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家宅(二)

作品:《六宮鳳華

    謝鈞很快回來了。

    自謝老太爺來了之後,謝鈞出去赴宴應酬便少了許多。永寧郡主不屑在公婆面前露面,丁姨娘理所當然地陪在謝鈞身側,看著倒像是一對恩愛夫妻。

    丁姨娘自少時便和謝鈞時常來往,和徐氏也算熟悉。可惜,兩人一直互看不順眼。這些年來沒什麼接觸,也就罷了。

    如今同處一個屋檐下,為了內宅大小諸事鬧騰不休,如仇敵一般。

    丁姨娘蓮步輕移,娉婷行禮︰“含香給姨夫姨母請安。”

    丁姨娘的生母和謝鈞的親娘是親姐妹。丁姨娘叫謝老太爺一聲姨夫,倒也不算失禮。

    謝老太爺被這一聲姨夫,勾起了對原配的思念追憶,微不可見地嘆了口氣︰“快些起身,不必多禮。”

    謝鈞的親娘王氏,生得秀雅端莊,頗懂詩詞,和謝老太爺少年夫妻,堪稱恩愛。可惜,王氏死得太早。他一個男子,獨自帶著兒子,實在艱難。只得續娶了徐氏過門……

    丁姨娘見自己短短一句話,便勾起了謝老太爺的心事,心中暗暗自得。不動聲色地瞟了徐氏一眼。

    徐氏心中大怒,故意踩丁姨娘的痛處︰“你如今是阿鈞的妾室,叫姨夫姨母可就不合適了。沒資格稱呼公婆,叫一聲老太爺老太太便是。”

    丁姨娘被戳中痛處,心中大恨。

    她擠出兩滴眼淚,泫然欲泣地看向謝鈞︰“老爺……”

    謝鈞也覺頭痛,敷衍地哄道︰“母親說的不無道理,你叫老太爺老太太吧!”

    丁姨娘咬牙暗恨,重新行禮︰“含香見過老太爺,見過老太太。”

    謝老太爺嗯了一聲,順便警告地瞥了徐氏一眼。

    徐氏視若未見,親熱地招呼謝鈞︰“阿鈞,快些坐下說話。”

    “丁氏,你還愣著做什麼,快些伺候阿鈞入座。郡主平日住在郡主府,倒慣得你這個妾室在內宅獨大,不知尊卑了。”

    姜還是老的辣!徐氏對付丁姨娘,多的是戳心戳肺的手段。

    丁姨娘又想哭哭啼啼,沒等擠出眼淚,徐氏又一臉嫌棄地說道︰“瞧瞧你,我不過是隨口說了兩句,你動輒就要哭鼻子抹眼淚,倒像是我整日欺凌你一般。”

    謝鈞不待見刻薄的繼母,卻也不便當著眾人的面向著丁姨娘,左右是些口角是非,索性當做沒听見。

    無人撐腰的丁姨娘,委委屈屈地伺候謝鈞入座,然後站到謝鈞身後。

    ……

    謝明曦悠哉地看了一場好戲。

    不必自己出手動口,只徐氏一人,便足以壓制住丁姨娘。

    永寧郡主安插在內宅的人手,也被清除了小半。照此下去,不出兩個月,謝府內宅便能徹底清洗一遍。

    徐氏此人,確實粗鄙了一些,有著市井出身的婦人的精明潑辣,舍得下臉,也敢鬧騰。對銀子的貪婪執著,也異乎常人。

    或許是因為這十余年來過得太憋屈。如今終于有了正大光明的機會,徐氏迫不及待地伸手撈銀子。

    丁姨娘如何能忍?

    短短數日,丁姨娘和徐氏已明里暗里地交鋒數回。丁姨娘有謝鈞撐腰,徐氏佔著身份便利,又有謝明曦暗中“推波助瀾”,很快佔了上風。

    眾人閑談數句,然後一同去飯堂用飯。

    晚飯後,謝鈞慣例先送謝老太爺回院子。

    謝元亭不知吃錯了什麼藥,竟也主動說道︰“姨娘,我送你回蘭香院。”

    丁姨娘感動得淚眼汪汪,只覺自己一片慈母之心終于得到了回報。

    謝明曦眸光微閃,若有所思地看著難得殷勤的謝元亭。

    謝元亭有剎那的心虛,很快挺直腰桿,和丁姨娘一起走了。

    ……

    謝蘭曦怯生生的聲音響起︰“明曦妹妹,你前兩日問我的事,我已經想過了。我想學撫琴。”

    謝蘭曦容貌肖似其母,生得頗為秀麗。性子又隨了親爹,溫軟少言。到了謝府之後,整日待在內宅,規矩老實。

    謝明曦對這位沒有血緣關系的堂姐頗為和善,提議她學習音律。謝蘭曦心中感激,想了兩日,才做了決定。

    謝明曦轉過頭來,笑著應道︰“好。我明日和楊夫子說一聲便是。”

    楊夫子在外租了個院子,悄悄收了幾個學生,教導音律。此事顯然不合書院規矩。只是,顧山長並未過問。

    學生們不好明著相助,索性幫著宣傳一二。

    謝明曦便想到了謝蘭曦姐弟。

    謝元舟也湊了過來,一雙黑溜溜的眼楮大而靈活︰“明曦堂姐,我想學擊鼓。可以嗎?”

    擊鼓……

    謝明曦的腦海中瞬間閃過六公主的身影,隨口笑道︰“當然可以。楊夫子精通音律,你們好生學習,定能有所進益。”

    謝蘭曦只是個十二歲少女,沒什麼心機,謝元舟只有九歲,有什麼心思都在臉上。姐弟兩個都十分高興。

    謝銘木訥不善言,闕氏上前來,鄭重地道謝︰“明娘,多謝你為蘭娘和元舟費心著想。”

    他們初到京城,兩眼一抹黑。若沒有謝明曦引薦,哪里能尋到這樣的好夫子!

    謝明曦笑道︰“二嬸這麼說,可就太見外了。謝家人丁單薄,我只一個堂姐兩個堂弟,為他們著想也是應該的。”

    “楊夫子不但精通音律,四書五經也頗佳。我想著,讓蘭曦堂姐和元舟堂弟學音律之余,再隨楊夫子讀書。”

    “到時候,額外給楊夫子一份束便是。想來楊夫子不會拒絕。”

    “元蔚還小,待到明年開蒙讀書也不遲。”

    闕氏喜出望外,連連道謝。

    謝銘也感激地看了過來︰“明娘,多謝你了。”

    謝老太爺口中說疼愛謝蘭曦姐弟三個,卻從未考慮過姐弟三人讀書之事。可見“疼愛”有限。

    謝鈞更是漠不關心只字不提。

    謝銘闕氏身為父母,豈有不為兒女著想之理。便是考不了科舉,多讀些書總是好事。

    徐氏走上前來,握住謝明曦的手,低聲說道︰“好明娘,你是個好孩子。不像元亭雲娘,瞧不起我們。你待蘭娘姐弟的好,我都記下了。以後但凡需要我幫忙的,只要你張口,我老婆子一定盡力而為絕不推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