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過招

作品:《六宮鳳華

    下午的武藝課,換了一身黑色武服的廉夫子準時出現在學生們眼前。

    蓮池書院的武服共有兩種,一種是紅白相間,射御課上穿的便是紅白相間的武服。另一種,是純黑色瓖著紅邊的武服。

    穿著黑色武服的廉夫子,愈發高挑俏麗,英姿颯爽。

    只可惜,廉夫子在學生面前從未笑過,一直繃著年輕美麗的臉孔,嚴肅凌厲,令人心生敬畏。

    同樣穿著黑色武服的謝明曦上前兩步︰“廉夫子,林微微今日身體欠佳,不宜上武藝課,只能留在學舍里休息。還望夫子首肯。”

    廉夫子略略皺眉問道︰“林微微病得可嚴重?”

    謝明曦答道︰“她昨夜發了燒,今日出府前喝了藥,中午林府又送了藥來,喝過之後已好多了。只是全身乏力,無力到練功房來。”

    廉夫子嗯了一聲,不再多問。

    武藝課三天一回,且只有一個時辰。每次上課,廉夫子都恨不得時間能延長幾倍,根本不容學生懈怠分神。

    李湘如等人已開始練習出拳。

    至于謝明曦尹瀟瀟六公主三人,自是隨著廉夫子練習刀法。

    廉夫子教了幾式刀法,吩咐三人練習。然後去指點另外幾個學生練拳。尹瀟瀟專注練刀,壓根沒留意謝明曦和六公主的距離越來越近。

    六公主警覺地瞥了借著練刀靠近的謝明曦一眼。

    她想干什麼?

    謝明曦挑了挑眉,手中的木刀冷不丁地攻向六公主。

    六公主一個閃身避讓,右手執刀還擊。

    謝明曦竟不閃躲,手中木刀直直地橫掃過來。

    竟是兩敗俱傷的打法!

    六公主暗暗心驚,自不肯傷了謝明曦,只得匆忙退讓。這一讓,便露了一絲破綻。

    謝明曦本就身手不俗,近來日日苦練,進步神速。立刻窺準破綻,手中的木刀犀利地攻了過來。

    饒是六公主反應敏捷,也有些手忙腳亂。

    ……

    “廉夫子,謝明曦和六公主打起來了。”

    盛錦月第一個搶著張口告狀。

    廉夫子冷冷地瞪了盛錦月一眼︰“我還用你提醒不成?你專心練拳,不得東張西望分神!”

    盛錦月︰“……”

    盛錦月滿心委屈,悶悶地繼續練拳。

    原本在家中受盡寵愛,眾人對她百依百順。如今進了蓮池書院,卻處處不受夫子待見。時常遭訓斥,盛錦月心里別提多郁悶了。

    可惜,有再多的悶氣,也得憋著。

    天地君親師,學生在夫子面前,只有乖乖挨訓的份。

    廉夫子眼力耳力俱十分靈敏,比盛錦月更早一步察覺到謝明曦和六公主的交手過招。若換了別人,廉夫子早已喝令停下。

    不過,謝明曦和六公主嘛,又另當別論。學有余力,過一過招也無妨。

    優秀出眾的學生,夫子們難免要偏心一二。

    廉夫子看了片刻,忽地出言道︰“謝明曦,停下!”

    沒等謝明曦停下,六公主竟先停了下來。謝明曦手中的木刀去勢未盡,在眾少女的驚呼聲中,抵住了六公主的喉嚨之處。

    木刀無刃,不會傷人。

    謝明曦眼中的鋒芒,卻比刀鋒更凌厲。

    此時的謝明曦,背對著眾人,無人窺見她眼底的寒意。六公主默默回視。

    你還不肯消氣嗎?

    謝明曦抿緊嘴角,握著木刀柄的手驟然用力,收回了木刀。

    此時,廉夫子已快步走了過來,看著謝明曦,目中露出嗔責之意︰“練武過招是常有之事,六公主處處相讓,一直防守閃躲。你為何咄~咄相逼,出招如此凌厲?”

    萬一真的傷到六公主,怎麼辦?

    便是換了別的同窗,也不宜動手傷人!

    謝明曦尚未出言辯駁,六公主竟主動張口道︰“夫子誤會了。是我請明曦出手,我今日練習閃避。”

    廉夫子半信半疑,看向謝明曦︰“公主殿下說的可是真的?”

    謝明曦迅速瞥了六公主一眼,六公主目中露出懇切之色。似在說“千萬別拆穿我”。

    謝明曦心情有些復雜微妙,低聲應了一句︰“是,我和殿下是特意如此練習。”

    廉夫子這才釋然︰“如此也就罷了。不過,你們刀法尚屬入門,還未練至收放自如的地步。冒然出手過招,著實欠妥。以後若想練招喂招,便和我說一聲。我親自陪你們練習。你們可記下了?”

    最後一句,是沖著所有學生說的。

    眾學生一起應下。

    ……

    之後,謝明曦和六公主各自練習,未再過招,便連眼神交匯也沒一個。

    準確的說,謝明曦專注練習,壓根沒再看六公主。

    至于六公主,倒是不時瞥謝明曦一眼。奈何謝明曦似未察覺,抑或是察覺了也不願搭理……

    六公主忽地想起了兩日前對自己溫柔親切關懷備至的謝明曦。

    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著實不是滋味。

    只是,自己的來歷實在駭人听聞,絕不能透露給任何人知曉。便如謝明曦,也絕不肯讓任何人察覺她重生一回的秘密。

    六公主暗嘆一聲,收斂紛亂的思緒,專注練習手中的木刀。

    只有迅速強大起來,才能保護自己,保護梅妃。才有可能查明原主前世的死因,然後報仇雪恨。

    全神貫注的時光,一閃而逝。

    散學的編鐘聲響起。

    眾少女一一離開。

    六公主卻似未听見編鐘聲一般,依舊聚精會神地練習刀法。

    時間到底過去了多久?

    一盞茶,一炷香,還是一刻或半個時辰?

    六公主渾然不知。

    揮舞的長刀,滿額的汗水,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越來越酸軟的胳膊……一切的一切,六公主似都無所覺,心中似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這團火焰,支撐著六公主繼續奮力揮刀。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不知何時,練功房里竟燃起了燭火,驅走了室內的晦暗。

    六公主終于驚覺有異,停了下來。

    此時,黑色的練武服已被汗水浸透,手心一片濕熱。

    廉夫子冷肅的臉孔出現在眼前。

    廉夫子注視著筋疲力盡滿額汗珠的六公主,然後張口問道︰“公主殿下可願正式拜我為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