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督促(三)

作品:《六宮鳳華

    讓一個自小就偏科的語文渣學好四書五經,是不是太殘忍了一些?

    六公主垂死掙扎︰“反正,我又不必參加科舉,學的好壞都無妨。”

    這句話,六公主以前也說過。

    那個時候,謝明曦溫柔又憐惜地附和好友,不忍令六公主顏面難堪。

    此時的回應卻是句句扎心︰“照公主殿下這般說來,我們身為女子,都不必參加科舉,又為何要勤學苦讀?”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公主殿下尚未努力,便言退卻,毫無毅力。實在令人失望!”

    “讀書是為了明理,不出閨,依舊能知天下事。未出家門,依然通曉古今。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一個人才學出眾滿腹詩書,一生受用不盡。反之,便是生得一張好皮囊,也如繡花枕頭一般。”

    “公主殿下身份尊貴,更應用功讀書。不然,豈不是辜負了皇上皇後娘娘和梅妃娘娘的厚望?”

    湘蕙在一旁听著,竟也深覺有理,大著膽子張口附和︰“謝三小姐言之有理。公主殿下確實該用功讀書。梅妃娘娘日日都盼著公主殿下有出息。”

    如果是真正的六公主,讀書好壞都無妨。

    可如今,頂著六公主身份的是七皇子。

    遲早有一日,七皇子要恢復自己的本來身份。連四書五經都學不好,還有何顏面面對帝後和一眾皇子?

    梅妃鼓起勇氣央求天子,將七皇子送到蓮池書院讀書。自也盼著七皇子課業有所進益。

    六公主節節敗退,苦著臉點頭︰“明曦說的確實有理。我以後用功讀書便是。”

    謝明曦又道︰“此時尚未到上課時間,我陪公主殿下一起去董夫子處,將這篇策論交給董夫子。”

    六公主只得繼續點頭。

    ……

    從寢室到董夫子的屋子,只有短短一段路。

    六公主臉皮再厚,也不好將湘蕙喊上。默默和謝明曦一前一後地出了寢室。

    謝明曦停下腳步,待六公主磨磨蹭蹭地走上前來,才壓低了聲音,淡淡道︰“你打算每日都讓湘蕙進寢室?”

    言下之意便是,難道你想一直躲著不和我獨處?

    躲得過一時,躲不過一世。

    這麼簡單的道理,六公主焉能不懂。

    不過,好賴躲一時是一時!

    六公主睜著眼裝無辜︰“是,莫非你習慣午睡的時候有人在一旁?”

    謝明曦呵呵一聲︰“公主殿下隨意便可。”

    明明笑顏如花,看著又溫柔又可愛。為什麼自己心里陣陣發涼?

    六公主下意識地挺直胸膛。

    謝明曦將六公主的小動作收入眼底,微微一笑,未置一詞。很快,兩人便到了董翰林的屋外。

    謝明曦正要上前敲門,六公主忽地搶上前一步,搶先敲了門。

    謝明曦難得怔了一怔,迅速看了六公主一眼。

    六公主自然不會解釋。

    後世年少美貌的女學生被道貌岸然實則衣冠禽獸的老教授猥褻的新聞著實不少。以後謝明曦來交課業,自己定要陪著一同前來。

    ……

    接連敲了數聲,董翰林才來開了門。

    董翰林原本在練書法,听到敲門聲頗為不耐,皺著眉頭正要訓斥。待看清敲門之人的臉孔,皺著的眉頭立刻舒展,樂呵呵地笑道︰“原來是公主殿下,快些進來。”

    六公主暗暗撇嘴,走了進去。

    謝明曦緊隨其後。

    生性嚴厲不苟言笑的董翰林,對著六公主頗為親切,老臉上滿是笑容︰“公主殿下特意前來,不知所為何事?”

    六公主沒吭聲,將手中的策論放到書桌上。

    謝明曦的聲音適時響起︰“公主殿下今日利用午休時間,寫好了這篇策論,特意交來給董夫子。還請董夫子仔細看上一看。”

    董翰林一听,立刻夸贊不已︰“公主殿下如此好學,竟連午休時間也用來寫策論,此等勤勉,令人激賞。我定要將此事稟明山長。”

    拿起策論,尚未細看,又夸贊六公主字跡端正。

    六公主正要自得,謝明曦忽地看了桌子上摞起的紙張一眼。六公主很自然地順著謝明曦的目光看了過去。

    放在第一張的,赫然便是謝明曦昨日的課業。

    一手漂亮圓潤的館體,赫然映入眼簾。

    和謝明曦的字一比,自己寫的就如一坨坨牛糞……

    再听董翰林的夸贊,六公主頓覺臉上發熱,忽然沒了勇氣和謝明曦對視。

    心中暗暗發狠,從今日起,一定要好好練字。不然,便是日後想寫封情書給謝明曦,都沒臉落筆。

    董翰林夸完了字,又開始夸策論寫的好。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扯起唇角。

    六公主便是臉皮再厚,也按捺不住了,張口打斷董翰林︰“董夫子這般夸贊,我實在愧不敢當。我自知水平不佳,遠不及一眾同窗,以後一定好生听課學習,認真練字。”

    六公主竟一口氣說了這麼一長串話!

    而且,還說要認真听課!

    董翰林頗覺受寵若驚,連連笑道︰“公主殿下有這份心極好。若是課上困乏,偶爾想假寐,其實也無妨。”

    六公主︰“……”

    六公主被噎了一回,很快面無表情地應道︰“我決意好好讀書,不會在課上睡覺了。”

    董翰林有些驚喜︰“公主殿下說的是真的?那可真是太好了!不瞞殿下,我一直為殿下遮掩。每次山長問起課上情形,我從未提起過公主殿下上課睡覺之事。”

    面對一臉邀功的董翰林,六公主已經無力吐槽了。

    身為夫子,上課時學生睡覺,難道不該好好反省自身上課乏味無趣嗎?竟然還有臉說替學生遮掩,明明是替自己遮丑才對。

    謝明曦輕笑出聲,對董翰林說道︰“董夫子,公主殿下虛心向學,我身為殿下好友,心中亦十分慶幸。”

    “從今日起,我定會時時提醒督促公主殿下練字讀書,懇請夫子首肯。”

    董翰林欣然點頭。

    六公主暗暗淚流滿面。

    自己這是義無反顧地跳進了謝明曦挖的坑里!也不知什麼時候才能從這巨坑里爬出來……想想便覺得心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