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算計(一)

作品:《六宮鳳華

    徐氏這番話,發自肺腑。

    那張有幾分粗鄙精明的老臉,也顯得格外真誠。

    謝明曦微微一笑︰“好,我若有求于祖母,一定張口。”

    徐氏絕不是蠢人。相反,在得知請眾人來京的那封信是出自謝明曦之手時,徐氏便隱約有了幾分猜測。

    這些時日,謝明曦刻意的籠絡示好,徐氏更是心知肚明。直至此刻,徐氏已能肯定,謝明曦對她和二房眾人確有所圖。

    不過,這又有何妨呢?

    彼此沒有真正的血緣關系,說什麼祖孫親情,只是笑談。她和兒孫需要的是切切實實的利益好處。而謝明曦,也深知這一點,所以,不動聲色地助她在內宅站穩腳跟,又為謝蘭曦姐弟找來優秀的夫子。

    這樣的好處,清晰可見,觸手可及。比當年謝鈞隨口許下的諾言要可靠多了!

    所以,徐氏毫不猶豫地選擇站在謝明曦身邊。

    雖然謝明曦年少,可徐氏卻無半點小覷之心,甚至有著莫名強烈的信心。

    謝明曦,日後絕非池中物!

    謝家振興門庭的希望,或許真的會落在謝明曦的身上。

    至少,比謝元亭那個蠢貨要強得多!

    于情于理,徐氏都會選擇謝明曦!

    謝明曦也未令徐氏失望,並未裝傻充愣,就這麼干脆利落地應了下來。

    徐氏看著神色安然的謝明曦,欣然笑了起來︰“你明日要月考,今晚早些歇著吧!等你考了頭名回來,我讓廚房做一席好菜,替你慶賀。”

    ……

    隔日清晨。

    謝明曦和平日一樣,早早起身,更衣梳洗。然後去給謝老太爺徐氏請安。

    謝鈞和丁姨娘也在。

    丁姨娘手中捧了兩盒點心,一盒給了謝元亭,另一盒給了謝明曦,一臉慈愛地笑道︰“元亭,明娘,你們兩人今日都要考試。我特意早起,為你們做了些糕點。餓的時候可以墊饑。”

    謝元亭接了食盒,道了聲謝。

    謝明曦卻未伸手,淡淡說道︰“不必了。葉秋娘已特意做好點心,讓扶玉帶上了。”

    丁姨娘神色一僵,然後苦笑著嘆了一聲︰“明娘,往日是我不對,傷了你的心。這兩個月來,你對我不理不睬,我心中不知何等難受。”

    “只是,我到底是你親娘。你難道要為此事記恨我一輩子不成?”

    一邊說一邊紅了眼圈,聲音微微哽咽︰“明娘,我親手給你做的點心,你就收下吧!就當是我向你道歉陪不是了。”

    丁姨娘生得縴弱貌美,此時低聲下氣好言好語,看著著實可憐。

    謝鈞看在眼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張口道︰“明娘,你把點心收下。”

    謝老太爺也道︰“家業和睦,方能萬事興旺!明娘,祖父知道你受過莫大的委屈。不過,如今你才是蓮池書院的學生。過去的事,就不必計較了。以後祖父也會多疼你幾分,彌補你受的委屈。”

    徐氏卻未吭聲。

    丁姨娘雙目含淚,眼巴巴地看著謝明曦。

    謝元亭握著食盒的手,不自覺的用力,看似鎮定實則緊張地看了過來。

    ……

    謝明曦依舊動也未動,目光掠過眾人,最後落在丁姨娘的臉上,目光明亮銳利︰“姨娘,這盒點心真是你親手做的?”

    丁姨娘連連點頭︰“正是。我未曾假手旁人,確實是我親手做的。”又放柔了聲音道︰“我做了你最喜歡吃的核桃酥。”

    謝明曦淡淡說道︰“最喜吃核桃酥的是大哥。”

    丁姨娘︰“……”

    “以前大哥長住郡主府,一個月只回來兩回。我知道姨娘心疼大哥,便說喜歡吃核桃酥。這樣,姨娘做好點心後,我便拿去送一份給大哥。”

    “我體諒姨娘,所以,從未告訴過姨娘,其實,我根本不愛吃核桃酥。”

    丁姨娘滿面羞慚,尷尬不已︰“對不起,明娘。我太粗心了,竟從未察覺到此事。對不起!只是,今日已來不及再重做了,這盒核桃酥,你先帶上,勉強吃一回。以後我再做你愛吃的。”

    謝明曦定定地看著丁姨娘︰“這盒核桃酥,也給大哥吧!”

    丁姨娘面色微微一變,下意識地看了謝元亭一眼。

    謝元亭神色也有些不自然,故作不快地說道︰“你往日也常吃核桃酥。便是不算愛吃,又不是不能入口。我已有一盒了,這一盒你拿著便是。”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大哥今日對我倒是格外關心。”

    這個死丫頭,怎麼還不接下食盒!

    謝元亭暗暗心急,面上故作鎮定從容︰“我們是親兄妹,關心你也是理所當然。”

    “哦?”謝明曦尾音上揚,目中露出洞悉一切的冰冷譏削︰“大哥的關心,我實在難以消受。”

    “我若真的吃了盒子里的核桃酥,只怕今日無力再考試。”

    ……

    最後一句話,如驚雷一般,在謝元亭和丁姨娘的耳際炸響。

    炸得母子兩個面色霍然泛白!

    謝鈞也陡然色變,目光迅疾掃過謝元亭丁姨娘的臉。在見到兩人異樣的神色時,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怒火騰地燃起!

    “丁含香!謝元亭!”謝鈞滿面陰沉,怒不可遏︰“明娘說的可是真的?你們在點心里到底做了什麼手腳?”

    丁姨娘頭腦一片空白,本能地否認︰“沒、沒有!明娘是在胡言亂語,這點心干干淨淨的,什麼問題都沒有。”

    謝元亭也急急否認︰“父親,你別被三妹騙了。這核桃酥是姨娘親手做的,怎麼會有問題?”

    謝老太爺擰緊眉頭,目光沉沉。

    徐氏已猜出是怎麼回事了,忍不住哼了一聲︰“元亭啊,不是祖母說你。你身為兄長,有明娘這等優秀出眾的妹妹,應該引以為傲才是。你可倒好,竟因嫉生恨,想出這等下作的法子來陷害明娘!”

    呸!

    狠心無情的混賬東西!比起混賬老子還要混賬!

    謝元亭面色忽青忽紅,卻抵死不認︰“無憑無據,祖母怎麼可以肆意污蔑我。”

    謝明曦冷冷一笑︰“是不是污蔑,一試便知。你現在便將姨娘手中的核桃酥全部吃了!”

    謝元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