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水深

作品:《六宮鳳華

    小÷說◎網 】,♂小÷說◎網 】,

    夜幕低垂,月色如水。

    春錦的丫鬟們皆已入眠,一片安寧。

    謝明曦平躺在床榻上,毫無睡意。

    她的腦海中,不斷閃現出六公主的臉孔……陰郁的,沉默的,愉悅的,微笑的,驚愕的,戒備的,銳利的……

    最終,定格成了委屈隱忍的模樣。

    論身手,她根本不及六公主。

    這一點,她和六公主都是心知肚明。

    她在武藝課上猝然出手,一來是想出心頭惡氣,更重要的是想借機試探六公主是否心存歹念。一個人最本能直接的反應,是騙不了人的。

    顯然,這個來歷不明的“六公主”,對她並無殺意,甚至處處相讓……其中,到底是何緣故?

    一個人為何會對另一個人如此隱忍退讓?

    這位“六公主”,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

    種種猜測紛至沓來,如一團亂麻,無法理開。

    謝明曦深深呼出一口氣,閉上眼楮。

    總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這些秘密,她定要一一解開。

    ……

    至此,六公主便過上了水深火熱的生活。

    四書五經課上不能再睡覺,不管能不能听懂,逼著自己听下去。每日的課業要全部完成……否則,第二日謝明曦便會“熱情”地督促她補齊課業。

    禮儀課上時常挨戒尺就不提了,便是音律課上,也不若往日悠閑自在。也不知謝明曦跑到楊夫子面前嘀咕了什麼,總之,楊夫子開始教自己擊鼓,要求頗為嚴格。

    往日最令自己期待的午休時間,也成了另一項酷刑。

    謝明曦每日“指點”練字!從館體,到楷書行書隸書行草行楷……練得每日胳膊酸痛,其中種種心酸,不提也罷。

    唯一值得高興的,便是散學後的那一個時辰,廉夫子會特意在練功房等著,將刀法傳授給自己。

    可惜,這個秘密沒能維持多久。

    短短幾日,謝明曦便窺破了此事。

    “每日散學,公主殿下都遲遲未走。听聞是去了練功房?”謝明曦故作不經意地問了一句。

    此時,湘蕙也在一旁。

    自那一日揭破彼此隱秘後,兩人再也沒有獨處過一室。

    六公主嗯了一聲,不欲多說。

    謝明曦頓了片刻,又道︰“廉夫子是否已正式收你為徒?”

    六公主沒有吭聲,算是默認。

    謝明曦目中閃過一絲失望和不甘。她早已料到會是這個結果。可這一日真的來了,心里依舊百般不是滋味。

    往日,是別人羨慕她天賦出眾得夫子青睞偏心。沒想到,今日輪到她眼睜睜地看著別人搶走了她相中的師傅。

    這就是所謂的風水輪流轉了。

    六公主清了清嗓子,輕聲道︰“你不必沮喪頹唐。你若想學廉家刀法,我悄悄傳授給你便是了。”

    謝明曦看了過來,唇角似笑非笑︰“公主殿下這麼做,不怕被廉夫子責怪?”

    私下傳授武藝,可不是等閑小事。廉夫子便是心胸再寬廣,知曉此事也一定心中不快。

    六公主總算等到了“冰釋前嫌”的良機,當然不願錯過。立刻道︰“我自會找機會稟明師傅,你不必擔心。”

    一邊說,一邊用期盼的目光看過去,心里默默想著。

    快點答應了吧!

    之前的那點“誤會”,也就此翻篇,不要再追究了吧!

    在六公主殷切期待的目光下,謝明曦點了點頭。

    六公主心花怒放,雙眼閃出光彩︰“我每晚都要多留一個時辰,師傅親自教導我刀法。你不宜一並留下。不如趁著中午午休之際,我們一起悄悄去練功房如何?”

    午休時間用來練刀,正好可以省去練字,一舉兩得!

    六公主美滋滋地暗暗盤算著。

    謝明曦淡淡瞥了六公主一眼︰“公主殿下不想練書法了?”

    六公主︰“……”

    六公主當然不能承認,立刻道︰“當然不是。只是,除了中午之外,似乎再無合適的時間。”

    書院里的課程排的滿滿當當,上下午各有一次休息的時間,只有一炷香時辰而已。倒是中午,除去吃飯之外,還能有半個多時辰。

    謝明曦卻道︰“練武之事,不必急在一時,以後再找時間也無妨。公主殿下還是好好操心即將到來的月考吧!”

    六公主︰“……”

    六公主果然笑不出來了。

    ……

    是啊!蓮池書院每個月一次慣例的月考核就要到了。

    六門課程每一門十分,總計六十分。總分五十四以上,算作甲等。總分四十八以上,算作乙等。四十八以下,便是丙等了。

    也就是說,想得甲等,每門最多被扣一分。想得乙等,每門最多被扣兩分!

    六公主初次听到這等評判標準,還以為自己听錯了!在確定了無誤之後,頓時便生出了“我一定會考丙等”的淒涼!

    站在一旁的湘蕙,看著滿面悲戚的主子,心中頗為不忍,輕聲張口安慰道︰“公主殿下便是考丙等,梅妃娘娘也不會生氣。”

    並沒有被安慰到!

    六公主默默地瞥了補了一刀的湘蕙。

    湘蕙顯然也覺自己的話听著不大順耳,立刻改口道︰“這些日子公主殿下頗為勤奮,或許能考乙等!”

    謝明曦扯了扯嘴角。

    六公主總算還有幾分自知之明︰“罷了!考丙等我也不會沮喪。起點低,以後進步的余地更大。”

    謝明曦點頭贊成︰“公主殿下言之有理。像我這樣一考便是甲等的,實在沒什麼進步的余地。”

    六公主︰“……”

    六公主掙扎著應道︰“我射御數三門爭取考滿分。”

    謝明曦繼續點頭︰“公主殿下這三門確實學得極好,或能考滿分。如此一來,禮樂書三門考得差些,總分也不會太低。不然,別人都考五十幾,只殿下一人未及四十,未免難看了些。”

    六公主︰“……”

    湘蕙垂下頭,掩住嘴角的笑意。

    這位謝三小姐說話倒是直接有趣。

    七皇子殿下沉默少言,性情陰沉。和謝三小姐在一起,倒是活潑了許多。也有了這個年齡的少年郎應有的朝氣蓬勃。

    回宮之後,一定要稟報給梅妃娘娘知曉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