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挑釁

作品:《六宮鳳華

    隨著月考臨近,一眾少女的精神也隨之緊繃起來。

    這是進蓮池書院後的第一次月考,眾少女都鉚足了勁。

    每次月考,顧山長都會親自書寫榜單,將每個學舍的前三名學生姓名寫在上面,然後張榜公布在書院門外。還有額外的獎賞!

    獎賞算不得什麼,張榜公布的榮耀卻令人神往。

    少女們平日嘻嘻哈哈有說有笑頗為和睦,到了這兩日,氣氛已經有了微妙的改變。便連閑談的內容也變成了︰

    “完了,我此次一定考不好。”

    “秦姐姐何必這般自謙。依我看,秦姐姐定能考取甲等!”

    “顏妹妹近來讀書刻苦,想來此次必能考取前三!”

    “哪里哪里,我比李姐姐可要差遠了。李姐姐此次定要奪取頭名,也讓某些自以為是的人看看,誰才是當之無愧的新生第一!”

    ……誰在大放厥詞?

    謝明曦抬頭,慢悠悠地看了過去。

    顏蓁蓁目露挑釁地看了過來。一旁的李湘如,倒是安穩端坐,唇畔含笑,一派落落大方的風範。

    “就算李妹妹考第一,和你又有什麼關系?”謝明曦尚未張口,林微微已經毫不客氣地應了回去。

    顏蓁蓁撇撇嘴,指桑罵槐︰“有些人,便是出身名門,也沒半點風骨。整日圍著一個庶女打轉,甘當馬前卒,真是丟人現眼不自知!”

    林微微氣得紅了臉。

    同是庶出的方若夢,也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謝明曦淡淡說道︰“嫡出庶出,皆為天定,無可更改。在蓮池書院,以才學排先後,不以出身論高低。只有對自己欠缺自信之人,才會以嫡庶之別來強調自己勝人一籌。”

    顏蓁蓁霍地起身,一張俏臉氣得通紅,右手食指直直地指著謝明曦︰“謝明曦!你欺人太甚!”

    “你別以為自己能穩佔第一!這一次,李姐姐必能勝過你!”

    謝明曦挑眉一笑︰“我還以為,你要‘親自’考第一。”

    顏蓁蓁︰“……”

    心高氣傲的顏蓁蓁,哪里禁得起這般激將,脫口而出道︰“你給我等著!我這次便考個第一個給你看。”

    謝明曦很順溜地接口︰“你若考了第一,我這舍長之位就讓給你。反之,若我考了第一,接下來的一個月之內,你每日替我鋪紙磨墨!”

    顏蓁蓁冷哼一聲︰“一言為定!”

    李湘如︰“……”

    看著抬頭挺胸驕傲無比的顏蓁蓁,李湘如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便是謝明曦考不了第一,還有她在。顏蓁蓁哪來的自信能考頭名?

    ……

    李湘如和盛錦月同一個寢室。兩人本就熟絡,在李湘如的刻意示好拉攏下,盛錦月已將李湘如視為知己。

    今日,回了寢室之後,盛錦月忿忿地哼了一聲︰“謝明曦那副趾高氣昂穩考第一的樣子,實在可恨可惱。”

    好在盛錦月還有幾分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謝明曦對手,轉而將希望都放在了李湘如身上︰“李妹妹,你此次一定要考一回第一,壓一壓謝明曦的氣焰!”

    李湘如眸光一閃,淡淡說道︰“盛姐姐說的對。謝明曦不過是一介庶女出身,竟堂而皇之地壓了我等一頭,我們心中如何能服氣?”

    這話可算是說到盛錦月的心坎里了。

    盛錦月連連點頭︰“對對對,就是這個理。嫡庶有別,一個妾室生的庶女,就該安分守己,甘于卑微。謝明曦這般囂張,我早就看她不順眼了……”

    慷慨激昂滔滔不絕。

    李湘如耐著性子听完,故意輕嘆一聲︰“我有心給謝明曦一個教訓。只是,謝明曦的課業確實優秀出眾。禮樂書我絲毫不懼,倒是射御數三門,我略遜一籌。”

    平日眾人一起上課,各人的課業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

    便是盛錦月,也沒法昧著良心貶低謝明曦。

    李湘如似自言自語︰“明日上午考禮樂書三門,下午考射御數。若‘無意’中吃了什麼不干淨的東西,拉得手軟腳軟,任誰再厲害只怕也考不好了。”

    對啊!

    她怎麼沒想到這般絕妙的主意!

    盛錦月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好,眉飛色舞地笑道︰“李妹妹,你就等著看熱鬧好了!”

    李湘如故作為難,蹙起眉頭︰“盛姐姐,我只是隨口說笑。這麼做萬萬不妥。萬一被夫子們察覺是你所為,定會嚴懲于你。這如何是好!”

    盛錦月挑眉冷笑︰“放心,我既要動手,又豈會這般輕易被察覺。”

    李湘如一臉憂慮︰“可是……”

    “沒什麼可是。”盛錦月頗為義氣地挺起胸膛︰“總之,此事是我的主意,也由我來動手。成與不成,都是我的事,和你無關。”

    “放心,便是不成。我也一力承擔!絕不會將你牽連其中!”

    李湘如一臉動容,看著盛錦月的目光里滿是欽佩︰“盛姐姐俠肝義膽,胸襟更勝男子,我自愧不如!”

    盛錦月被李湘如欽佩的目光看得飄飄然,哈哈笑了起來。

    李湘如也抿唇一笑。

    盛錦月出身淮南王府,身份尊貴,僅次于六公主。盛錦月和謝明曦積怨頗深,由她出手對付謝明曦,再妙不過。

    成了當然很好。自己能輕松考得頭名,狠狠地將謝明曦壓下一頭,出了心頭悶氣。

    便是算計不成,倒霉的人也是盛錦月,和自己沒半點關系!

    ……

    盛錦月懷揣著絕妙的“好主意”,心情十分愉快。

    下午見了謝明曦時,竟難得張口打了招呼︰“明曦表妹,明日考試,你準備得如何了?”

    平日直呼其名,叫明曦表妹還是第一回。

    這個盛錦月,在打什麼主意?

    謝明曦目光微微一閃,似笑非笑地扯了扯嘴角︰“考試便考試,沒什麼可準備的。”

    盛錦月︰“……”

    盛錦月差點沒被噎出個好歹來。正要動怒,忽地想起明日“大計”,此時不宜翻臉。硬生生地擠出一個笑容︰“明曦表妹課業出眾,不必準備,也能考得好。”

    謝明曦毫不謙虛地點頭︰“我也是這麼想的。”

    盛錦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