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家宅(一)

作品:《六宮鳳華

    盛錦月忍了又忍,竟又露出一個笑容來︰“那我便預祝明曦表妹旗開得勝,一舉考中頭名!”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謝明曦瞄了笑容僵硬努力表現出親近之意的盛錦月一眼,隨口笑道︰“我也預祝錦月表姐事事順遂,明日能考中乙等。”

    盛錦月︰“……”

    盛錦月差點沒被氣出個好歹來,臉上的笑容怎麼也擠不出來了。

    好在謝明曦似未留意她僵硬的神情,轉過頭和林微微說話。

    盛錦月深深呼出胸口的濁氣,心中獰笑一聲。

    謝明曦,你給我等著!

    ……

    傍晚,謝明曦回了謝府。

    如今多了謝老太爺徐氏等人,謝府內宅比原來熱鬧多了。

    謝明曦和謝元亭回府之後,先來給謝老太爺徐氏請安。

    雖然這麼多年一直未在眼前,不過,到底是嫡親的孫子孫女。謝老太爺心里的天平迅速傾斜,和顏悅色地問道︰“元亭,明娘,你們兩人明日就要月考了。課業溫習得如何了?”

    謝元亭搶著答道︰“祖父,孫兒這些時日一直溫習到子時,想來此次定能考得甲等!”

    謝老太爺滿意地點點頭,又看向謝明曦。

    謝明曦隨口笑道︰“論勤奮,我遠不及大哥。每日晚上,我會在練功房里練上一個時辰,然後便睡下。”

    “此次月考,甲等沒問題。我爭取考第一回來,給祖父增光添彩!”

    謝元亭︰“……”

    他最恨的就是謝明曦這等滿腹自信的模樣!

    自己埋頭苦讀,恨不得懸梁刺股,最大的願望是考一回甲等!而謝明曦,一張口便是第一……

    “好好好!”天賦出眾的謝明曦自然更討人喜歡。謝老太爺哈哈笑了起來︰“明娘這般有志氣,不愧是我們謝家的血脈!”

    徐氏笑著插嘴道︰“我老婆子活了一把年紀,還從未見過像明娘這般聰慧的少女。想來定是謝家先祖保佑。以後明娘有了大出息,定能振興謝家門庭。”

    在謝府安頓已有數日。永寧郡主除了第一日之外,再未露面。謝鈞對徐氏等人不冷不熱。謝元亭更是嫌棄徐氏粗鄙,等閑並不搭理。

    唯有謝明曦,對徐氏親近尊敬,便如對真正的祖母一般。對二房眾人也很友善。時常送些吃喝穿用之物給謝蘭曦姐弟三個。

    徐氏接管謝家內宅,時日尚短,丁姨娘又不時使絆子,並不順遂。好在謝明曦私下提點了幾回,又推薦了一些可用可靠的下人。為徐氏免去了不少麻煩。

    徐氏的心,理所當然地偏向謝明曦!

    這話听著順耳。

    謝老太爺難得沖徐氏笑了一笑︰“說的在理。”

    徐氏當年對謝老太爺死心塌地,一來是因為謝老太爺擅長哄人,二來,便是沖著謝老太爺這張俊臉了。如今謝老太爺上了年紀,不及年輕時俊俏。不過,在同齡人中,依然稱得上英俊。

    這一笑,令徐氏五味雜陳,唏噓不已。

    她已經很久沒見謝老太爺沖自己笑了。

    謝明曦含笑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承祖母吉言。我也盼著日後有出人頭地的一日,惠澤家人。”

    徐氏笑道︰“那我們可就等著沾光了。”

    徐氏滿臉皺紋,一笑起來,皺紋不停跟著抖動,實在好看不到哪兒去。

    謝元亭看著礙眼刺目,听到徐氏口口聲聲夸贊謝明曦,更是刺耳,忍不住冷笑一聲︰“祖母說這話未免可笑。”

    “明娘是女子,便是讀書再好,也不能科舉做官,談什麼振興門庭,豈不可笑?祖母這等話,在家中說說無妨,若有外人在,還是注意些為好,免得為人恥笑。”

    要振興謝家門庭,也應該是他謝元亭才對!

    ……

    謝元亭眼中的鄙夷明明白白地流露出來。

    便是年齡最小的謝元蔚,也清楚地知道這位大堂兄瞧不起徐氏,瞧不起謝家二房。

    徐氏听了更是惱怒不已。

    這個兔崽子!毛還沒長齊,就充大尾巴狼!比當年的謝鈞差遠了!

    謝鈞在飛黃騰達之前,會伏小做低,裝也裝得孝順。謝元亭半點本事沒有,一雙眼卻長在了頭頂上!呸!狗眼看人低!

    徐氏可不是好惹的,立刻轉向謝老太爺,滿面羞愧地嘆道︰“我這個老婆子沒什麼見識,不會說話,怪不得元亭嫌棄。”

    徐氏再不堪,也是謝老太爺的續弦。謝元亭身為晚輩,不敬徐氏,便是沒將謝老太爺放在眼底。

    謝老太爺果然面色一沉,瞪了謝元亭一眼︰“混賬東西!竟敢這般和你祖母說話!這麼多年的書都白讀了不成?連孝悌友愛也不懂嗎?”

    謝元亭被罵得灰頭土臉,只得低頭認錯︰“孫兒知錯了!”

    謝老太爺冷哼一聲,面色沉得像鍋底。

    善解人意的謝明曦說道︰“祖父不必動怒。大哥有振興門庭的念頭,總是好事。雖說大哥讀書天賦平平,遠不及我,卻勝在用功。想考取功名,也未必不可能。十年八年,或是二十年,總能考中。”

    謝元亭︰“……”

    遲早一天,非被謝明曦氣得嘔血不可!

    謝元亭怒瞪謝明曦,咬牙切齒地說道︰“謝明曦,你別欺人太甚!”

    謝明曦一臉無辜︰“我什麼時候欺負你了?我剛才分明是在鼓勵你!科舉之路,本就艱難。便如祖父,年少便考中秀才,之後卻因時運不濟,止步于科舉。可惜了一身所學,未能入仕一展所長。”

    “由此可見,想考科舉,不僅要有才學,還要有運道。”

    一席話,听得謝老太爺舒展眉頭。

    科舉不順遂的人,絕不肯承認自己才學不夠。時運不濟這四個字,听著就格外順耳了。

    謝老太爺看謝明曦,也越發順眼。

    如此聰慧伶俐,如此善解人意,不愧是他的孫女!

    至于謝元亭,眼高手低,好高騖遠,目中無人,心胸淺薄。對自己的親妹妹尚且心懷嫉恨怨懟。

    就憑謝元亭,想振興謝家門庭,簡直是痴人說夢。

    還不如巴望著謝明曦嫁一門好親事,將來提攜娘家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