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拜師

作品:《六宮鳳華

    明亮的燭火下,廉夫子神色平靜從容,仿佛問的只是“你累了沒有”之類的閑話。

    廉家刀法,素不外傳。

    收為徒弟,又另當別論。

    廉夫子默默觀察六公主數日,在今日的武藝課後,終于下定了決心,收六公主為徒。

    謝明曦和尹瀟瀟也都是天賦出眾的少女。只是,收徒弟是極慎重的事,沒有一收就是三個的道理。先將六公主收歸門下,謝明曦和尹瀟瀟暫且做不記名的弟子,多多指點便是。

    廉夫子表面鎮定,實則問出此言的時候,心里也有些緊張。

    六公主身份不同尋常,平日又不喜說話。是否願拜師,她也沒十足把握。

    六公主的眼中閃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快步走上前,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徒弟盛安平,見過師傅。”

    這一聲師傅一出口,兩人的關系陡然不同。

    此時的師徒,關系緊密,甚至比血脈之親更密切!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廉夫子心里的巨石悄然落了地,面上卻半分不露,口中故作淡然地說道︰“起身吧!你既心甘情願地拜我為師,我以後自會將一身武學傾囊相授。”

    “廉家雖已式微,廉家刀法依然名震大齊。皆因廉家刀法自先祖傳承而來,歷經數代融匯貫通改進,毫無花俏之處,講究的是快很準,氣勢凌厲,一刀斃命。”

    簡而言之,廉家刀法不是好看的花架子,而是沙場上取人性命的利器。

    廉夫子定定地看著六公主,一字一頓地問道︰“盛安平,你可願學廉家刀法!”

    六公主肅容應道︰“請師傅教導!”

    ……

    天色已晚。

    暮色籠罩著冷清的寒香宮,更添幾分寂寥。

    梅妃滿面焦慮,翹首期盼︰“安平今日為何遲遲沒回宮?莫非是在書院里惹了禍?還是路上出了什麼意外?”

    三年前的那一場意外過後,梅妃膽戰心驚,頗有些杯弓蛇影。稍微有個風吹草動,便會驚惶難安。

    對六公主的行蹤安危,更是格外在意。

    琴瑟婉言相勸︰“公主殿下定是有什麼事耽擱了。若有任何意外,湘蕙早已打發人回宮傳信了。請娘娘稍安勿躁,再耐心等上一等。”

    稍安勿躁?怎麼可能?

    梅妃越想越擔心,眉頭幾乎快擰成了結︰“快讓人去東華門候著,安平一回宮,立刻打發人給我送信。”

    琴瑟笑道︰“奴婢早已打發人去等著了。”

    梅妃如熱鍋上的螞蟻,坐立難安。

    半個時辰後,六公主的身影出現在眼前,梅妃才長舒一口氣,一把握住六公主的手︰“安平,你今日怎麼回來得這麼遲?還有,你為何滿面疲倦?出什麼事了?”

    面對緊張過度的梅妃,六公主著實無奈,不著痕跡地抽回手︰“我沒事,只是今日練武時間稍長了些,有些疲累。”

    頓了頓,又將自己拜廉夫子為師之事說了出來。

    梅妃喜出望外,連連追問︰“廉夫子真的主動收你為徒?還說要將廉家刀法傾囊相授?此事還有何人知曉?”

    六公主一一作答︰“是,以後每日我要在蓮池書院多留一個時辰,學習廉家刀法。廉夫子叮囑我,此事暫且不能告訴任何人。”

    梅妃舒展眉頭,笑著說道︰“好好好!母妃不會告訴任何人。”

    然後,低聲叮囑道︰“一日為師,終身為師。你既拜在廉夫子門下,以後便要尊重敬愛廉夫子,便如對你父皇……”想起廉夫子是女子,立刻又改口︰“就像對母妃一般。”

    好好的拜師,怎麼說得像找個後娘似的。

    六公主默默腹誹,點點頭應下。

    梅妃想了想又道︰“廉家自廉老將軍去世後,便大不如前。不過,廉家兒郎大多在兵部或軍中任職,日後總歸能派上用場。你可得好好收攏住廉夫子,以後才能將廉家人拉攏過來。”

    六公主︰“……”

    六公主復雜難言地看了梅妃一眼︰“母妃想得頗為深遠。”

    前腳剛拜師,後腳就想著利用廉夫子。

    這等做法,實在不算厚道!

    梅妃未听出六公主的話中之意,愉悅地笑道︰“總之,這實在是好事一樁。你一定要好生學武,最好是壓過你四皇兄一頭。日後也能令你父皇另眼相看。”

    皇權至上,建文帝是大齊天子,後宮諸妃只能匍匐仰視,祈求垂憐寵愛。宮中所有的皇子公主,想博得建文帝的青睞寵愛,也要各用手段。

    如此畸形的環境下,注定了沒有純粹的親情,父子之間,也充斥著算計。

    六公主暗暗嘆了口氣,沒有吭聲。

    梅妃便以為這是應下了,笑著說道︰“這麼晚了,你尚未用晚飯,定然饑腸轆轆。我已命人備好晚膳,你在寒香宮里用過晚膳再回拂月宮。”

    六公主確實餓了,點點頭,便去了飯堂。

    ……

    六公主胃口大口,吃得十分香甜。

    梅妃笑吟吟地坐在一旁,目中滿是歡喜。

    湘蕙湊趣地將白日發生的事一一道來︰“……謝三小姐對公主殿下的課業十分上心,主動請纓要陪殿下練字讀書呢!”

    “謝三小姐課業優秀,書法出眾。有謝三小姐相陪督促,公主殿下的課業一定進步神速。”

    梅妃饒有興致地哦了一聲,然後看向六公主︰“果真如此?”

    六公主︰“……”

    提起謝明曦,六公主忽然覺得美味的菜肴失了幾分滋味,在梅妃期待的目光下,硬著頭皮應道︰“是。”

    梅妃露出“這位謝三小姐勉強堪為兒媳”的笑容︰“謝三小姐待你這般上心,你不妨和她多多來往。”

    又含蓄地暗示︰“不過,也別太過親近,免得落人口舌。”

    雖然年歲還小,又頂著六公主的身份,卻是男兒身。同食同寢已是逾越,萬萬不可再有什麼親密的舉動。

    六公主︰“……”

    梅妃娘娘,你真的想多了。

    謝明曦現在只想揭了我的皮!如果過不了這一關,別說娶媳婦過門,想安穩地繼續做六公主都不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