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督促(二)

作品:《六宮鳳華

    午時,飯堂。

    林微微今日身體欠佳,沒什麼胃口,草草吃了兩口,便擱了筷子。

    謝明曦的胃口倒是出奇得好,比往日多吃了一碗。不時為六公主夾菜,熱情地讓六公主多吃一些。

    六公主看著碗里堆得冒了尖的豆芽芹菜,口中有些發苦。

    自己最不喜吃這兩種蔬菜!細心敏銳的謝明曦一定早就留意到了。所以今日帶來的菜肴,俱以這兩樣蔬菜為輔料。

    嫩嫩的牛肉絲和香噴噴的紅燒肉近在眼前。

    然而,自己的碗里只有豆芽和芹菜!

    和以前的待遇一比,簡直是天上地下。

    謝明曦溫柔關切地看了過來︰“公主殿下怎麼不吃?莫非今日胃口不佳?”

    六公主只得默默低頭,將最厭惡的豆芽芹菜一一吃進口中。

    希望謝明曦早點消氣。

    此時自己實在不願和謝明曦獨處……倒不是怕她。以自己的身手,便是對上廉夫子,也有一拼之力。謝明曦雖然勤練不輟,也絕不是自己的對手。

    只是,自己理虧在先,對上謝明曦便心虛。既不願曝露自己真正的身份來歷,又不願和謝明曦再像昨日那般爭鋒相對。

    思來想去,也只能躲了。

    ……

    到了午休時間的時候,獨來獨往不喜人伺候的六公主,竟叫了湘蕙進寢室伺候。

    湘蕙有些訝然。不過,身為奴婢,最要緊的便是听主子的吩咐。不該多嘴的時候,絕不能張口。

    湘蕙依令進了寢室伺候。

    所謂伺候,不過是放下被褥,撢一撢根本不存在的灰塵而已。

    不過,有了湘蕙在,謝明曦便不能再隨意張口詢問,更不會翻臉動手了。

    六公主美滋滋地想著,不無自得地瞥了謝明曦一眼。

    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謝明曦似早已料到六公主的手段,早有了應對之策。笑吟吟地說道︰“公主殿下的策論只寫了個開頭,今日中午的午休時間,便用來寫策論吧!”

    六公主︰“……”

    要不要這麼狠?

    六公主忍無可忍,終于奮起反抗︰“我困了,想睡一會兒。”

    謝明曦笑容不減,目中卻閃出只有六公主窺出的涼意︰“是我思慮不周,一心想督促公主殿下完成昨日的課業,竟忘了公主殿下疲累困倦,需要休息。”

    “既是如此,殿下便先休息吧!”

    然後,起身便往外走。

    六公主一驚,反射性地閃身攔住謝明曦︰“你要去哪兒?”

    謝明曦淡淡應道︰“林姐姐今日身子不適,我去她的寢室陪一陪她。正好也能讓公主殿下安心午睡。”

    六公主︰“……”

    對視片刻,六公主委屈地退讓︰“我剛才是在說笑,其實,我半點都不困,精神好得很。還是來寫策論吧!”

    謝明曦似笑非笑地揚起嘴角︰“公主殿下萬萬不可委屈自己,來遷就我。我雖是一心為了公主殿下著想,卻不應該逼迫殿下努力用功。”

    六公主立刻道︰“我半點都不委屈。你肯指點我寫策論,我心中十分高興!”

    謝明曦這才“勉強”應下︰“公主殿下一心向學,我便留下吧!”

    站在一旁的湘蕙,看著這一幕,不由得暗暗驚訝。

    六公主在外人面前就是個悶葫蘆,根本不樂意張口。沒想到,在謝三小姐面前竟這般“活潑”,臉上的表情也鮮活生動了許多。

    看來,六公主對謝三小姐是真的“非同一般”啊!

    湘蕙不知想到了什麼,眼中滿是笑意。

    ……

    六公主萬分痛苦地坐到了桌子前。

    湘蕙利落地鋪紙研磨,順便將六公主早上寫的策論開篇拿了過來︰“公主殿下,以後還是晚上便完成課業吧!也免得今日要補,還勞煩謝三小姐。”

    六公主神情堅定地點了點頭。

    有了今日的慘痛經歷,自己哪里還敢不完成課業。

    不管如何,以後一定要寫完,絕不再給謝明曦“督促”自己的機會。

    謝明曦瞥了六公主一眼,心中冷笑一聲。

    以為寫完課業就能躲得過?怎麼可能!先讓六公主自我陶醉片刻好了!

    有湘蕙在一旁,謝明曦並未說半句出格的話。相反,她頗有耐心,反復提點。

    筆墨落成字跡,無法隨意涂改。六公主不得不一再重寫。在聚精會神專注之極的練習之下,進步神速。

    湘蕙听在耳中,看在眼底,心里頗為動容。打定主意今日回宮之後,一定要將此事細細稟報給梅妃娘娘知曉。

    有謝三小姐在,不必再擔心六公主的課業了。

    ……

    經過一個中午的不懈努力,六公主終于寫完了策論。

    字跡工整,語句通順,通篇策論言之有物。

    就連六公主自己都不敢置信,這篇策論竟是出自自己之手!一時間,右手的酸軟疼痛俱被拋到腦後,取而代之的是異樣的滿足和驕傲。

    “明曦,”興奮的六公主渾然忘了自己和謝明曦正在冷戰,高興地說道︰“我這篇策論寫得如何?”

    那雙燦若星辰的眼眸,閃著亮光。

    美麗的臉孔,也被點亮。

    謝明曦看在眼中,心里卻如針刺一般。

    前世的六公主,常年陰郁,便是偶爾心情愉悅的時候,也是面容平靜,目中有些笑意罷了。何曾像此時這般笑得燦爛如烈日過?

    她竟被重逢的喜悅蒙騙了這麼多時日,直至昨日才驚覺真相!

    洶涌的怒火,再次席卷上心頭。

    不好意思,謝貴妃天生心胸狹窄,特別記仇!招惹到她的人,沒一個不痛不欲生悔不當初!

    謝明曦對著六公主扯了扯嘴角︰“我知道公主殿下已經盡力了。不過,這篇策論和一眾同窗相比,還是稍顯拙劣,只能排在最末。”

    六公主︰“……”

    六公主努力掙扎︰“總比之前有些進步。”

    這倒也是。

    “確實有些進步。”

    謝明曦點頭贊許,然後,話鋒一轉︰“只是,這樣的進步還遠遠不夠。六公主殿下在射御數三門課上皆表現優秀出色。四書五經理當學得好。以後,公主殿下應該多下苦功。”

    六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