沒錯。有些人,天生狼心狗肺。”

    “對他再好,也沒什麼用處。”

    “十幾歲的少年郎,心思便這般歹毒。日後等他繼承家業,定會翻臉無情。到那個時候,我們都沒好日子過。”

    謝鈞神色陰沉地又踹了幾腳。

    謝元亭慘呼連連,看著徐氏和謝明曦的目光里滿是怨毒。

    經過今日之事,謝明曦和謝元亭已徹底撕破臉。

    徐氏既已選定立場,此時也沒什麼可後悔的,繼續說道︰“誒喲!阿鈞,快些看看,他正瞪著我們。怕是心里已經記下仇怨了。以後我們可得都小心點,保不準什麼時候,吃的飯菜喝的茶水里就多了巴豆!”

    謝元亭簡直要瘋了。

    這個徐氏,分明和謝明曦是一伙的,一直不遺余力地煽風點火!

    謝元亭忍無可忍,張口罵起了徐氏︰“你算什麼東西!不過是個鄉野粗婦,嫁給祖父做了續弦,竟厚著臉皮跟到了京城來。謝家的家事,和你有什麼干系!我日後奉養父親祖父,可不會奉養你這個粗鄙的老婆子。趕快帶著你的兒孫,滾出謝府……”

    謝老太爺大怒,扔出了手中的茶碗。

    虧得謝老太爺一把年紀,準頭倒是很足。茶碗砸中了謝元亭的鼻子。滾燙的茶水濺了謝元亭一臉。

    謝元亭鼻血長流,臉上被燙得通紅,慘呼聲便成了痛哭。

    謝老太爺鐵青著臉怒道︰“不成器的東西!眼里哪里還有我這個祖父!”

    當著祖父的面罵續弦的祖母,和打祖父的臉有什麼兩樣?

    謝鈞見謝老太爺動了怒氣,只得上前來賠禮︰“父親息怒!兒子今日定會好生教訓元亭!絕不容他有半點不孝不敬的念頭!”

    謝老太爺冷哼一聲,起身便走了。

    徐氏略一權衡,立刻追了上去。二房眾人看了一通熱鬧,此時也悶不吭聲地走了。

    ……

    內堂里,只剩下昏迷的丁姨娘,滿身是傷的謝元亭,還有滿面怒容的謝鈞和紅著眼眶的謝明曦。

    謝元亭呼痛聲不絕于耳。

    謝明曦抬起眼,定定地看著謝鈞︰“父親真的會為我做主嗎?”

    謝鈞有些心虛,底氣不足︰“這是當然。”

    教訓謝元亭是免不了的。

    可是,他就這麼一個兒子,再不成器,也不能真的打斷腿。

    謝明曦洞悉了謝鈞心中的盤算,卻未說破,露出一臉感激動容之色︰“多謝父親。我這便去門房,等林姐姐的馬車。”

    謝鈞點點頭,又叮囑道︰“家事不可外傳。林家小姐若是問起,你萬萬不能說!”

    謝明曦點點頭。

    轉身的剎那,謝明曦的目光和謝元亭有剎那的交匯。

    謝元亭滿目怨毒憎恨。

    謝明曦目中露出嘲弄,很快掠過謝元亭,轉身離開。

    ……

    謝明曦一走,謝元亭再顧不得半點顏面,跪著爬到謝鈞身前,一邊哭一邊磕頭︰“父親,兒子知錯了!兒子知錯了!”

    “求父親饒過兒子這一回。兒子以後再也不敢了!”

    “今日是新儒書院的月考之日,兒子絕不能缺席。否則,定會被同窗恥笑,也會惹怒夫子。求求父親,讓我去書院考試吧!”

    謝鈞冷冷道︰“你現在這副樣子,還考什麼試?你這麼要臉面,為何還要做這等不要臉的事?”

    “我立刻命人去書院替你告假,便說你昨夜發了風寒,接下來一段時日都要留在府中休息靜養,不能去書院。”

    謝元亭如遭雷劈,驚惶地抬起頭來。

    映入眼簾的,是謝鈞冷厲的俊臉,看著他的目光,便如看著厭惡至極又甩不掉的膏藥一般︰“謝元亭,你是我謝鈞唯一的兒子。不過,你若依仗著這一點便為所欲為,就想錯了。”

    “我謝鈞還不算老,想生兒子,便再納妾進府,總有生出來的一日。”

    “你給我听好了!以後不準再打明娘的主意,更不得對你祖父祖母不敬。否則,休怪我這個父親心狠無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