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督促(一)

作品:《六宮鳳華

    隔日清晨。

    林家馬車停在了謝府門外。

    今日送林微微的,是腳傷已痊愈的林鈺,卻不見陸遲身影。

    謝明曦微笑著和林鈺招呼寒暄,然後上了馬車。林微微顯然昨夜沒睡好,神色有些懨懨,臉頰略略泛紅。

    謝明曦一看便知不對勁,伸手一探林微微額頭,皺眉道︰“林姐姐,你額頭發燙,面色暗紅,定是病了。快些回府歇著,我替你向山長告假一日。”

    林微微卻道︰“我早上已喝了藥,撐上一日無妨。”

    謝明曦一臉不贊同︰“你本來就體弱,生了病就該好生歇著,何必再去書院?”

    林微微沉默片刻,才低聲道︰“我不想一個人在閨里待著。”

    到底還是個十三歲的小姑娘,陡然知悉四皇子的驚天隱秘,便如一塊千斤巨石沉沉地壓在心頭。林微微昨夜輾轉難眠,夜里便發起燒來。

    今日早上,林夫人有意讓她留在家中休息,她卻堅持要去書院。

    她不願一個人待著胡思亂想。見了謝明曦,心中才稍稍安寧。

    謝明曦很快便猜出了林微微的心思,不由得嘆了一聲︰“罷了!你想去書院便去。不過,今日的跑步你就不要去了。下午的武藝課,你也別上了,向廉夫子告一回假。”

    林微微乖乖應下。

    謝明曦故作不經意地問了一句︰“陸公子今日為何沒送你?”

    提起陸遲,林微微目光暗了一暗︰“昨日回府之後,我特意和他說了,以後有五弟送我就行了。他送了陸二妹妹去白鷺書院。”

    不管日後如何,此時,她確實不宜和陸遲太過親近。

    馬車外有車夫,有丫鬟,還有林鈺。兩人說話多有不便,只能隱晦地點到即止。

    謝明曦點點頭,不再多言。

    ……

    廉夫子雖然嚴肅,卻不是不近人情之人。謝明曦主動替林微微告假,廉夫子二話沒說便應允。

    謝明曦理所當然地繼續站在排頭第一的位置領跑。

    六公主繼續默默地在最後一個。

    兩人之間,隔著的不僅是眾多少女同窗……

    想起昨日翻臉反目的一幕,六公主心中一陣憂郁煩悶。

    更令人憂郁煩悶的事,很快就來了。

    “麻煩公主殿下,將課業交來。”身為副舍長的李湘如,確實盡心盡責。每日早上準時來收課業。

    六公主面無表情地將昨晚寫的三篇勸學拿了出來。

    李湘如略一翻看,然後為難地說道︰“公主殿下為何少了策論?”

    因為昨晚很困不想寫,今天早起遲了沒時間寫。

    六公主一聲不吭,誰也拿她沒辦法。

    李湘如頗覺頭痛。董翰林要是見到課業不齊,定會出言訓斥。首當其沖的,便是她這個遞送課業的副舍長……

    “李姐姐,”謝明曦不知何時走了過來︰“今日的課業便由我去送給董夫子吧!”

    李湘如︰“……”

    謝明曦絕不可能這般好心!一定是又憋什麼壞招了!

    李湘如反射性地緊繃起來,用戒備提防的目光看著謝明曦︰“你又想干什麼?”

    謝明曦一臉無辜地應道︰“身為舍長,遞送課業給夫子是分內之事。往日總由李姐姐操心,今日也該輪到我了。”

    真的這麼簡單?

    李湘如滿目懷疑。

    謝明曦一臉淡定。

    當然另有原因,不過,和李湘如卻沒什麼干系。

    僵持片刻,李湘如終于退讓︰“好,今日便由你去。如果董夫子問起公主殿下的課業,你別忘了替公主殿下解釋一二。”

    譬如“公主殿下昨日晚上精神不佳所以沒完成課業”之類。反正,只要有個說得過去的理由,董翰林也就不會追根究底了。

    如此特殊待遇,只限六公主而已。

    從開學至現在,六公主的課業就從未交齊過。

    謝明曦不置可否,迅速瞥了面無表情的六公主一眼。

    這一眼,莫名讓六公主心里發涼。總有種不太美妙的預感……

    ……

    事實證明,六公主的直覺十分靈驗。

    謝明曦去了盞茶功夫,便回來了,一臉欣然地對六公主說道︰“公主殿下課業未能及時完成,董夫子十分不悅,要將公主殿下叫去訓話。”

    “我心中不忍,便對董夫子提議,我來督促殿下補寫策論。董夫子已經應下了。”

    “公主殿下是不是很高興?”

    六公主︰“……”

    六公主無言地和謝明曦對視。

    這一手太狠了吧!

    謝明曦背對眾少女,無需遮掩眼中的冷意,就這麼定定地看著六公主。

    你若不願意,大可以和我當場翻臉!反正,你頂著六公主的身份,可以肆意妄為!

    六公主無奈又痛苦地點點頭。

    自己理虧在先,既無底氣也舍不得和未來的媳婦翻臉啊!

    萬幸謝明曦沒窺出六公主心里的念頭,不然一定一腳踹飛自以為是的某人。

    謝明曦見六公主點頭應下,心中怒氣稍平。對方還算識趣,如果膽敢翻臉,她使出的手段可就不止眼前這麼一點了。

    趴在桌上假寐休息的林微微,悄然睜開眼。

    一雙烏溜溜的眼楮,在六公主和謝明曦之間來回打了個轉。

    奇怪,為何她們兩人之間氣氛有些怪異?

    ……

    謝明曦“認真負責”“言出必行”。

    課間休息之際,少女們大多湊在一起閑話說笑,或是到學舍外轉悠片刻。

    謝明曦卻立刻到了六公主身側,仔細講解寫策論的要訣。又特意將昨日董夫子布置的策論題細細講了一遍。

    六公主不敢分神,逼著自己睜大眼楮,听得異常專注。然後,在謝明曦的“提醒”下,萬分痛苦地鋪紙提筆,補寫一篇策論。

    期間,謝明曦少不得要提點幾回︰“公主殿下執筆姿勢不錯,力度卻掌握得不好,下筆不分輕重。”

    “這一張寫廢了,還是重寫吧!”

    “怎麼又寫得這般難看?重寫吧!”

    這一幕,落在眾少女眼中,便成了謝明曦細心講解督促六公主完成課業。

    李湘如照例羨慕嫉妒恨一回。

    盛錦月照例要冷哼不屑一回。

    林微微照例要暗暗泛酸一回。

    ……